兩種程度,天壤之別:別人已經在研發「問題意識」,你還忙著在「跟文法纏鬥」


給阿吉米德一個支點,他可以舉起一個地球。

給她一個月,她可以舉起一個問題意識。

給他一個學期,他卻還是在文法泥沼裡掙扎。


請先看先前的整理。

按照我教研究所seminar的經驗,只要研究生每週確實寫作業、確實給同學批改、確實把自己的錯字和空洞水餃改正(也就是說,沒有逃避作業被改得滿江紅的事實),那麼,通常這樣的學生可以在一個月到兩個月之間蛻變:寫字穩健、寫作錯謬大減。

這樣的學生知道在錯誤中學習。她在一個月後,會避免自己寫出同樣的錯字、錯誤文法、空洞水餃。不需要別人批改作業,她也知道自律:只要自己寫出得當可用的文句,就可以給大家(含老師)省時間。

這樣的學生在seminar下半學期,就可以專心磨練「如何發想問題意識」、「如何讓問題意識更加吸睛」、「如何讓自己的問題意識把台灣文本帶到國際場合對話」。

但是每一年總有研究生打不同的主意。或許他們更愛自由發揮。

他們每週交作業,卻每週犯下同樣的文法錯誤。雖然同學批改了他們的作業,我也改了他們的作業,而且大家是每週幫忙改,但是他們還是持續寫出主詞不明、動詞缺乏、標點符號亂用的句子。

這些不斷宇宙迷航的同學,真的有看大家每週給他們的修改意見呢?

他們是不是都「全部接受修改痕跡」,沒有真的「勇敢」「直面」自己寫過的每一個文法錯誤?

為什麼其他同學在下半學期已經搞定paper基本功、可以專心練習研發問題意識,可是
某些同學卻一直到學期末、一直到期末報告,還在跟文法、錯字、標點符號纏鬥?當然這些同學一直沒有進入可以研發問題意識的level。他們永遠忙著在文法世界丟三落四。

這樣的同學「以為認真就輸了」,當然浪費了我的時間、同學的時間。更嚴重的是,他們浪費了他們的生命——在學習力最強的20歲-30歲之間。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研究生青紅燈’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