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分析?學羅蘭巴特。不要「事後不理」。

絕大多數的文學研究生(不限於台文)都將「文本分析」當作論文(從期末paper到畢業論文)中的必備成分。

我大致同意這種看法。我說過,寫論文就像是做火車便當,而文本分析就像是便當內的白飯。如果便當裡面沒有飯,是會讓很多人難以接受。但是很多人為了減重所以只吃菜不吃飯——這也是必須承認的重要事實(有些優秀的文科論文其實並沒有包含文本分析——但研究生還是不要這樣冒險好了)。

好,既然文本分析看起來像是便當裡的白飯一樣重要,那麼,文本分析要怎麼做呢?研究生要效法誰來做文本分析呢?

難道,研究生只要抄一抄作品介紹、作者生平、作品片段,就叫做文本分析嗎?這一套簡便的辦法,是從哪裡學來的?

我建議,既然文本分析這麼被看重,那麼研究生不妨參考大師怎麼執行研究文學。

我尤其推薦研究生效法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作品已有中文譯本,例如《符號帝國》)。

我推薦的理由非常簡單。如下。

(1)羅蘭巴特本來就是聞名世界的文本分析高手。

請查閱各種西方文學理論書就知道。

(2)羅蘭巴特的文本分析一定會保留他自己的音軌。

(音軌這個譬喻,我在之前的post提過,請自己查閱。)不管他是跟什麼文學作品合作錄唱片,他絕對不會忘記在唱片音軌中為自己保留一席之地。
台灣的文科研究生經常忘記在論文中保留自己的音軌,反而往往將自己在論文中消失不見。要刷存在感,可參考羅蘭巴特。
喔喔對了,什麼叫做研究生把自己搞消失的文本分析?
就是那種,突然抄錄一段文學作品片斷(可能是一段小說原文或是詩的原文)。在抄錄文之前,研究生沒有說明為什麼要抄錄這一段話。或者,研究生以為自己說明了為什麼要抄錄,但是明明只是獎肝化。例如:「在《孽子》第二章,白先勇栩栩如生寫出台北新公園眾生相。謹抄錄如下。」就算寫出這種類似google map路線圖一般的文字,研究生還是沒有提出自己的音軌啊。
在抄錄一段文本之後,研究生往往就跑走了,跑到下一段下一頁,甚至在下一頁開啟另一個文本的節錄。這不就是「事後不理」嗎?
為什麼剛才研究生抄錄了十行文本摘要?沒有說明。研究生沒有留下音軌。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0%84%E5%BE%8C%E4%B8%8D%E7%90%86
2014年10月23日,蘋果日報

(3)巴特的文本分析往往很有梗,很機智(witty),不會讓人覺得是無聊的流水帳。

請問文科研究生的論文中,文本分析的部分是不是很像單調的流水帳?有沒有梗?
有沒有任何機智?有沒有任何讓人會心一笑之處?

(4)羅蘭巴特的文本分析不會灌水(不會勉強擠入字數)。雖然他也常常重複講同一套話,繞過來繞過去,但是他的書大致不會灌水。要不然,他大部分的書怎麼會那麼輕薄短小?如果他真心要灌水,他的書大可以很厚。

你有沒有看過這本文本分析名著?它很薄。借你看一下。

(5)羅蘭巴特沒有興趣藉著抄寫「作品介紹」、「作者生平介紹」來充版面。他有那麼多奇怪的角度可以切入文本,為什麼要堆砌資料性的介紹給讀者?

— — -

那麼,文本分析是不是一定要(或者一定不要)抄錄「介紹文」(作者介紹,作品介紹等等wikipedia之類的文)?我覺得這些介紹可有可無。

回過來說便當的白飯吧。這種介紹性的資料,就像是白飯旁邊的介紹性貼紙。(如果你去超商買便當,或是去很貴的超市買白米,你就會看到這種貼紙。)
貼紙寫,「便當使用台東XXX號小農白米製成」、「這位小農1970年生,本來在某大學攻讀XX碩士,後來因為故鄉老農的召喚,於是、、、、、如此等等文青創業故事」。文本分析可以加入這種貼紙嗎?我覺得可有可無。

請問,便當白飯旁邊貼上「便當使用台東XXX號小農白米」、「這位小農1970年生」之類貼紙,有什麼用?又不是白飯的一部分,又不能吃。愛吃白飯的人,也未必會讀這些貼紙。既然如此,何必在這種貼紙上頭多費神。要痛快吃便當,這種貼紙只能撕掉。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研究生青紅燈’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