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聽」不是「旁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的課(研究所、大學部)向來歡迎旁聽生。不同國籍、不同校系、大學生,都歡迎。

在研究所的課堂上,有些旁聽生很進入狀況,但也有些旁聽生很明顯覺得無聊。

我想這個理由很簡單:

(1)如果旁聽生把自己想像成修課生(只不過不拿學分),跟著修課生一起讀教材、一起在課堂上下討論修課內容,這樣的旁聽生當然可以進入狀況,甚至比修課生更加享受修課內容。(我遇過一些這種比修課生更出類拔萃的旁聽者;謝謝她們願意信任政大的研究所seminar。)

(2)如果旁聽生把旁聽當作旁觀,不想要花時間讀教材,只想要在課堂上聽別人怎麼說,那麼她們一定覺得課堂無聊。

我上研究所的方式,就是埋頭討論指定閱讀的內容。如果旁聽生(以及某些修課生)沒有在課前閱讀指定的教材,那麼她們一定聽不懂課堂上大家在說什麼。

(如果沒有讀卻在課堂上不懂裝懂,那恐怕更浪費時間。)

我看到那些空白發呆的臉孔,也暗暗為她們心急。不過,我通常很快就忘記為她們心急了。

我忙著照顧在課堂上已經讀過教材的人(不管是旁聽生還是修課生)。我會漸漸忘記,甚至不去理會,只是來旁觀的人。

如果旁聽生不曾在課堂上發言,我不會記得該員有沒有出席。(我金魚腦,而且臉盲。)

有一句「中國成語」(!?)說得好,我很相信: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去任何學習場合(包括大學、研究所、工讀場合,以及約X場合),只有投資時間準備的人,才會得到參與的快樂。如果沒有投資時間準備,參與者就會覺得自己很邊緣,很厭世。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