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系生,進台文所,研究youtuber?

(上面是 #台南 #午營 的活動廣告。歡迎各地朋友參加。請支持台南在地小生意/主辦單位。現場的朋友當然可以問我medium相關問題。)

——————

有一個英文系在學生,看了我寫的medium系列文章之後,寄了500字的研究計畫給我看。她問我,她是否適合台文所。

我看了她的計畫。她想要用某些中文系學者的理論,來談一個以音樂出名的本土youtuber。(各位讀者,請不要抄襲這位同學的模式啊!)

乍看之下,她的計畫跟台文所沒有什麼關係。我大可以省事,把她推給傳播學院的研究所或是社會所。這些系所的師生持續關心網路文化(含youtuber)。

但是我當然希望拉攏這位同學。任何有心「讀書+寫字」又對台文所有興趣的學生,都是我願意網羅的對象。

更何況,我們現在大家都活在網路文化中。我自己泡在youtube中。我的資深同事陳芳明是FB網紅。並非只有傳播學院和社會學的師生才有資格對youtube/youtuber發表意見。台文所的師生當然也可以從台文的角度切入youtube。

再說,本土的音樂本來就可以在台文領域討論。一碰到音樂課題,人們可能會先想到藝術學院的師生,之後就想到社會系和傳播學院的師生。人們的反應很自然平常。但是,台文領域的確也有音樂研究者。

例如,中研院的陳培豐老師在今年初夏的華語語系文學會議發表了他的台語歌曲研究。他還特別談台語歌、中國歌、日語歌的聲音有何不同。他發表完之後,現場學者追著他問鳳飛飛的定位。

當天陳培豐老師的發表當然屬於台灣語文領域(對他自己來說)。也屬於華語語系領域(對現場聽眾來說)。

於是我給了剛才那位英文系同學下列意見(請各位參考就好,不要抄襲。我會發現)。

(1)她在500之外,附加「參考書目」。其中一半是網路資源,另一半是中文學術專書。她願意列出她接觸過的學術中文專書,已經讓她大大加分。願意用功讀學術書的人,現在是稀有動物。我希望她把她的調性(至少我所見到的500字)改得讓台文所的學者看懂就好。

首先,她在500字提及了幾位資深學者,偏偏這些學者是台文學界比較陌生的。但是她的參考書目卻列了「王德威老師談抒情傳統的書」。

「王德威」「王德威談抒情傳統」這兩個關鍵詞對台文所老師來說,如雷貫耳。那麼,當然應該在最早的500字就提及「王德威談抒情傳統」,讓台文所老師一打開便當就看到大排骨。

至於其他學者的名字可以挪到後面比較不重要的位置。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在不同的系所面前,就要機動祭出該系所會豎起耳朵的關鍵字。

(2)她沒有在前500字說明她這份研究計畫「跟台灣研究、台灣文學的關聯性」。

雖然她要談的youtuber是台灣人,也引起某種台灣現象(台灣人跟著本土youtubers集體亢奮的例子,都是台灣現象),但是她沒有把「為何跟台灣文學領域相關」這回事簡單扼要寫在500字之內。

她自己變出一套說詞即可。

(3)她提及某些香港流行語。我知道這些香港流行語早就已經是台灣網友的愛用詞彙,本土化非常深。但是她在提及這些香港流行語的時候,似乎無意指出這些「國外流行語」在台灣本土「本土化」的歷程。

「國外文化」「如何本土化成為台灣一部分」當然是台文所基本課題。我建議她補充說明這一點。

(4)其他修改方向之一:排骨在上,白飯在下。

我建議她,既然她同時要引用王德威等等學者又要引用網路資料,那麼她最好想想看火車便當的模樣:排骨在上面,飯在下面。

也就是說,在每一段、每一章節,她都該先討論她為什麼要引用、要如何引用王德威等學者(排骨),接下來再引用網路資料(白飯)。

如果她顛倒這個次序,那麼台文所的老師會覺得她本末倒置。

這只是很基本的自我包裝策略。

(5)其他修改方向之二:不要沈迷於坊間八卦故事。

很多學生一講到流行文化人物,就會沈迷於這些人物的生平、豐功偉績、八卦,並且把這些資料放入口頭報告、書面報告,以為審稿老師會對這些流行文化資料有興趣。

其實研究所老師很可能對這些流行文化資訊毫無興趣。

我建議她最好只要用最少的字數簡單介紹該youtuber有何值得注意之處就好。不要讓過多的「非學術資訊」讓研究所老師覺得心累。

祝福她改稿愉快。

我請她記得一句金句:永遠把自己的預設讀者放在心上。

這樣,修改的功夫才會省時省力,用在刀口。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研究生青紅燈♤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