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中的主詞】你一下cue吉他手一下cue主唱,是要怎樣?

我在批改研究生論文的時候,都會強調:每一個句子都要明確標示出主詞。

例如,「我唱歌。」「從學校回來之後,媽媽就打瞌睡了。」這裡的「我」和「媽媽」各是主詞。

我的要求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很多人很難做到。我想,太多人習慣在日常生活中(以及在網路發言中)不標示主詞了。反正「中文就是一種馬馬虎虎的語言*」,不用標示主詞也可以在日常生活聊天、在網路喇賽。

(*學過其他主要外語的人應該可以體會,跟其他主要語言相比,中文對於主詞的態度特別馬馬虎虎。)

看看這段話(來自一名知名資深教授)

「1走出警局,2聞風而來的工人更多了些,3憤怒的民眾和我老公在大雨中走回XX街的報社,4我跟在隊伍的後段往前走。」

(我稍微改動字詞;我用1234標示不同的語句。)

上頭這段句子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類似的句子在日常生活和網路上很常見。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嗎?

我承認,這樣的句子在日常生活是很夠用的。但是,我也要指出,它的主詞是混亂的。

1 「走出警局」的主詞,是「我」。(雖然句子沒有寫「我」出來,但是我猜得出來是指「我」。)

2「聞風而來的工人」主詞是「工人」。

3「憤怒的民眾和我老公、、、」主詞是「民眾和我老公」。

4 「我跟在隊伍、、、」主詞又是「我」。

也就是說,短短兩行話就動用了好幾種主詞,而且在不同主詞之間跳來跳去。一下是我,一下是老公,一下是工人、、、

這樣主詞混亂的句子在日常對話和網路喇賽固然行得通,但是在論文(或是比較嚴謹的文章)卻行不通。

我說過,寫論文就像是錄一張多音軌唱片。如果研究生寫紅樓夢研究的論文,就要考慮怎麼安排多音軌:紅樓夢文本內文配給什麼音軌?曹雪芹配給什麼音軌?寶玉寶釵等人各分配到什麼音軌?國外紅學家和國內教授配到什麼音軌?研究生留給自己什麼音軌?

(就好像:哪個音軌給主唱?哪個音軌給鼓手?哪個音軌給吉他手?等等)

回來看剛才的句子。

「1走出警局,2聞風而來的工人更多了些,3憤怒的民眾和我老公在大雨中走回XX街的報社,4我跟在隊伍的後段往前走。」

這裡的1234數字,都是一個個cue。

1 「走出警局」cue了「我」(假設我是主唱好了)——而且其他音軌消音。

2「聞風而來的工人」cue了「工人」(假設工人是吉他手好了)——而且其他音軌(含我)消音。

3「憤怒的民眾和我老公、、、」cue了「民眾和我老公」——而且其他音軌消音。

4 「我跟在隊伍、、、」又回過頭來cue了「我」——而且其他音軌消音。

請問,這樣的音符/文字安排,要怎麼樣讓多軌道錄音進行,要怎麼樣讓多軌道的論述發聲?

聽唱片的人/讀論述的人,不會覺得五官打結嗎?

寫紅樓夢論文的研究生必須錄多音軌的唱片——總不能讓論文簡化為只有曹雪芹從頭到尾自說自話的單軌唱片吧。

但是研究生未必能夠在多種音軌之間靈活迅速切換。那麼,為何不老老實實、慢慢地寫字呢?

可考慮以下的做法:

(1)每次寫一個句子,就只要cue一個band成員(只要錄一個音軌/只要啟動一個主詞)。不要在同一個句子之內頻繁變換主詞——除非寫稿者真的很懂得如何靈活換cue。
(2)(這一點已經很複雜了,可以迴避)如果一個句子之內需要cue兩個以上的band成員(一個句子內同時要提及曹雪芹和某國外學者),那麼就要寫清楚這幾名角色的主次關係。同一個句子中誰是主角、誰是輔助主角的配角?
(3)為了讓論文寫作者、論文審閱者的腦袋清晰,寫稿者甚至可以打保守牌/安全牌,在同一個段落中(paragraph),持續使用同一個主詞。也就是說,同一個段落中只cue一個band成員,整個段落從頭到尾都只給她表現。雖然這是一種保守安全的做法,但並不容易:寫稿者必須心思清楚才能寫出這種很靠得住的段落。
(4)每次要換cue/要換主詞的時候,寫稿人要冷靜想一想為什麼又要換cue/換主詞:是因為寫稿人自己懂得炫耀技巧,還是因為自己手忙腳亂?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