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回眸,只為多看一眼

布達佩斯,永不落的浪漫

那天的下午,踏上了布達佩斯,眺望的,依然是那片總引人遐想的多瑙河。

引頸期盼的船上夜遊,上次印象深刻的船上夜遊,我想是東方明珠塔之旅吧,上海霧氣氤氳,替五光十色的城市多了一層內心的迷茫,屬於都市人淡淡的哀愁。而布達佩斯不同於上海,多瑙河劃分了古布達與新佩斯,這條河靜靜凝望著這座城市的興衰,又有多少的故事靜靜流淌在這呢?

隨著多瑙河的波瀾起伏,如此溫柔而靜謐,輕輕走到了甲板,手上拿著剛剛被斟半滿的香檳,舉杯邀明月,今天的明月是團圓,喃喃的說著:台灣的妳們,過得好嗎?我靜靜倚在船上,略帶刺骨的寒風搧不動我的思緒,一切的光影,掠過水面,恍若人生,那是一場浪漫的戲。一側的古城,思念著遙遠的過去;一側的現代都市,想要延續這場古人遺留下來的夢。古今多少事,都付流水中,悠悠長長。敬,中秋節。

國外的月亮,一樣圓。

下了船,靜靜在多瑙河畔散步,我靜默不語,我很喜歡吹風看天空,一條浪漫的河總是擁載著數不盡的回憶,想到自己家鄉那條安平運河,也有這麼一首安平追想曲,牽手的情侶、散步的家人、匆忙趕路的行人甚至是運動中的市民,可以知道,這條河從未變過。但自己也清楚,無論多麼美麗的畫面,總是不免添上幾筆哀愁,若隱若現,多瑙河畔,有一側佇立著一排鞋子,紀念著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曾經投入多瑙河懷抱的猶太人們。此時,一群海鳥振翅高飛,在鵝黃燈光照映下,漸行漸遠。

人生啊,何嘗不是庸人自擾?

早上,我不禁再度回頭望了望佩斯,城市的人們,以這座城市自豪,繼續,浪漫的做夢著。

橋的另一岸,人們依然勤奮著、做夢著

而在布達佩斯,你總是有止不住的柔情,想來先人也愛坐覽這片藍天吧,你可以選擇散步河畔,但不能錯過泡湯,儘管這裡是溫泉之都,但對於能讓我放空望藍天的機會,說甚麼我是都不會放過,又有多少人,看著同一片藍天呢?溫煦的池子,慵懶的陽光,打從心底的鬆了一口氣,泡湯,不單單是泡水,是泡「文化」,說來奇怪,台灣溫泉也不少,但這裡的溫泉多了一分文化根本上的愜意,台灣訴求的反倒是渾然天成,這裡的人,只想在這片湯中,替自己的心中尋求一塊平靜。布達佩斯,難以書寫,總是令我有所思,令我有所感,但,你知道,在離去前,要記住眼前這一幅幅的畫面,世界永遠在我心中,而我依然是我,喜歡仰望著每一個時刻的天空。

何以解憂,唯有泡湯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