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感恩節不感恩。

感恩節的官方說法是初來乍到美洲大陸(準備侵門踏戶掠奪資源)的新教徒,為了要感謝在飢寒交迫之時原住民印地安人的協助與幫忙而訂定的官方節日。但真要細數這些新教徒幾百年來對印地安人以及在他們的土地上幹的骯髒事,感恩節時至今日還能存在簡直偽善又荒唐。號稱史上規模最大的印地安人抗爭運動 #NoDAPL 正是此刻正在發生的例子。

#NoDAPL 的抗爭主要是反對耗資38億美元「達科塔輸油管」(Dakota Access Pipeline,DAPL) 建設計畫,這條長達1172英哩連接加拿大與墨西哥灣的油管將會通過在印地安人蘇族在北達科塔州 Standing Rock 保留區的聖地,以及保留區的主要水源密蘇里河的下方(Missouri River),一旦油管外洩,被污染的水源將隨著這條北美最長的河流影響到上千萬人的用水。

這條油管原本預計要通過北達科塔州的首府 Bismarck,但當這個居民有超過 90% 是白人的城市起身抗議時,州政府跟聯邦政府點頭同意更換路線,將油管改牽到印地安保留區。 而當 Standing Rock 的原住民在今年四月起身抗議,甚至除了串連全國數百個印地安部落之外,各地的人們不分種族也群起連署聲援,並沿著密蘇里河紮營抗議。但聯邦政府照樣打回停建要求,油管工程將持續在該地進行。白宮的 Native American 事務顧問 Jodi Gillette 在受訪時便表示:「我們說了一樣的話,我們也不想要油管在我們的家裡園、在我們的水源,但我們的不重要。」 (Then you have us to say the same thing, but we didn’t’ matter)。 意見不等值、抗爭效力不同、種族和膚色也有階序之分。這場抗爭即使在長度和規模的意義上達到印地安運動的史上高峰,但對抗環境種族主義、爭取環境正義的事件,尤其是對印地安人和黑人等「有色」人種的壓迫,在哥倫布抵達美國後的幾百年歷史上屢見不鮮。

Standing Rock的部落領導表示:「每當他們對資源有所需求時,我們的土地就一直被拿走。我們沒有話語權,而這樣的事情在過去兩百年來持續加害我們的族群。」 (Whenever there’s a resource that needs to be exploited, our lands just kept getting taken. We didn’t have a say, and that has been inflicted on our people for over 200 years)

上個週末,抗爭的民眾和當地警察發生衝突,警方在低於攝氏零度的夜晚裡,以水砲車和催累瓦斯驅離四月百多民群眾,同時也有民眾受到塑膠子彈的攻擊,167名群眾被回報受傷,其中7名為頭部創傷。抗爭仍然持續進行中。前兩週釋出八分鐘長 NoDAPL 抗爭紀錄片Mni Wiconi,變清楚地描述印地安族群在此事件的困境。影片節奏鮮明,在廣袤的田野上,綿延矗立的油管更顯突兀刺眼。Mni Wiconi 在 Lakota 語意味著 ”Water is life”,在這次抗爭活動中和另一個訴求 #NativeLivesMatter 成為兩大最諷刺的標語。水是生命,乾淨的水源也應該是基本人權,沒有乾淨的水要怎麼活呢?印地安原住民到現在還要出來抗議說他們的生命也很重要,也跟其他人「一樣」重要。

今天感恩節,但我不知道美國人怎麼有辦法過這種不論是以歷史或今日而言都如此假惺惺的節日,並對發生在眼前的事置之不理。

感恩節不感恩,感恩節不需要感恩。感恩節需要的是面對現實的轉型正義跟最基本的平等和人權。感恩節需要的是有一天人們不需要再藉著上帝之名行事,而能好好面對在眼前的彼此。即使種族、性別、性向、國族、宗教無一相似之處,都能以相異之姿自在而彼此尊重地共同生活。

聲援: NoDAPL http://www.nodapl.life/

註:原文寫於:2016年感恩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