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Before You 道別之後,我就要你好好的

看完試片之後想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寫這部上映首月以破億票房之姿騙取無數少女眼淚的 Me Before You (中譯:我就要你好好的)的心得,但在聽完千百回原聲帶後還是不爭氣地動筆了。七夕來點應景的愛情電影。

以敘事的角度一言以蔽之的話這確實是部「帥氣總裁俏看護」的故事,複製了各種主流異性戀愛情文本的設定,典型的男富女窮、男帥女美、男出錢女照護、男動嘴女動手、男浪漫女感動。以商業片的角度而言,Me Before You 除了劇情本身就討巧之外,更恰如其分地安排好所有成功又好看的商業愛情電影該有的要素:搭配得當的男女主角、好聽的配樂和原聲帶、好看的場景和服裝。至於男主角癱瘓的身障議題在這部電影裡並不是議題,只是個主角失意的狀態。

必須要認清的部分是,這是一部愛情電影而不是議題電影,裡面呈現了一些愛情和親情的樣態,但對於身障議題甚至是身障人士的日常生活和生命狀態都只是蜻蜓點水般地點到為止而已,搔不到癢處。以上三點都沒什麼不好,cliche的東西總有市場,即使題材新穎,但那終究是噱頭,大家愛看的還是骨子裡那一成不便的設定和套路。

可是我想講的不是這些,這部片在國外上映的時候,早就被文本分析和政治正確地罵過千百回了。毒舌派影評請參考 Stephanie Brandhuber 寫的影評

在個人層次上,Me Before You 一直讓我坐立難安的地方是在於這其實是部關於道別的電影,而我從來不是個擅長道別的人。生病或生命階段轉換的人,要如何和過去的自己道別?在已經知道結局甚至是生命何時會結束的狀況下,要如何向彼此好好地說再見?表達無法沒機會說好好道別的遺憾很簡單,但真的有機會的時候,你會選擇用什麼方式說再見?或者,你有辦法接受與所愛之人的生離或死別嗎?本片的中文片名是「我就要你好好的」,蠻橫又霸道,強迫他人承載自己的心意。電影裡的各種積極與消極、各種干預或接納的態度和行動,其實都是源自於愛與不捨,大家在搶著用自己的方式來消化男主角即將離去的事實。在用自己的方式在和愛人道別時,同時也在安放自己的情緒、也在和關係說再見。在跌撞中學著愛人,同時也學習如何道別。

Me Before You 最 cliche 的橋段就是在 Ed Sheeran 緩緩唱出 “Loving can hurt, loving can hurt sometimes.” 簡直就是在說OK好大家現在可以開始哭了,然後就真的哭得像隻融化的水母。就是這麼芭樂、這麼騙人眼淚,but it does hurt. 附圖是本片最愛的橋段,撇除掉男主角是銀行家有雄厚資本的支持,訂製款成人尺寸的蜜蜂襪實在浪漫到無藥可救。滿溢的少女心讓我看著開心到臉皺成一團的女主角還是覺得相當可人。尾聲她穿著蜜蜂襪讀信的姿態則是相當動人。是一種好好說再見之後,我們在不同的地方,還是可以帶著彼此的祝福和心意各自生活的自在狀態。用 《Her 雲端情人》的話來講,大概是 “There will be a piece of you in me always, and I’m gratful for that.” 該說再見的時刻到了,終究還是要離開,但這一路正是因為有你/妳的陪伴和支持,才是能讓我放心離去最大的動力,也是我一直以來最感激的事。希望有天再見面的時候,不論環境世事如何變化,我們都還是自己喜歡的樣子。

題外話,演員的表情訓練真的很重要,有時候也相當關鍵,如果說 Jack Nicholson 是用眼睛演戲的演員、J.K. Simmons 是用皺紋演戲的演員,那本片的女主角 Emilia Clarke 當之無愧是新生代裡最會用眉毛演戲的演員了。

註:原文寫於2016年8月搬離台北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