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ette Leung

你知我知單眼佬都知,人類對排名呢樣野真係有種obsession…排名越高,心心眼😍程度越高。

不過老實講,其實排名倚賴好多唔同因素,唔同研究機構都有自己一套計算排名嘅機制。有啲計多啲出文次數、citation、有啲計多啲顧主滿意度。

所以同一間學校,係唔同研究機構出嚟嘅排名都會唔同。

今日講下三間較出名的大學排名機構!

🎯 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 US NEWS

Times 同QS 都係睇全球大學排名(world university ranking), 意思即係佢地嘅排名涵蓋全球多個國家的大學,簡單講就係一個表睇哂呢間大學係’全球’🌍 嘅名次。

當然,佢地都有bugs! 我括住全球係因為Times 同QS都着重睇citation, Research 嘅產量,但其實學術世界都大數係English-dominant, 用英文出的research 都較容易publish。

如是者,你會見到Times 同QS嘅排名都會有較多英語國家的大學。法國🇫🇷同德國🇩🇪嘅大學可能去到三十幾四十位,但咁唔代表佢地差,可能只係因為佢地多數用非英語出文,無跟個遊戲規則玩,所以排名低啲!

同Times, QS唔同,US NEWS 只係比較美國本地大學,無上面講嘅英語出文的問題,所以US News 都好值得參考。

另外,US News 會寫埋上一年嘅收生新率(acceptance rate) 、上屆SAT/ ACT admission 個range 等等,對考同學仔黎講係好好嘅參考資訊!! 🔍

最後點都要講翻句,其實ranking 真係只供參考,最重要都係問下自己個心係咪真係鍾意呢間大學, 係你鍾意定阿爸阿媽鍾意?

--

--

除咗去到排名較高嘅大學讀書之外,去美國讀大學嘅好處,係衝破自己固有嘅學習方式。可能喺學科上,有啲心儀嘅科目係香港都有得讀。但係美國讀大學同香港最唔同嘅,係學習方式。

美國大學嘅課堂好着重class participation。講緊嘅唔止係老師問問題你先舉手✋🏼,而係基本上,課堂都係學生同老師之間嘅對話 🗣(越係勁嘅學校,就越會係咁,因為真正的學習並唔係老師講嘢你去接收)。

習慣咗香港嘅教學,過到嗰邊一開始,一定會有強烈的cultural shock, 覺得好格格不入,群眾壓力下想講嘢但唔知講乜,但呢個衝擊正正就係你踏出舒適圈嘅一刻!相比起英國着重書寫能力✍🏼,以essay去表達自己意見,美國大學嘅課室真係嘈好多,比較着重喺課堂上開口講自己嘅意見。(咁當然功課都係以寫嘅為主啦)。

當然,唔係個個學生都鍾意下下成為眾人焦點咁去表達自己嘅意見,introvert 的學生可能鍾意以文字去分享自己嘅意見。唔緊要,重點係你嘗試過另外一種嘅教學模式,亦更加了解自己鍾意咩,咩先適合自己。

--

--

好多人都會覺得考到海外大學就等於浸過鹹水, 返香港做嘢吃香一點。但其實除咗呢點,仲有好多不同的好處,先講學術方面🧑🏻‍🎓。

概括來講,一般美國知名大學的世界排名都比本地的大學高。排名唔單只係講邊間出名,邊間無咁出名。而係排名高嘅大學,多數學術研究較廣泛,出文多📃,舊生人際網絡(alumnae network) 強,多research funding💰… 做到更創新、更高端的研究。

加上,排名高嘅學校,通常都會吸引一些知名嘅學者任教或去做visiting scholar。如是者,你會更容易跟到勁的學者做research, 跟佢地學野。雖然排名呢個樣野本身就係雞先定蛋先嘅問題,但事實就係咁。所以如果可以爭取考入傳統海外知名大學,或在你心儀學科排名特別高的海外大學一定有bonus!

--

--

孤城涙

很多人談論這套戲中的警民衝突、執法者的越線,都會以香港的情況作比對。自己看過整場戲好,思考得更多反是policing的根本。

香港、美國、法國都有警暴問題,但究竟policing 是一回什麼事?即使個lens 不是放在遊行示威,在平常的執法情景,什麼才構成合理懷疑?外貌、膚色、種族等是否真的不能剔除於考慮因素之外?在充滿灰色地帶的社會中,本着非黑即白的原則去執法,去看事情,是根本的本沒倒置嗎?再推敲下去,policing 的意義是在於維護公義,還是維持秩序、社會安寜?

非裔警察Gwada的內心世界是最值得探入剖析的。事情發生後他回到家中哭泣、醒覺他做了很錯的事、卻又拾回一貫的冷酷,對Ruiz說這一切就是他的生活。其實打從電影前段已對Gwada的內心世界十分好奇。後來得知他是從被打壓者轉化為(助攻)打壓者,當中究竟在經歷怎麼樣的內心角力?某程度上,他也利用自己的世份、外貌、語言,遊走於白人警察和黑人社群中,在必要時扮演橋樑的角色。但有趣的是,他在白人警察調戲黑人少女時,他只選擇安在車廂中,擔任旁觀者的角色。對他來說,什麼時候或什麼事才算值得介入?這把尺是否只有他自己去定?究竟他能稱得上是Issa弟妹說的the real cops 嗎?

Ruiz 看似十分正義,不斷地夾在中間做和事佬,但他到最後還是用武力面對他認為有所虧欠的Issa,亦沒有認真思考Salah對他的勸喻和警告。

有點意料之外的是女性在戲中呈現的力量,很多位出現過的女角色都是在沒有武器在身的情況下,嚇倒男性,Buzz暗戀的少女如是、衝出來捍護被警察圍堵的孩子的媽媽如是。忽發奇想,莫非導演想暗示要促進警民兩方諒解,靠的是溫柔的力量?

--

--

Yvette Leung

Yvette Leung

Education • Movies • ig: yveffectivecollege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