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相愛,與政府何干?

台北市政府升起彩虹旗(聯合新聞網圖片)

支持同性婚姻的,大多訴諸人權或平權思想,反對者則以維護「家庭」和「兒童」權益為主線。一些朋友和我都認為兩種論述都有其不足之處,喝著咖啡聊呀聊,就促成這文。我希望在這兩種論述之外,為讀者補充一種少有論及的看法。若能令讀者對政府和婚姻有進一步思考,已於願足矣。

一、自由主義的正當性原則

人人生而自由和平等,相信這是眾人都同意的。在這前提下,政府的存在於本質上是一種「必要之惡」。它的出現只能是為了停止「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又或是為了促進一些最基本的「東西」,例如「自由」(例如政府鋪設道路,促進人身自由)、「公平」、「生命」等。所以,政府的一切政策和行為都應該符合促進基本共善這一目的,當且僅當某一政策符合這目的,該政策或法令才有正當性。因此,假如某政策和法律會侵害個體自由或造成不公平,這政策必須:

1. 能帶來相當大的共善,大到足以補償個體所損失的自由和權利;
2. 帶來的善必須要公平公正地分配才算作正當。政府應該儘量是小政府,保留最多的私人空間給每一個體。我對自由的理解,是「個體能隨心地按自己的意願選擇,不受不必要的束縛和強迫」

二、男女婚姻制度是介入私人領域和干預個體分合自由的制度

作為自由主義者,我必須說,婚姻制度需要達至極大的共善才有正當性。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根本是私人事務中的私人事務,理應有相合相分的權利和自由。婚姻制度雖然沒有強制性,但它的存在本身就形成一種無形的、來自公權的壓力,從文化對婚姻的想像亦可見一二,婚姻制度對在愛情關係中的個體自由造成很大束縛。 假如婚姻法律不存在,戀愛依然可以民間活動的形式進行(甚至也可辦婚禮,就當它是一種派對好了),熱戀情侶彼此享有的自由必定大很多。更不用說,兩個個體一旦進入婚姻,政府對這些個體人身自由和選擇分合的權利有多大干預了:離婚要大量金錢和手續、要法庭頒令,還要處理贍養費和兒童撫養等問題。事實上現行的婚姻制度遠遠不是對同性伴侶不公平,反而是對男女情侶不公平,因為他們的戀愛自由和相合相分的權利受到政府高度干涉(例如,已婚男士和其他女士相合的權利和自由就被壓抑得很厲害)。

另外,一些研究女性主義的朋友還指出婚姻制度造成男女不公,令女性的社會地位普遍比男性低。由此可見,婚姻制度在無形中侵害了個體自由和造成社會不公,更令政府這公共機構增加大量開支。政府不會也不能設立拜把子制度或乾親制度,干涉人際關係本來就不必要和不正義。這些不必要的東西會令政府增加開支,也對人際關係造成不必要的規範。

既然如此,為甚麼婚姻制度還能存在?它如何能被視作正當?注意婚姻制度要是正當,不能拿宗教理由出來,說甚麼「婚姻由神創造」;也不應拿個人情感或信念出來,說甚麼「婚姻很浪漫」,「兩個相愛的人應進入婚姻」。這些個人信念留在私人領域就夠了。個別宗教和個別人士大可自行舉辦宗教儀式和私人派對;但我們現在討論的是公共政策,是一項會大大壓制人民自由的政策的正當性,我們應考慮被大眾接納的共同價值,即「自由」、「平等」等。

只有在一政府行動能促進基本共善時,該行動才能算是正當

三、男女婚姻的正當性

剛才我說了,婚姻制度對男女情侶不公,那它有對誰公平嗎?又產生了甚麼共善呢?答案只能是未出世的孩子。政府以壓制部份成年男女的自由,容許一部分的不公,換來的是未出世孩子的自由、公平以及生命權。由於我們的社會不是靜態,而是動態地有生命(成員)更替的,政府有理由把將會出世的人類兒童視作社會的持分者。

新誕生的嬰兒生命極易受威脅,也沒有自理能力,必須有人令他們的生命權受到保障。男性和女性生理上的差別,令男人在產生生命這件事上,幾乎不用付代價,但女性則要懷胎十月,生出來後也順利成章的要照顧兒童。因此,若完全放任這種會產生新生命的人際關係不管(即男女親密的性關係),容易有棄嬰、單親兒童等社會問題。這狀態一邊廂是侵害了兒童及女性的個人自由和基本權利,另一邊廂,政府面對棄嬰或單親家庭,難免要充當養育孩子的角色,加大政府開支,變相迫使每一個個體付更多錢養起一個陌生兒童,削弱每個人的自由。

於是,現時這種非強制性的婚姻制度,限制那對男女的自由,對其他個體自由侵害較少,卻能有效保障兒童的生命權。人性的奇妙就在於:親生父母會願意在沒有經濟誘因的情況下甘心照顧自己所出的孩子。故婚姻是一種巧妙地促進人性的社會制度 — — 先使那些有可能產生下一代的組合長久結伴,當他們有孩子後,那些孩子就有更大機會被親生父母照顧。政府和公眾就不用付出額外照顧某個個體的成本。

換言之,婚姻制度傾向減低以下情況:女方懷孕後,男方不顧而去又或不知所終。當然,就算有婚姻制度也好,人性是貪婪和自私的,有人知道對方懷孕後會一走了之,有些人結了婚也會拋妻棄子,但總比沒有制度束縛為好。社會花在補救工作上的金錢和社會成本均可減輕。或者,我們不妨將婚姻所有的福利,視為男女情侶的自由被壓制後的一些補償,並且是減輕每個公民個體付出更大成本的安全氣墊。

除去大眾和宗教對婚姻的浪漫想像,婚姻制度只是政權預防社會問題的手段

四、同性婚姻能被視為正當嗎?

相信讀者都明白,崇尚自由的人,不應擁抱同性婚姻。政府介入同性愛侶的自由戀愛關係,是不正當的。依我看,同性伴侶有權辦婚禮,也有權過大眾口中的「婚姻生活」,更有權互稱夫妻、夫婦。這些都是同性伴侶在私人領域享有高度自由的事。婚姻制度對性別的限制,非但不是歧視同性愛侶,反而是保障了他們的自由相戀和分合的權利,這也是限制公權力的重要一環。說白了,真正被制度歧視的(至少被視為一種麻煩),是男女關係。這關係被視為潛在的社會問題,而必須借具壓迫性的婚姻制度來有形無形地削減他們的自由。

所以,正如我會反對政府制定朋友間的「拜把子制度」,我也反對制定同性婚姻。因為這種做法是容許公權力在毫無正當理由下滲入私人領域,簡直是極權的開端!那些以自由之名支持同性婚姻的人真的知道自己在支持甚麼嗎?實則是開門揖盜,邀請公權力進入最私人的領域。那些說「婚姻平權」的人則更可笑!美其名是平權,實際上不過是將一種合理的剝削,嫁接到不合理的處境中。同性愛侶有四粒魚蛋,異性愛侶則只有三粒,現在「平權分子」所做的是拿同性愛侶一粒魚蛋,大家都只有三粒!這樣真的是平等嗎?

在此呼籲同志朋友們不要上那些「人權鬥士」的當。不論是行婚禮還是過婚姻生活的自由,我們都是一無所缺的。我們需要的,是一些生活上的便利,比如醫療諸類的,爭取這些才是真正擴闊我們的自由。我們比男女伴侶少的只是一種來自公權力的束縛。作為高舉自由的人,這種壓力即使你們認為沒有問題,我也不會讓你們負。正如即使中國人民很安於過極權生活,你們同樣會為他們的自由發聲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