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同婚修法—社會圖像中同婚議題認知錯誤的補充

看到有人說平權運動有兩個老梗質疑:一、平權運動為什麼要取悅事不關己的人;二、支持運動,是想做個怎樣的人。我是想說,這是一起問的嗎?如果是的話,不覺得很自我矛盾嗎?既然不願意取悅事不關己的人,就不必去問支持運動者是想做什麼樣的人,因為你只想取悅自己。而如果想去問別人為什麼要支持運動,那就不免要讓支持者覺得被取悅——當然,不一定是來自提問者的取悅,也可能是支持者個人的自我取悅——但如果是自我取悅,事實上他根本不用回答提問者。不過話說回來,運動就是要取悅事不關己的人,不然你關起門來自己爽就好了,出來運什麼動?

就現實來說,既然運動是叫做「平權運動」,那是跟誰平權?不就是運動者認為事不關己的人?你要跟這些事不關己的人平權,也就是要進入一個他們也在內(而且可能就是制定者)的權力結構,然後質疑為什麼要取悅他們?甚至連接納他們的認同都要先思想檢查?說真的,這樣的質疑要當做運動策略的核心思考的話,那麼運動一直只是在運動也是剛好而已。

然而就算某些平權運動者的策略思維脫離現實,或者其實他們只是想孤芳自賞而已,但是他們對小英政府在同婚修法上腳步躊躇的憤怒情緒卻是再自然合理也不過的了。小英政府在同婚修法上反反覆覆、進退維谷的尷尬處境,造成平權支持者的反彈,只能說是官方自己笨。我在〈從同婚修法中看到對社會圖像的認知錯誤〉中提出我認為小英政府的錯誤思考是什麼,再來補充一下好了。

首先不得不再說一次,互加萌你要說他們有多壞多惡劣,但不能否認他們真的比較懂得運動策略,至少他們不去問為什麼反同要取悅事不關己的人?你反同你有什麼目的?不,他們就是不斷去取悅那些事不關己而不在乎的人,所以他們用各種我們覺得可笑可惡的言行去操作,他們的目標群眾不是我們這些支持同婚的人,而是他們可以取悅的人,也就是那些覺得事不關己所以不在乎的人,這些人是台灣社會的多數。

這只要看這兩天很紅的中國黨新北市議員林金結的捧斗說就知道了。他在什麼場合講這個?在鶯歌區黨部的新春聯誼場合,也就是在一個鄉下老人婦孺聚集的場合,所以他別的不講講「捧斗」,這是因為在這個場合的人,切身關係的就是這一個議題。但等到他要選舉的時候,他絕對不會講捧斗,甚至他可能不強調反同婚,他會不斷的宣傳他爭取了什麼建設、幫市民爭取了什麼補助等等。然後,這就是民進黨這次在同婚修法上的錯誤思考。

前文說過,民進黨一直想像同婚議題在社會上是絕對的對立,然而事實上真實的社會圖像不是這樣的,同婚議題是多數人不在乎的,你只要爭取(或說,取悅)到他的眼球,他就會站在你那邊。好,就算有人要說明明就是很對立,游盈隆的民調不就這麼說?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民進黨也太沒自信了。因為這樣說就表示,民進黨、小英沒有自信在執政的四年當中,有其他亮眼的執政成績去吸引選民投下選票。同婚這個議題,絕不是多數選民在思考選票的前幾個條件,否則一直標榜支持同婚的蔡英文是怎麼在 2014 選上的?因為國民黨太爛(很多人都這樣說吧?),對,這不就表示選民在思考選票給誰的時候,想的不是同婚,而是其他更現實的切身因素?你們真的以為那個中國黨議員選舉的時候也會說捧斗?

小英對同婚修法進度的快速感到驚訝,這個速度不應該只考慮黨籍立委的推動或者挺同婚者的運動,也要考量到社會的認同等多重因素,如果民意是絕對的對立,那麼速度就不會這麼快。同時這多重因素必定包含了社會對小英政府的政策方向預期,譬如多元、開放、寬容等,所以同婚修法自然就朝這個方向去。而這多重因素放大看,就是小英政府執政下,台灣的改變不只在同志婚姻獲得法律認可,而是其他政治、經濟、司法、教育、環境、食安等,是不是能讓選民感受到改變,在整體上讓他們認同,而願意給出手中的選票。

我對小英政府沒自信到,以為支持同婚修法這單一政策就會導致他們四年後敗選感到驚訝,那麼我就要懷疑,不是說勞基法修法、年金改革、轉型正義等法案是重中之重嗎?到底是哪裡重中之重了?

結論還是:小英不對同婚修法表態支持,實在是錯到極點,也笨到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