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通靈少女》

昨天半夜看完了《通靈少女》,我覺得是很好看的。這沒有跟原版《神算》比較,也沒有跟原型索菲亞本人的故事比較,因為兩者我都沒看過,《通靈少女》自己就已經好看。

在臉書上每天滑,多少知道有民俗界或傳統宗教界對本片不爽的聲音,我個人對這些界是一竅不通,自然不明白界內不爽的道理。不過就一個界外人來看,《通靈少女》所說的其實跟所有的宗教、傳統、戲劇等人類文化講的東西差不多,人生在世,無非體會親情友情的重要、珍惜身邊關愛的人、壞人也有好心腸、好人也有壞心眼、自己的人生自己撐等等,戲劇總是勸世。說他破壞了傳統宗教嗎?我這個界外人覺得是未必,除非傳統宗教不教示這些。

不過索菲亞本人的改宗倒是讓我覺得頗有意思的。最近剛好也在看 NGC的《摩根費里曼之神的萬物論》(The Story of God with Morgan Freeman),因而有所啟發。泛基督教有很多派別,來自於各自創立者們對上帝的詮釋,於是回來看索菲亞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他只是找到他信仰的上帝而已,信仰信仰,不信就無法仰望,信包含了相信信賴跟互信吧;信是人言,終究這些心理層面的意義還是由人自己來決定,要信誰自己說了算比較實在。

像我就會想,從小到大看過好些台灣民間信仰表現在婚喪儀式上的繁文褥節,我要是想要有一個信仰,我應該會毫不遲疑的奔向基督身邊。現在沒有拜上帝,只是因為我還沒決定要一個信仰。

至於邪教就不用討論了。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Tiat’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