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家人口講支持,其實反對. . . . . .

一年多前,我正式踏上創業路,開設自己的英文教室教英文。 接受過網媒訪問,記者問我:家人支持你創業嗎? 我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簡單、容易明瞭的答案當然是,家人支持,或者家人反對,兩極式的答案,是最容易理解明瞭的,但這樣的答案,當然也是最失真的。 現實裡,家人面對「追夢 vs 現實」這個議題,採取的其實是一個「偽支持、真反對」的態度。

就拿家中長輩做例子,深夜剪片做Youtube宣傳,他們會拿水你喝、煮個麵你食;搬office,他們會提出幫手搬檯搬凳,但當你意圖進行深層次一些的溝通,例如討論創業初衷、公司未來路向,他們往往喜歡用一句說話為討論作結:「講到尾,都係打工好。」

你問:「點解打工好?」

佢地會答:「安全丫嘛。」

哦。

「安全丫嘛。」

我返房先喇。

我唔係嬲,係絕望、氣結。

我解釋過點解我唔可以打工無數次:「我打工唔開心,打工個陣唔係做緊自己真正擅長既野。我冇自由選擇我既工作要做咩、唔使做咩。我打工亦唔能夠拿我最擅長既野,黎改變呢個社會。」

我知道然後佢地會答:「呢個世界冇一份工作係會完全自由開心架喎,At least you get paid working a job. You might not running a business.」

爹地媽咪,我唔係天真到覺得呢個世界有一份工會完全開心自由,但打份工比起打自己工,真係好唔開心、好唔自由喎。其實寄望你地同理以下我打工有唔幾開心,係咪對你要求太高太唔合理?

犧牲自由,犧牲快樂,換黎一份高薪糧準,先談生存,理想再算。有多少選擇這一條路的人,最後真的有把理想付諸實行了?還是為了生存,理想擱置,追夢押後再押後,然後不了了之?

沒有夢想的人 trade time for money and stability,不需要把夢想一併trade掉。

但我不是這種人。我是有夢想的:我要做我想做的,要做改變世界的,教別人未教過的英文,讓香港人重新燃起對英文的興趣。用自由、快樂、夢想、時間換金錢,換穩定,我不覺得trade得過。

以上的話,我已經講過無數次。但過了那麼多年,他們還是會苦口婆心的同你講:「啊女,穩定勝於一切呀。」

爸爸媽媽,或許你需要安全感,或許你需要穩定,但我除了穩定和安全感,更需要自由和理想。需要穩定和安全感多於自由和理想的是你,不是我,你明白嗎?

家人會說:「其實我已經好支持你追夢啦,斟水你飲、煮麵你食,你仲想點?」

爸爸媽媽,其實我想要既野好簡單,亦都好昂貴,我想要你地真正用個心去了解我呀。

我唔想你地既情感表達方式停留喺口腔期,流於TVB式既煮個麵你食。我唔想見到,對於你地黎講,愛同支持,就係讓我身體好受一點、物質充裕一點。我想你地對我追夢的支持,不只是建基於你地覺得有必要擺出一副民主家長的樣子,而是建基於用心聆聽同了解呀。

有人講過,父母能給予子女最寶貴的禮物,不是錢,是時間。

我想講,最寶貴的禮物不是錢,也不是時間,而是了解。

  • 後記:我寫一篇文章,寫時已經預計到有網上讀者看後覺得我對父母愛惜不知感恩,生在福中不知福云云,我不想澄清什麼,簡單地講,我相信對現狀不滿不代表對好事不感恩,也不代表心懷怨懟。我不排除這世上有極多連「以行動支持子女追夢」 「也」做不到的父母,如果你的父母是其中一員,我相信我們是生於不同家庭,大家對感情表達的期望也會因而有所不同。上文只是我對自己父母和對人與人之間溝通深度的期望,不希望對你有所冒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