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咖啡廳人生之一:烘豆子一點都不難

天天去喝的咖啡廳裡面的烘豆師離開了,老闆雖然早就收到烘豆師的辭呈卻遲遲沒找人來接替。直到烘豆師真的離開了,咖啡廳老闆就指派原本比較資深的員工開始當起烘豆師。本來也相安無事,因為烘豆師走之前就預料到沒有人會來交接,所以簡單的教了這位同事一些烘豆的技巧,順便傳承一些經驗。

不如歸去

不過說句良心話,咖啡的味道與之前已經天差地別,但沒關係,我知道一個好的烘豆師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培養出來的,好在我有的是時間,可以等他慢慢抓到訣竅,烘出好喝的豆子。

但萬萬想不到(真的完全沒料到),這位資深的同事過兩個月也提出辭呈,原因很簡單,老闆增加他的工作量卻沒有給予相對應的報酬,於是讓他覺得不如歸去。更讓人為之氣結的是,老闆不但沒有實現自己之前的承諾,也就是用加薪留人,反而跟這位員工「曉以大義」,說現在外面不景氣,工作不好找,不要輕易離職,生活會有困難…云云。

我不知道別人會怎麼想啦,如果是我聽到這樣的「慰留」,我也不會接受,因為感覺就是完全被看扁。老闆不但不覺得我有貢獻,也不認可我的價值,甚至還有點認為我的能力不足才在這裡混口飯吃的意味,誰能接受呢?我當然不清楚咖啡廳老闆是怎麼想,我也不確定我的解讀正不正確,總之,人是走了。

事情大條了

沒想到,災難開始了,沒有了烘豆師,原本人力已經吃緊的外場又少了一個人,已無人可調度,怎麼辦呢?老闆自己下去烘。原本西裝筆挺在下班前才會看到來收帳的老闆,現在穿著吊嘎阿在悶熱的烘豆間奮力搏鬥。

第一天,豆子烘得太深,苦味十足,酸味在嘴裡化不開,喝起來跟原來就像是完全不同的豆子。好在外場人員有經驗,用熟練的沖煮手法彌補豆子韻味不足的缺陷。第二天,豆子烘得太淺,完全沒有味道,喝了幾口,我還在懷疑今天喝的是牛奶嗎?怎麼一點咖啡味都沒有?第三口我才確定這是咖啡。連續喝了幾天,每天味道都達不到水準也就算了,差異還非常大,可見烘豆的人不知道目標在哪裡,或是該如何調整。這,讓我不禁擔心了起來。

烘豆子難不難?

其實,烘豆子一點都不難,人人都可烘,誰都可以在家裡自己烘。難在怎麼把豆子的風味表現出來,難在每一批豆子都能穩定的呈現出一致的風味,才不會讓客人覺得突兀。如果經驗不夠,沒辦法一開始立刻抓到訣竅,那至少也要能維持住一致的品質,才會讓客人放心。

如果烘豆師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致力於找出問題,也知道怎樣做才是對的,那我可以等,因為假以時日,必定有成。若烘豆的人連問題在哪裡都不知道,或是完全不在乎,對目標也沒有方向感,也不知道要帶著我們去哪裡,那我相信沒有人願意給他時間。看來,我要另外找咖啡廳蹲了。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Cançons I Danses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