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把自己走成一條柏油路

就算等在我面前的不是前途光明或康莊大道,我只希望把自己走成一條平坦的、舒適地柏油路,讓遇見的人可以順利走向自己的路牌,可以在遇到我的時候不至於打架、可以和我不論是否同個方向都能安穩地和彼此招手。能讓我看得更清楚每個人身上的行囊。

他們留給我的是像一張照片裡,一條道路上,應有的車的、人的或動物的風景,不論是哪一種都因為上路了,在路上,從哪裡看都好蒼茫。

因為這一個一個路過的人,放下了花或是種子,交換了夢或是地圖,而我成為今天這個樣子。而我今天成為你看到的色彩、風景和路,即使我不是任何人生命的印記,即使我也終將忘記這一切的相遇,在時間維度下的我的人生的空間中,有那麼一刻你是存在的。

每當我接受了我僅是一條路,你們就走進了我的風景,每當我拒絕任何人行經,往往路旁的風景只會剩下烈焰驕陽而沒有生機。然而我總感到自己無以為報,妳們帶來的雨和星星,成湖成窪的倒影。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