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Bookteller’s Quilt 一人一票共同決定薪資,打造藝術家合作社

圖為表演劇照。提供: Bookteller’s Quilt

否定贏者全拿的局面,打造一個藝術家的合作社

在過去的時代裏,藝術屬於皇室、貴族的上層階級,當藝術越往上層階級發展,成為了某種特定尊貴象徵後,藝術家的技術自然更加地爐火純青,費用高昂,方一坐下,Bookteller’s Quilt的共同創辦人方PD便這樣告訴我們。

然而工業時代的來臨,標準化、規格化、大量生產的結果壓低了各行各業的成本。以往高價的產品可以用量產壓低價格,但藝術家卻不能如法炮製。這也導致了藝術家只剩少數受到青睞的幸運兒能持續存活下來。這也帶出了Bookteller’s Quilt成立的第一個目標──讓所有的藝術家都能擁有穩定收入

一人一票,決定薪資

Bookteller‘s Quilt採用類似合作社的形式,強調一人一票,共同參與。

公司採取投票方式分配薪資,雖然每個人所擁有的底薪也不同,但也相去不遠。方PD特別提到「由於南韓是個注重民主立意的國家,因此薪資分配方式也希望民主且盡量合乎大家要求。」在這裡,即便身為共同創辦人的方PD本身也無絕對的決策權,只是擁有投票權的其中一員而已;當演出不穩定時,責任必然在所有人身上,自然也須共同承擔此一後果,此時就會反映在薪資上。即便如此,方PD仍希望Bookteller‘s Quilt能成為這些藝術家們的庇蔭。

圖為方PD接受採訪。攝: 謝政融 Pս|

而這樣的做法,當然也讓Bookteller‘s Quilt的藝術家們必須為此付出代價,就好比必須放棄自己想嘗試的風格,與公司站在同一陣線,共同創造收益才能獲得雙贏。而方PD也很為此Bookteller‘s Quilt分配薪資的標準感到驕傲!

為何兒童表演不能是藝術?

Bookteller‘s Quilt致力於兒童表演,儘管世界上少有將兒童表演視為藝術表現的想法;且Bookteller‘s Quilt的藝術家們各個都相當優秀、可獨當一面,然而大家卻都因為相同的理念而決定留下,為兒童教育付出。

不只勸兒童們多讀書,且要能開心讀書

他認為能夠將書裡的內容放在心上不是很值得開心的事嗎?進入電子社會的現在,隨著閱讀速度增加,無法完全理解便進入下一本書的填充式閱讀,似乎已成為常態,致使人們因為不理解而不喜歡讀書。

就好像韓國首次創造韓語的時候,也歷經長久不被使用的狀態,就是因為人們的無法理解,若兒童現在不讀書,將重蹈歷史覆轍;這也是讓貧困孩子能創造自己未來的方法之一。方PD表示,我們的團隊不是要教育孩子,而是提醒孩子起身去尋找自己的未來。

圖為表演劇照。提供: Bookteller’s Quilt

藝術培養共感,共感成為民主基石

Bookteller‘s Quilt時常演出書中的意象,以「茫茫大海」為例,書裡的茫茫大海難以讓人引起共鳴,一般韓國兒童會飛速看書卻不能真正理解其意涵。「我們想讓兒童仔細理解、品味書中的意義,可以看見茫茫大海的洶湧;聽見茫茫大海的咆哮;甚至聞到撲鼻的海水鹹味,書中內容不一定要完全地吸收,但只要有將部分放在心上,自然就能使人們感同身受。」

方PD特別提到,民主社會的基本素養就是傾聽且理解對方,理解的前提就是共感、同理心,而共感養成最重要的來源就是藝術,「感受對方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這才是民主社會中常見的解決矛盾的途徑。

方PD如此的注重民主,也反映在他民主性的經營方式,意味著老闆不是高高立於金字塔上。注重團體建議而非個人性創意。

「雖然有時可能因為民主而導致提供意見者越來越多,甚至偏向錯誤軌道,但那時只要所有人共同承擔責任不就好了嗎?因為那是我們共同的選擇。」
圖為方PD接受採訪。攝: 謝政融

身為社企創業家,對南韓社企環境的看法

同時,了解南韓社企的環境也是我們此行的目的。

方PD表示,當社會型企業的概念首次在韓國出現時,當時的社會並沒有評判標準,政府仍以能夠量化的數字來認證社會企業,而這樣的數字通常只能反映收入和成本。而現在,韓國則一直在研究若有社會性價值,該表現於在哪裡?標準不一定是錢,更多的是質化的社會性目的。

韓國是以發展大企業為主的國家,例如三星、LG都是產業龍頭,但在未來100年內,若僅一味依賴大企業,將無法完全雇用所有的青年,因為大企業的經營目標在於僱用少量員工,創造高利益。 所以方PD認為中小企業更為重要。社會型企業注重的是公共利益,即使雇用的人數較多也沒關係,所以能使青年失業率降低,這也是韓國首次推動社企的原因,為了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然而社企本來的意義是找到社會問題並予以解決,但韓國政府則是為降低失業率,出發點不同自然會有分歧,導致法案發展過快、限制過多,而多少侷限了社企多元性。

即便如此,方PD認為贊成或不贊成並不那麼重要,因為法律出現的過程勢必要接受許多人提出意見,當各方思想互相碰撞,那麼結果一定是好的。能從中顯現民主的重要性,其中要素之一就是共同承擔。韓國自經歷1997年金融危機後,亦逐漸認同了社企的意義,就是發現問題並且從中解決。盡管法律有不足之處,社企和政府也一直在法律上共同討論、滾輪式的修改。

圖為方PD與我們和翻譯的合照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