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感言・一

有人說,教師不僅要傳授知識,更要教好學生。

問題是,甚麼是「好」?

教棋六年,我未曾停止自問。

我從來不會稱讚學生「乖」,因為我知道,「乖」的學生除了方便老師管教,對學生毫無好處。

我經常鼓勵學生反擊同學的欺負,因為我明白,不能讓學生養成依靠別人的習慣。

然而,我始終覺得,自己堅信的仁義道德,如果傳予下一代,是害苦了他們。

如今社會道德淪喪,政權無良無恥,卻受愚民擁戴。仁義禮智四字,僅存徒有其表的俗禮。

高官滿口謊言、以權謀私、顛倒黑白、不擇手段,不但未見後果,反受愚民支持,仕途更是步步高升。我又有甚麼資格勸阻學生說謊?又有甚麼權利教導學生仁愛?如何引導學生追求真理?

我自然可以繼續傳達自己的思想,這也是我投身教育的目標,但對學生而言,學會與世界運行軌跡相逆的仁義禮智,卻不見得有何益處。

我可以旁觀世人追逐廢土上建立的繁華,但我大概沒有阻止別人加入隊伍的權利。

當然,即便我向學生傳授自己的思想,能夠影響學生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但連自己所教的是否有利學生都未能確定,隨便亂教,也似乎有違教師的責任。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Tony Wo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