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日記 |破繭

大概是採訪到第二個受訪者的時候,我瞭解到我們這個非典型人物專案的共通性,這些受訪者們能有餘力去做和別人不一樣的事情做不一樣的選擇,這些都是幸福的,就連我自己,一無反顧的投入背後,是有著誰的愛和無怨無悔呢?

今天一早可能性團隊相約在西門星巴克,這次是第二次齊聚一起,喜歡團隊4個人的實體見面,今天相約的主要目的是和可能性未來的合作對象謝宇程聊聊合作機會,這位大人作家寫教育寫得真的很好,除了教育還結合產業的文章程度,像我這種初出茅廬的文字新手就望塵莫及。

結束開會和我的夥伴搭著公車出發去迴龍訪問,一路上夥伴又再次撈叨著我曾經打錯他的名字這件事。對於很執著在意某件事情的人,我是很羨慕的,總覺得這些人很有自己原則,不管是在意自己名字有沒有被打錯也好,希望環境整潔也好,總不像我什麼都好。

這次會談中我表現冷靜卻不斷在壓抑自己吶喊出:「我也是!!!」的衝動,回想起自己的求學經過,那段高中時光和混沌的自己總是慘不忍睹,直到偶然看見有本書籍探討日本繭居族青年問題,這才稍稍解開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的症狀,那本書中談到繭居族青年不去上學,把自己關在家裡,害怕著世界,對生活失去熱情,種種跡象顯示,這是一種幸福,精神卻是荒誕的病。有點離題了,總之高中的我是個找不到自我認同的人,而讓我佩服的是受訪者面對重新找回自我認同的方式很特別,他選擇去工作,這讓他提早面對世界的現實,也是後來選擇重回教育體制的契機。

私立大學的資源匱乏更是心有戚戚焉,我現在走的路也和他當初很像,不斷參與活動並且想要做出一點事情證明自己,(我們現在在做的主題也一樣是教育)他對世界的現實似乎比起我有更多理所當然的體認。

回頭想想以前再看看現在,破繭而出的我不過是換了一種面對方式,態度上的無所謂轉化為對失敗的理所當然,卻對於現實依舊無力,我仍要學習面對,了解更多現實面,想著想著,昏昏沈沈的我抵抗不了疲憊,就在搖晃的回程公車上睡了。

黑色柳丁/陶喆

今天我心情有一點怪怪的 可是說不出來到底為什麼
好像有一些悲傷的徵兆 可是病因不知道
頭上有橘色的加州陽光 我的口袋只有黑色的柳丁
我只有一個藍色的感覺 不要問我為什麼

很想說 再又覺得沒有話好說 我只恨我自己 逃不出這監獄
或許我 是個沒有出息的小蟲 不該一直作夢 你不是個英雄

葉子用墜落證明換季 可我昏昏沉沉沒有辦法醒
你願意做個英雄 還是你會要放棄
天是亮的卻佈滿烏雲 所有焦距被閃光判了死刑
你想做什麼英雄 我看你不過是傭兵
我只想哭 只想哭 只想哭
我只想哭 只想哭 只想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mz-aHj9CYw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Tori Che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