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日記|解釋

和他談話有一種遇見福爾摩斯的感覺,雖然他更常說自己像是個魔術師。

前一天在sugar man待到凌晨4點,九點從青旅的門口走出門搭捷運,一路上我還再想著昨晚與朋友的對話,半夜的記憶原來都像場夢境,睡一覺起來其實不是很記得自己說過的蠢話,希望等一下的採訪我能問出些話,可是我又對自己的愚蠢沒有把握,我只把握今天的與談者肯定有一場精彩演說。

果不其然,大至學生詛織小至人性今天的與談者都觀察細微,一一分析量化,滔滔不絕,我很享受一直當個聽眾,聽著那些大量湧入腦袋的資訊,我慚愧想起自己想要當個觀察者的願望,自認很能體察周遭許多人的情緒波動,但我眼前的這位福爾摩斯,他可以如此這般觀察,甚至是預測,所有事物在他眼裡似乎都有跡可循,這才是所謂的觀察者吧!如此心細又孜孜不倦得觀察事物脈動,量化成對自我的成長,而我?了解情緒波動,同理到最後來把自己栽進去情緒漩渦。我想我朋友說的沒錯,昨天朋友對我的評語猶言在耳,我果然很中二,這是現實不是夢。

訪談結束,已是4個小時過後,飢腸轆轆的我和夥伴在公館吃著早餐+午餐兼下午茶,過程不斷驚嘆剛剛與談的精彩,到底和他說了些什麼?夥伴問,我嗑著飯說我還要思考,吃飽後Boss Wade也來聽我霹哩啪拉的說著我們被福爾摩斯看穿的事,我說的緊張,他倒是聽得冷靜,我總是在胡說八道的時候,懷疑著他沒有說話時的思緒,結論是wade說得比我更好,有條有理安了被看穿的心。

這位福爾摩斯在下週,又將與我有另個訪談機會,我很是緊張,但我不知道的是下週訪談他將打破我對戲如人生的概念,“變出讓人看不穿的把戲才是終極奧秘” ,他到底是個魔術師還是高級賭徒亦或是笑看生命的小丑?我不懂,但我開始懷疑自己的解釋並回想曾對我很重要的一本書和歌。

“在擁有態度之前,生命會取決於如何觀察,可以用一首歌或是用一本書去解釋這個世界的所有一切,可是到最後我終將會跳進這個世界,只能用自己的生命歷程去解釋,所以我不能用一首歌或是一本書去解釋所有的一切,每一個人的人生經驗都會是一個特別的解釋,對於這整個世界,對於整個人生。” — — — 我的觀察拉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Tori Che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