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每天都輸給這個社會,也不能輸掉自己

20170628 in Taipei

在框架中不斷地發熱發光,我們需要更用力地生活,才不會輸掉自己

相信妳應透過了無遠弗屆的網路,知悉台灣這邊關於「草東沒有派對拿下金曲大獎」的熱議,在這些議論之中,無論是音樂的多樣性或是樂團世代交替的論點我都暫不參與,我所感到深刻的,是「共鳴」這一件事情。

有從音樂文化脈絡的演變,解析草東的崛起可說是台灣魯蛇文化的(註一)展現,是我們這一世代對前一世代高牆的群體共鳴。

看到這些文章,似乎解開了我心中的疑惑,就是每每聽著草東的歌曲總由衷地想哭、由衷地感受到那些吶喊那些搖擺以及還能說唱出來的心碎,是那麼地心碎。

原來,這是共鳴,並非我一人獨享的憂鬱。

假設人可以活到90歲,那麼現在的我已走過3分之1的人生。儘管已非初入社會的新鮮人,但仍無法抹滅被父母長輩從小所建構的價值觀的影響;那些在小時候曾以為是道理的說法,已在我懂事之後一項一項地被我否定和不信任。而前方會是什麼呢?

我不斷地否定前人所建構好的世界,但我還沒看到新世界。面對這個變化難以捉摸的社會,我似乎看到了路,一條只能勇敢突破自我挑戰新嘗試繼續走下去的路,沒有方向,唯一清楚地是必須更用力地活著,不只是努力而已,而是要更用力地活著、更用力地嘗試歲月。

妳有名校學歷,妳就應該繼續在知名企業蹲久一點,才能一步一步升。
你確定嗎?要蹲多久?然後可以有什麼所謂的好結果?
那不然妳去考公職,公職至少穩定啊!
你確定嗎?什麼是「穩定」?真的「穩定」嗎?

已無法參透那些連自己都無法確定卻一直拿在嘴上向我們這些年輕人講「道理」的長者的心態,而存在於他們所建構出來的組織與社會,我每天都輸給這些不負責任的言語大餅,並且十分詫異地看著他們以為戰勝我們的優越表情。

在這個需要冒險的年代,我們需要自己鼓勵自己冒險,還是那句老話:

大餅我自己畫,儘管歪七扭八。

(註一:馬欣專欄,娛樂重擊

http://punchline.asia/archives/24138

http://punchline.asia/archives/2350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