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正要做的是培養孩子一種大膽創作的能力 — 專訪童書作家胡其瑞


初次見到胡其瑞,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他像孩子一般的笑容,真摯而溫暖,幾乎讓人忘了他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今天,墨工廠特地邀請他來跟我們聊聊故事、想像、以及開辦《故事小學糖》的動機。


墨:平常多半是大人講故事給孩子聽,可是在《故事小學糖》,你不但鼓勵小朋友開口說故事,更進一步引導他們編織故事,為什麼你有會這個念頭呢?

瑞:編故事只是開頭而已,我真正要做的其實是培養孩子一種大膽創作的能力。因為現在的教育很制式化,很少有機會讓孩子自己去想像,這跟孩子大量接觸3C產品有關,他們一旦被圖像限制以後,就很難跳脫這個框框了。譬如說哈利波特,一講到哈利波特,我們腦海中想到的畫面,是這本書的封面,還是飾演哈利波特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的臉呢?

墨:應該是丹尼爾雷德克里夫的臉吧?所以你是希望孩子不要被電影跟動畫制約,回頭注意書本封面嗎?

瑞:不,我希望孩子可以想到一個屬於自己創造的哈利波特的樣子,跟書、跟電影完全不一樣。孩子的想像可以無限大。誰說哈利波特頭上的閃電標誌只能長那樣,他也可以不要戴圓框的眼鏡啊!不過,畫面想像只是一個開始,我希望讓孩子可以自己去創造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必須有邏輯,但沒有邊界。也就是說,一個故事必須先有開始,然後要想結局,中間的工作就是如何把故事串連起來。就好像你知道你要從台北到高雄,可是你可以嘗試搭高鐵、火車、飛機、開車、騎腳踏車……等等不同的方法。但總還是會抵達終點。

墨:那你在這當中要扮演什麼角色?

瑞:我希望我只是去修正他們文字上的問題,譬如一堆的「他」裡面到底誰是誰?至於故事內容的發想與展現,就留給孩子去發揮了。

孩子的故事往往是亂七八糟,沒有頭緒、有很多邏輯的斷裂

墨:孩子在聽故事跟說故事之間有什麼差別?

瑞:聽故事是一種吸收,是一種點子的累積,可以說所有的故事都有一個母題,簡單講就是「梗」。我們創作所有的「梗」其實都是從吸收其他的故事獲取的。只是說我們怎麼去把別人的梗,轉化為自己的梗,然後再加上一些自己的風格、塗裝、還有色彩。當這些梗已經裝備好了以後,就可以開始說故事了。

墨:可是孩子的故事不會有點無厘頭嗎?

瑞:正因為這樣,我們才要準備這個課程。把無厘頭的故事,修飾一下;把不合邏輯的地方,連結一下;把該講清楚的關鍵,補充一下。孩子透過這樣的訓練,就會知道以後在寫作的時候,該注意的細節在哪裡?該留意的地方在哪裡?知道用什麼樣的方式,把條裡說清楚。我想,這大概就是這堂課的價值所在了。

墨: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平時會引導他們說故事嗎?

瑞:會,他們學校老師有給他們作業,例如看圖說故事之類的。我也會讓他們試著講給我聽,不過我得努力憋笑,想笑又不能笑出來!(哈哈大笑)

墨:是劇情很好笑嗎?

瑞:不是,是根本亂七八糟,沒有頭緒、有很多邏輯的錯誤,然後一個句子出現一堆的「他」。其實,不同年齡層的孩子,引導重點不一樣。譬如姊姊升三年級了,我會隨著她的年紀去修正一些文字、或是句子,或是不通順的地方。可是弟弟現在才大班,我會讓他盡情地講,不要限制他。特別是當我發現,孩子們能夠講出很多圖畫以外劇情時,我覺得這就成功了。這表示孩子不是為了交差而寫,而是願意花時間、用頭腦去想像一些圖畫以外可能的劇情,這樣就變成有邏輯性了。譬如四格漫畫,四格以外究竟還發生了什麼,就必需要靠想像力去發揮。如果我去打斷他們,反而是一種限制。當然也會有必須打斷他們的時候啦!

墨:什麼時候?

瑞:我想睡覺的時候!(全場哄堂大笑!)

墨:你可以用很短的一句話,講講你對「故事小學糖」的期待嗎?

瑞:不要有任何的期待,因為你可以獲得的,比你期待的更多!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