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8 夢設定

世界末日到臨

一家人從榮總準備逃離,但是阿公阿罵動作太慢,往上的梯子門眼看就要關閉

一旁西裝筆挺男人維護秩序:「上面已經滿了,現在開始所有人都不能上去」

「你是說為了保護已經上去的那些人,要犧牲掉我們的性命嗎?空位明明就還這麼多」

「沒錯,你們就是不能上去」

我在一旁冷靜聽完,拿出不知道誰給我的紅體白刃陶瓷大刀,把那男人的頭乾淨俐落的一刀砍下,少了礙事者我的家人們很順利的從原定出口離開

可這下子就成了眾人追殺的對象了

(穿著像是流子的深藍水手服)

不知從何出現的大叔駕車出現要我上車快逃,我便和我的家人失散了

2.

雖說是世界末日但也沒到滿目瘡痍,大致上人們是相當有秩序的撤離災區,少了人類氣息的城市格外清靜

一起玩角色扮演朋友穿著戲服坐在路燈邊,坐在那條和英國宿舍門前的大馬路一樣的馬路上

向她詢問了我的家人所在,看得出來她面有難色,也是,如今在她面前的是罪大惡極的兇惡通緝犯。她回答了一個我聽不太懂的路名交叉口,想要細問卻被拒絕

大叔要我回車上,他了解地點了,馬上帶我前往

一棟像是購物中心的白色建築物,玻璃大廳沒有人,我一走進去便被子彈掃射,原來我的朋友早已通風報信我的行蹤

我和大叔分開行動以策安全,我逃進了通風口下的無止盡的樓梯,最後在地底深處的平台上休憩,雖然逃進地底但我卻坐在制高點的貨櫃上,地底下還有更深更大的廣場

從地下的入口追來的是看起來12,13歲,聽命行事前來搜索的小女孩,要一個個爬上貨櫃屋檢查我是否藏匿其上

這不能殺,但不殺我的行蹤就會暴露

還在糾結該如何做時,小女孩從四樓高的梯上滑下,往後三百六十度的在空中翻滾,最後摔斷了脖子。第一個掛了,第二個小女孩馬上就出現在門口處,前仆後繼往上爬,但也和第一個一樣在第一個貨櫃梯就摔了下去。不一會兒地上撲滿了小女孩的屍體,個個歪斜著脖子

終於有個小女孩爬上梯子,接著就要突現在我躲藏的平台上,這下子是要如何跟她解釋前面那些不是我推下的

小女孩發現了我,正要發出尖叫,我摀住她的嘴,也不管她願不願意相信,告訴她,前面那些是自己掉下去的。只能賭了,她們看起來也不是出自自己的意願出來搜索我的

很幸運的女孩發現我對她無害,默默地回到她的隊上,走過那片躺滿她同伴的水泥地

3.

以這棟建築物為基地,繼續找尋我的家人的行蹤

和大叔在外面會合,坐上他的車,到了一處地下基地,看樣子也是反抗政府的地方,大叔領著我進去

我知道我不能在裡面停留太久,但是我所喜愛的那個梨子布偶明星的設計師竟然在那群平民之中,這時候我有多想告訴眼前這位戴著眼鏡眼神慈祥的夫人,我有多愛她創造出來的那個偶像玩偶,我的手機上掛滿著他的吊飾。她的經紀人開心的用她的手機幫我和夫人合影

又傳來子彈掃射聲,我下意識抱著夫人趴下,如落雨般的子彈打在房間內所有人的身上。隔壁桌穿著可愛制服的少女們個個躺在地上,任憑血液從自己身上的彈孔流出,眼睛睜大,不願接受驚恐的現實。就連我摟著的布偶設計師都沒了氣息

抓住掃射的空檔,躲在桌後的大叔把我的刀從桌子下過來給我,我背著我的刀快速逃離房間。只要我的所到之處就會有人被牽連而死亡。這群人為了殺了我,犧牲多少平民他們都不在乎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Tracy Hsuan-Chi Hsu’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