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mp, Putin and Xi — -Part I John Bercow

10天前在朋友的臉書上看到,一位東華大學的教授在大聲疾呼,希望讓與世隔絕的桃花源中的台灣人民瞭解到川普對於自由世界的危險。我的回應很簡單:對自由人來說川普當然是危險的,不過反過來說,對於本來就不自由或不想自由的人來說,川普是燈塔。

這段時間,美俄中這世界三大強權與周邊次級國家間的互動,像極了1984裡面描述的大洋、歐亞與東亞國之間的關係。作為一個保守派的自由人,看到這種景象,很想提供那位東華大學自由派的教授一點協助~~如果不被不斷distracted的話。

第一篇,就從John Bercow談起吧

2017年2月6日,英國下議院議長John Bercow 在國會以議長的身分發表了一段簡短但強力的演說,在演說中他提到:

….as far as this place is concerned I feel very strongly that our opposition to racism and to sexism and our support for equality before the law and an independent judiciary are hugely important considerations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這是有備而來,對未來川普在國是訪問英國期間赴英國國會進行演說的否決。這段聲明,與英國執政的保守黨現階段友好川普的美國政策完全相反,而且是對於首相Theresa May規劃中的脫歐與英美同盟進行點穴式的攻擊。

以議長身分發表這種演說,當然招致來自保守黨的攻擊,批評來自兩個方向:

  1. 這種立場明確的演說破壞議長中立;
  2. 許多違反他所強調價值的國家元首,特別是習近平,也曾在英國國會演說,未見他反對。

這兩個攻擊點都不是沒有道理的,特別是第一點,保守黨也提議把他從議長的位子拉下馬來。不過,基於從2月6日之後川普一連串令人瞠目結舌的言論,這個提案在兩週後似乎很難成案,如果成案,保守黨可能得付出重大的政治代價。

至於第二點理由,涉及更深層的問題,也可能是我們更該注意的:為什麼與英國民主憲政價值衝突遠超過川普的習近平可以平順的在英國國會演說,但是川普會惹起這麼嚴重的爭議呢?

我想了很久不能解釋,直到看到川普的英國好友,英國獨立黨脫歐大將Nigel Farage要在倫敦溫布利體育場幫川普辦大型造勢活動的說明,恍然大悟:習近平盡可以在英國國會演說,不過很難想像他可以對英國憲政制度造成什麼影響,也不太有人瘋狂到相信他可以左右多少英國議員及選票。但川普就不同了,他把美國現在進行的這一套搬到英國不僅不是不能想像,而且還必須Bercow 以自身政治生涯作為賭注,以趨近違憲的手段才能進行破壞。

民主/自由/法治,這是美國獨立與法國大革命以來建立的西方民主憲政制度,UN/ NATO/ WTO/ WB 這是美國在二戰後建立的全球化秩序,現在竟然同時面對挑戰,挑戰者竟然不是來自外部的中國與俄國,而是來自領頭羊的英國及美國。三/四月號的Foreign Affairs 對此做了整期的專題,不過首篇的副標題好像就說完了一切:Trump and World Order — -The Return of Self-Help

一個簡單的小結:民主/自由/法治的孿生兄弟 — -民粹/ 謊言/ 法制(rule by law)對於西方民主的危害性,遠遠超過東方專制,而且這一套快要成為中俄的模仿對象(其實也不知道誰在模仿誰)。

下一集,就來討論詭異的「新美俄關係」吧。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Joseph Chaio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