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風吹微濕

在元宇宙圈子,近期有則重磅消息看得我心癢難耐,那就是日系動漫風3D捏角軟體VRoid,要與VIVERSE的Avatar系統整合的新聞。簡單地說 — — VTuber們通通可以進入VIVERSE元宇宙了。

其實這項合作也沒那麼令人意外,畢竟HTC在成立VIVERSE之初,就率先宣布了支援VRM檔案格式,而這個Avatar通用格式的背後,正是「VRM聯盟」(VRM Consortium),與HTC都是「元宇宙標準論壇」(Metaverse Standards Forum)的核心成員。不僅如此,VRM聯盟的成員也大有來頭,正是由VRoid的公司Pixiv、Unity日本分公司、VR虛擬偶像直播公司Virtual Cast等13家日本企業所共同組成,就連任天堂(Nintendo)也是VRM聯盟的觀察員。

VIVERSE元宇宙的空氣都變得清新起來了呢。

Avatar,來自元宇宙的你

是的,讓我借用一下來自星星的你。回歸正題,為什麼日系動漫風Avatar進駐VIVERSE會令人興奮?雖然「可愛即正義」這個理由就已足夠充分,但我可不承認僅僅如此。大家普遍都認為,Avatar是我們在虛擬世界的分身,這個觀點也不是新鮮事了,遊戲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做。因此,心理學界和社會學界已把「玩家-化身關係」(player-avatar relationships,簡稱PAR)列入研究主題,比如這篇以女性作為研究對象的論文,提出人們把Avatar視作「理想的自己」的觀點。

不過,「玩家-化身關係」也未必那麽單純。另一篇論文以《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玩家作為研究對象,從訪談中發現,玩家會分別以「我」、「他」、「我們」來指稱遊戲內的化身,這代表著Avatar未必只是玩家的分身,在不同的遊戲類型、規則、機制,以及使用情境中,有時Avatar會被玩家當作「物」(類似於玩家的道具),有時會被當作「我」(玩家的化身),有時則被當作「共生體」(symbiote),看過《猛毒》的人應該都懂,共生體暗指Avatar有其人格或生命,是寄生於玩家身上的「合作共生關係」。

--

--

《華燈初上》(Light the Night)堪稱是近幾年最具聲量的台灣原創影集,林心如、楊祐寧、楊謹華、鳳小岳、張軒睿、劉品言、謝瓊煖、謝欣穎、郭雪芙……一字排開的強大演員陣容、深受大家喜愛的懸疑推理類型,以及共同記憶的條通酒店盛景,再加上影音串流第一品牌Netflix的推波助瀾,說是一時轟動也毫不為過。

今年3月《華燈初上》第三季終於完結,就在「真相大白」不久後,《華燈初上》隨即發行NFT,在數位藝術的收藏價值之外,還賦予了粉絲共同參與的解謎樂趣,再度在社群上掀起一波討論風潮。只是,大家都想問,難道影集就這麼完結了嗎?

蘿絲媽媽兼製作人林心如曾經大吊胃口表示,「不排除有第四季或者電影版,前提是有更好的內容。」這話一出,明眼人都知道,這代表製作方對續集故事暫時還沒有完整的想法,就在這個moment,故事設定在未來千年後條通時代的「《華燈初上》未來版」這齣元宇宙影集,即將要搶先在全息娛樂平台BEATDAY登場了!

這是31世紀的「光HIKARI」嗎?(來源:VIVE ORIGINALS

31世紀的賽博龐克林森北

相信各位華燈粉都非常熟悉條通史,但我還是不自量力來簡單梳理一下脈絡。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此時,日本在經過60年代東京奧運之後,基礎建設及國民信心都已經大幅提升,從二戰戰敗站了起來。此時,美軍撤出了台灣,大力發展出口貿易的日本,興起了許多家電和汽車品牌,這些日本商社紛紛派員前進台灣拓展業務,間接促進了條通的繁榮景況。而事件設定在1988年的《華燈初上》,正處於這樣日本經濟泡沫前夕、條通正繁榮的場景。

《華燈初上》不打算接續日本經濟泡沫、條通走向蕭條的故事,《華燈初上》未來版一下把時代拉到千百年後,也就是(我掐指一算大概)西元2988年,差不多是31世紀。前進未來,等於是拋下原作的包袱,為想像空間增添了不少可能性。也難怪林心如會爽快答應HTC的邀請,不僅讓VIVE ORIGINALS把《華燈初上》整個IP搬進元宇宙,還登入BEATDAY擔任這齣元宇宙影集的製作人。

我想,VIVE ORIGINALS應該埋伏了不少未來人。

在《華燈初上》未來版發佈派對上,元宇宙影集製作人林心如雖然無法到場,但她還是特地錄製了一段影片:「當初與HTC VIVE ORIGINALS團隊接洽後,非常驚艷BEATDAY所呈現的世界觀,故事背景設置在千百年後、賽博龐克版的林森北路,將帶來結合推理解謎及元宇宙演唱會的全新故事,非常期待這個作品與觀眾見面。」

除了續任製作人,《華燈初上》未來版發佈派對也公布了首波演員陣容,包括林心如、謝瓊煖、章廣辰、修杰楷、鄭元暢,除了角色回歸外,人格記憶也會以生化人的方式復活重啟,讓觀眾在BEATDAY中貼身體驗立體全息《華燈初上》的嶄新故事和聲光饗宴。

--

--

歡迎收看後浪潮電子報 /wave,我們會固定寄出三篇精選文章,讓你深度好文不漏看。

想收信嗎?/wave 給它訂閱下去!

🌊 無聊猿被綁架?史上首部以NFT為主角的影集萌生變數

NFT和Web3改變了大眾對智慧財產權的認知,尤其當無聊猿遊艇俱樂部(Bored Ape Yacht Club)開放持有者無限制的商業使用,後續所遭遇到的種種問題也進一步挑戰著當前的法律。這邊介紹一個近期的有趣案例:好萊塢創作者賽斯‧葛林(Seth Green)打算用他的#8398猴子來拍一齣影集,並由他來擔綱主角,可是這隻主演的猴子卻不幸在預告公佈時被駭……

🌊🌊 聊聊催眠和清醒夢,找回人生主導權就靠這款VR應用

清醒夢,白話地說「控制夢境」一向是大家感興趣的話題,而虛擬實境也經常被心理學界拿來研究清醒夢,大概是兩者都充滿了想像 — — 都不會受實體空間和物理限制影響,可以隨意傳送和切換場景,跳脫自我獲得全新的視角。最近,哈佛大學心理學家迪爾德麗‧巴瑞特博士(Dr. Deirdre Barrett)與VIVE合作,推出了一款「做夢用」的VR應用VIVE Dreaming,我們是不是能藉由虛擬實境來訓練控制夢境的技巧呢?

🌊🌊🌊 從漫威影集《月光騎士》的孔蘇化身重新思考元宇宙和Avatar

Disney+正在熱映的漫威影集《月光騎士》(Moon Knight)大膽翻玩古埃及神話,故事設定埃及眾神不能隨意干預地球的「凡間事務」,只能透過祂們在人間的「代理人」來進行活動,由此展開這齣圍繞在「何謂正義」的代理人之戰作品。神祇在人間的「代理人」,正巧與遊戲/元宇宙的「化身」(Avatar)用的是同一個詞,使我們不禁開了老高式腦洞 — — 我們以為的現實世界會不會其實也是一個「元宇宙」呢?

希望你喜歡這期的後浪潮電子報,我們下一期 /wave 再見 👋

--

--

漫威最新影集《月光騎士》(Moon Knight)最近在Disney+上播畢,我也趁著週末一次追完了六集,還外加長達一小時的幕後製作篇,大大滿足。只能說,埃及裔導演穆罕默德.迪亞布(Mohamed Diab)懷抱著「敬意」忠實呈現出的文明及場景,多位中東裔演員肩挑文化重擔的用心演出,加上奧斯卡‧伊薩克(Oscar Isaac)的人格切換神演技,再混搭著埃及眾神的宗教色彩設定,講出一部誠意滿滿的英雄起源故事。

《阿凡達2》上映之後可能會有一堆討論Avatar是什麼的文章?(來源:Disney+)

影評的部分我們改天再錄一集專門來講。我覺得這部劇在神人之間的Avatar著墨特別有趣。第一集有段台詞編劇寫得很點題,由伊森‧霍克(Ethan Hawke)飾演的反派阿瑟‧哈羅,在大英博物館向主角的禮品店店員人格史蒂芬解釋什麼是Avatar時,史蒂芬回:「喔,Avatar,藍藍的人,我喜歡那部電影。」阿瑟正要反駁,說Avatar是埃及眾神在人間的化身之時,史蒂芬又無情插嘴:「你是說那個動畫?」沒錯,講到Avatar,大家想的不是那部續集終於快出的《阿凡達》,就是歐美觀眾都頗愛的動畫《降世神通》。

事實上,《月光騎士》裡的Avatar就是「天選之人」。由於遠離人世的埃及眾神不能隨意下凡,僅能透過其選定的「人間代理人」進行活動。比方反派阿瑟‧哈羅就是審判女神阿米特(Ammit)的化身,相信惡應該預先審判方能斬草除根;而主角馬克/史蒂芬則是月神孔蘇(Khonshu)的化身,孔蘇相信有了犯行才能定罪,而祂透過化身在人世間伸張正義。整部《月光騎士》影集,看似圍繞在這樣「何謂正義」的代理人之戰,但深受解離性身分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所苦的馬克/史蒂芬兩位人格,都並非忠實的孔蘇信徒,讓這部影集更增添不少不那麼非黑即白的趣味性。

--

--

又有人的無聊猿被偷了,NFT被盜這種事已經不新鮮。但Seth Green的無聊猿被偷,這起事件就頗有意思。Seth Green是何許人?他是演員,演過《王牌大賤諜》邪惡博士的兒子,他是動畫配音員,在漫威電影為霍華鴨一角配音,更是電視劇製作人,是深受惡搞文化愛好者歡迎的動畫《機器雞》主創。而他,也是一位NFT收藏家。

還蠻推機器雞星際大戰篇的,網路上有中文翻譯。(來源:Robot Chicken)

前陣子,他在推特上表示自己有4張NFT被駭,包括了一隻#8398的無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編號分別為#9964和#19182的兩隻變異猿(Mutant Ape Yacht Club),以及一隻#7546的Doodles。我掐指一算,至少蒸發了30萬美金,以熊市來說,這個損失還不至於難以負荷。只不過,這並不是一起單純的NFT失竊案。

原因就在於#8398無聊猿的身份一點也不簡單。Seth Green告訴幣圈KOL兼好友Gary Vaynerchuk說:「我在2021年7月買了這隻猴子,接著花了好幾個月用這個IP發展我的全新影集,然後就在影集公開發表的前幾天,對了,他的名字叫Fred Simian,他被綁架了。」

熱騰騰的《白馬酒館》影集預告。

可以看到,上頭的這齣名為《白馬酒館》(White Horse Tavern)影集預告,最近才剛在Gary Vaynerchuk舉辦的NFT盛會VeeCon上首映。在先前的文章中,我曾介紹過頭像型NFT是全新的IP模式。化名Goner的無聊猿創辦人曾在New Yorker訪問中這麼說:「人們用自己的猿猴來創造任何東西,只會讓品牌成長壯大。」因此,BAYC將商業使用權釋出給持有者,也因此有人拿猴子出來開漢堡店、做衣服,寫小說,就連NFT交易平台Oursong創辦人吳柏蒼也搞了一個元宇宙音樂廠牌0x0,用他的#141猴子當虛擬歌手Medicine Man,發行音樂單曲NFT〈Hello Tokyo〉

Seth Green身為創作者,自然也想用無聊猿來搞IP。在訪談中,Seth Green表示是以「如果你的鄰家酒保其實是#8398無聊猿」為發想主題,架設出一個「長相不重要態度才重要」的世界觀,並以#8398無聊猿作為影集《白馬酒館》的主角 — — 一隻名為Fred Simian的酒吧酒保,發展出這齣加入NFT人物的喜劇影集。

--

--

如果說虛擬實境和元宇宙的起源是柏拉圖的「洞穴寓言」,那區塊鏈的起源是什麼?首先,我們先從區塊鏈的用途來思考。簡而言之,區塊鏈是透過密碼學防偽、使用共識機制運作的分散式帳本。雖說一龍馬教導我們,事情要用「第一性原理思考」(first principle thinking)拆解,但小弟是相信全人類百般發想都必有共同根源的「類比人」。因此,先讓我試寫一段鍵盤民族誌來描述情境:

距今10,000年前,北方有個α部落,南方有個β部落,α部落過著逐水草而居的遊牧生活,β部落過個日出而作的農業生活。每年在秋收之時,β部落就會載著滿滿的農作物北上,到兩部落交接處參加一年一度的市集。在市集上,α部落拿出牲口和β部落交易糧食。往年,一頭牛可以換100斤米,但今年β部落不幸發生牛瘟,牛隻不足恐怕會影響明年的收成。農作欠收,也會影響明年可交易的糧食,對α部落和β部落都不好。於是,α部落和β部落達成協議,α部落先借β部落10頭牛,明年的市集上,β部落得還給α部落1,500斤米(利息貴貴的)。

我借10頭牛,你欠1,500斤米,這筆帳怎麼記?可以由市集在場的人,憑著大家的頭腦來共同記憶。如果年度市集不只一筆交易呢?或者在明年,東方的γ部落也想參加市集賣工藝品,西方δ部落製作一批做工良好的弓箭也想到市集擺攤,那大家怎麼有辦法用人腦記住那麼多筆交易或借貸?因此,帳本的需求出現了。

結繩記事是最早的分散式帳本

這讓我想到《易經》說:「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結繩記事,大概是最早出現的帳本。在《春秋》中也有類似記載:「古者無文字,其有約誓之事,事大大其繩,事小小其繩,結之多少,隨揚眾寡,各執以相考,亦足以相治也。」也就是說,大事結大結,小事結小結,用不同的顏色、材質、粗細的繩子,以及不同的綁法和數量,就可以描述必須記下來的事件,而這套結繩方法只要大家同意,也看得懂,那就行得通。

如果說,把結繩視為一種密碼(沒參與市集的部落看不懂)、立約的各部落都有結繩的副本(以避免正本遭有心人士竄改),那是不是可以說:結繩記事也是以密碼學為基礎的分散式帳本aka區塊鏈呢?

--

--

在我還是個大學生的年紀,當時的女友系上有門教你怎麼編刊物的課,老師要求每個學生在期末DIY一本雜誌當報告,大學生嘛,弄報告總是拖到最後一刻。某個空氣黏黏的夏天週末下午,電風扇吹出來都是熱風,我們躺在床上,閒聊著她暑假要去日本Fuji Rock的事。

「那些團好無聊,我喜歡的團都掛了。」她對我的掃興翻了個白眼。我繼續加碼:「誰要幫27 Club那些樂手辦個天堂音樂祭,我一定會參加。」奇怪的是,她倒也不繼續計較我潑的冷水,猛地就從床上爬起來,走到一旁的書桌開始畫圖。這是我第一次編雜誌,主題是那些偉大死人的音樂祭,她畫插圖、設計海報,我寫音樂祭和表演陣容介紹。

活過27歲,對什麼「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的狂躁三和弦活法早沒了憧憬,但即便擁抱了庸俗的「活久才是贏家」,在發現《Lost Tapes of the 27 Club》這個音樂企劃時,我仍然感到強烈的衝擊感。

聽完這幾首歌,我還以為又是曼德拉效應在搞鬼呢。(來源:Applied Arts Magazine

在一個27 Club活得好好的平行宇宙

遺失的藝術品,是收藏家和愛好者之間永不退場的談資,比如消失了120多年的梵谷素描本Bob Dylan地下室時期的歌詞手稿、演唱會「靴腿」(bootleg)等,這些重新出土的稀品總會引起大家的熱烈討論。至於27 Club,就更是具備浪漫色彩的都市傳說了。

起先有樂迷發現,6、70年代的反文化嬉皮英雄們 — — Jimi Hendrix、Janis Joplin、Rolling Stones的Brian Jones、The Doors的Jim Morrison都死於27歲,不僅如此,更早的30年代藍調OG吉他手,也就是那位傳聞中與魔鬼用靈魂換才華的Robert Johnson也同是27 Club,後來90年代油漬搖滾傳奇Kurt Cobain、2010年代騷靈歌姬Amy Winehouse也都相繼加入了俱樂部。「是巧合嗎?我可不這麼認爲」的柴火就這樣不斷地延續了27 Club的傳說。

如同我當年初次編雜誌的奇想 — — 如果有個音樂祭,陣容不只是華麗,演出還全都是27 Club的偉大樂手呢?結果《Lost Tapes of the 27 Club》把奇想化成了行動 — — 其實27 Club還有未曾發表過的歌曲、甚至他們其實還在寫歌,那些歌聽起來怎麽樣?致力於關懷音樂創作者心理健康的組織Over The Bridge,就使用了AI開源軟體Magenta去機器學習Jimi Hendrix、Jim Morrison、Kurt Cobain、Amy Winehouse等27 Club成員的音樂作品,包括他們使用的樂器、習慣的樂句和旋律、和聲的方式、寫歌詞的主題,創作出由AI譜寫的全新樂曲。

聽歌時間,排名不分先後,按過世時間進行排序:

當然,以上曲目還是請「真人」樂團錄音,AI還沒那麼厲害。

《Lost Tapes of the 27 Club》的起心動念是好的。我們當然知道創作是一條孤獨的道路,但也不能因為才華和作品給我們的感動,就浪漫了藥物濫用和自殺。不信的話,聽聽上面這幾首歌,雖然都是「電腦寫的」,但還是比我想像得好聽。相信你也會認同我大學時期的「天堂音樂祭」幻想,如果他們能活久一點,搞不好我們還有機會看到他們表演呢。

(話說,我還真的看過老Bob Dylan現場,沒有很好看就是了。)

人類可以在元宇宙永生嗎?

2012年Coachella音樂祭,饒舌大佬Snoop Dogg在舞台上「復活」了被槍殺的嘻哈傳奇Tupac。幾假亂真的Tupac全息投影,明明就陰陽相隔,卻能與Snoop Dogg在台上互嗆,舞台下逐漸母湯的觀眾也從瞠目結舌變得嗨到爆炸。

Coachella的觀眾都揉了眼睛,Tupac怎麼活過來了?

另一個例子,是今年(2022)即將在5月底登場的瑞典國寶級天團ABAA的新專輯《Voyage》同名演唱會。ABBA在發行上一張專輯《The Visitors》後隨即解散,這已經是上個世紀80年代的事,睽違40年後回歸,團員們都已經年過70,雖說以年華老去的姿態在舞台上與老歌迷相見也是種感動,但ABBA不願意。

於是,他們找來光影魔幻工業(Industrial Light & Magic)來打造1979年ABBA的Avatar(稱之為ABBAtars),用數位孿生全息投影的青春之姿站上倫敦舞台。演唱會不僅是《Voyage》裡的十首新歌,還會帶來〈Dancing Queen〉、〈Mamma Mia〉等經典曲目,長達一個半小時、共22首歌的表演,服務老粉絲的意味相當濃厚。

不要再信什麼換膚保養品了,真正的抗老化技術在這邊。

相信老粉絲在看完《ABBA Voyage》演唱會後,心中也會不禁感嘆:「如果在另一個宇宙,ABBA沒有解散會怎麼樣呢?」

先前,我曾在後浪潮推坑一部Amazon Prime Video原創影集《上載新生》(Upload)。善意提醒,第二季已開播(雖然我還沒找時間看)。劇情基本設定就是「元宇宙永生」 — — 在未來,人類可以在死後選擇「上傳」到元宇宙,進入虛擬的來生。而仍然活著的親人和朋友,也可以透過VR進入「天堂」。某種程度上,生與死之間不再是最遙遠的距離。

這樣科幻的未來場景,距離實現或許沒有我們想的那般遙遠。建立在區塊鏈上的VR社交平台Somnium Space前陣子發佈了新功能「永生模式」(Live Forever Mode),假使你想在元宇宙永生,你就得支付一筆費用(年費約50美元)給Somnium Space,他們就會開始透過VR裝置錄下你的一切資訊,比如聲音、語調、肢體語言……,再經由AI機器學習創造出元宇宙版本的你。

要是你哪天不幸出了意外,你的親朋好友仍然可以到元宇宙找你,雖然並不是真正的你,但Somnium Space相信,你在元宇宙的AI分身能夠真偽難辨。沒想到吧,生命產業也可以無縫進入元宇宙。

順理成章的好像要點播這首歌。

最後,雖說永生是人類的幾個終極嚮往之一,但我們先別管永生了,來細思極恐一下吧。老實說,我今天早上把後浪潮「大風吹微濕」的全部文章送去機器學習,接著我丟了幾個網址進去,結果AI花了不到10分鐘就幫我寫完這一篇。文章幫我一路看到底的你,有發現這一篇並不是我本人寫的嗎?

--

--

小時候,班上同學有兩種唬爛仔,一種總說自己有陰陽眼,可以看到鬼,一種說自己看過UFO,親戚被外星人抓走過。我既看不到鬼,更沒看過UFO,但自小就對他們羨慕有加。長大後,發現說自己能看到鬼的人越來越少,大概是怕被抓去精神病院,但說自己是外星人的越來越多,好像邏輯怪怪、沒人理解,倒變成了某種值得炫耀的事。

對外星人感興趣的人,第一個會想到的維基詞條大概是「費米悖論」(Fermi Paradox)。費米悖論,高從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費米本人,低至文組小弟如我,都能聊上好幾個小時,如果有「悖論排行榜」這種東西,費米悖論大概是最雅俗共賞的悖論。

50年代的某天中午,費米和幾個同事從實驗室外出吃午餐(同事還包括了氫彈之父愛德華.泰勒),在餐桌上,他們聊起了太空旅行的話題,就和普通的中年大叔閒聊沒兩樣,挺發散的。一開始他們討論飛碟是真的假的,再來聊到超光速,「十年後我們會觀測到超光速物體嗎?」費米心算後說:「機率10%吧!」大夥兒又說,超光速是實現跨星系旅行的唯一方法,緊接著,費米那句留名歷史的問題出現了:「但大家都在哪呢?」(but where is everybody?)

連費米都愛聊UFO的話題。

沒錯,這是人類每回仰望星空都會發出的長嘆。到了60年代,天文學家法蘭克.德雷克(Frank Drake)用無線電搜尋外星文明,開啟「搜尋地外文明計劃」(SETI),並提出用來推測「銀河系內可以和我們接觸的外星智慧文明數量」的德雷克方程式(Drake equation)。60年過去了,除了陰謀論,外星人我們是一個都沒看見,費米悖論依然是一個無解的難題。

不過,「費米悖論」到今日倒也不是一無所獲。基本上,現在對外星文明的看法大致分三派:「外星文明不存在」、「外星文明存在只是不願意和我們接觸」,以及最後一派「外星文明早就和我們接觸了」。

外星文明並不存在

兩個比較耳熟能詳的「外星文明不存在」說法,第一個是「稀有地球假說」(Rare Earth Hypothesis)。

如果說德雷克方程式依據的是地球並不特別的「平庸原則」(Mediocrity Principle),那麼稀有地球假說的基礎則是徹底相反的「金髮姑娘原則」(Goldilocks Principle) — — 那位闖進熊爸爸、熊媽媽、熊小孩家中的金髮女孩,發現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粥最好、不太大也不太小的床和椅子最舒適,地球那麼「剛剛好」的能夠孕育出複雜生命,簡直是某種為生命產生的精心設計,「若太陽再大一些、或再小一些,生命都不會誕生」、「木星的重力阻擋小行星的撞擊,並使太陽系行星都是近乎圓形的軌道,這在太陽系之外很罕見」、「月球造成的海洋潮汐有利於孕育生命」、甚至「地球在銀河系的位置相當罕見,不在銀河中心,沒靠近任何伽馬射線源」…等等。

看起來就像是「為何宇宙是我們看到的這樣子?因為如果它不是這樣子,人類根本就不會在這裡」的人擇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稀有地球假說是自圓其說?是導果為因?還是自我實現的預言?不曉得。可是,相對論和量子物理對時間有著與古典物理學很不同的看法,誰說有因才有果?沒發現外星人,肯定就是因為地球很特別。

--

--

先前,印度神童阿南德(Abhigya Anand)有預言,說金融板塊將會產生位移,打破「窮人更窮、富人更富」的局面,特別是要注意2022年3月16日這個時間點。「特殊星象將對應天秤兩端,但天秤具有平衡的意義,因此沒有絕對的好與壞,肯定的是世界將有巨大的改變,最終人類會因禍得福。」許多人將這個大洗牌,對應在無聊猿遊艇俱樂部(Bored Ape Yacht Club)的公司Yuga Labs發行ApeCoin的這起大事件。

有趣的是,雖然小弟道行不比阿南德,無法指出明確的時間點,但也曾在4個多月前說過「第三波創作者經濟:元宇宙與無用階級大翻身」,描述元宇宙將會給創作者更多的報酬,又在上個月以NFT定義了虛擬宇宙的物,說明「元宇宙的奇異點已經到來」。看來,我和阿南德是「英雄所見略同」(great minds think alike)。

先承認,在場的頭像我一隻都沒有。(來源:Yuga Labs

Yuga Labs值多少錢?矽谷創投公司a16z目前給了它40億美金的估值。Yuga Labs在收購CryptoPunks和Meebits的IP版權後,緊接著發行ApeCoin,並公開在四月推出可使用猿猴幣的猿宇宙「Otherside」,讓Yuga Labs市值立馬往上翻,突破了百億美金。如今,Yuga Labs可說已躍升「元宇宙IP第一品牌」。

ApeCoin網站看看,可以清楚發現固定發行量為10億枚的猿猴幣,有62%是用於「猿宇宙生態系啟動金」(1.5億枚空投給猿猴們,其他歸ApeCoin DAO資金庫使用)。聰明的你,一定知道這是什麼意思。要幹大事才要增資,否則光靠在二級市場交易的2.5%版稅,每個月營收大概也有近1,000萬美金。因此,目前市值大約50億美金的ApeCoin DAO資金庫,將成為壯大IP生態系的資本,為這間號稱「Web3迪士尼」的公司築起可以期待的護城河。

--

--

在上一篇,我們解釋了HTC的元宇宙VIVERSE何以開放且安全,其中,文章藉由支援跨裝置、跨平台之間的互通,以及具備web3精神的錢包登入、個人數位資產的可攜性,來充分表達VIVERSE「開放元宇宙」的模樣。不過,在VIVERSE重要的串接關鍵VIVE Connect上線之前,我也不禁好奇,現在市面上是不是已經有一些類似的產品,能讓我來「元宇宙開箱」一番?

在「打造元宇宙」(Building the Metaverse)部落格中,以此為志業的遊戲產業老司機Jon Radoff寫了一篇〈Comparing Economies in Virtual Worlds〉分析,他把現在的虛擬世界分作四個象限。

虛擬世界有四種:沙盒、圍牆花園、主題公園,以及混搭生態。(來源:Jon Radoff

X軸為封閉(closed)到開放(open)講的是虛擬世界裡的價值創造體系,所謂的「封閉世界」是以遊戲創作者為核心,以中心化的體驗為主,而「開放世界」是以玩家創作者為核心,使用者可同時身兼玩家和創作者,你的創作可以同時回饋自身和虛擬世界的生態和經濟。

Y軸為內部化(internalized)到外部化(externalized),「內部化」指的是所有經濟活動都發生在虛擬世界之內,而「外部化」指的是經濟活動可以溢出到現實世界和不同的虛擬世界。

或許,大家現在對「怎樣才是元宇宙」依然抱持著不同的見解,但開放且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肯定是元宇宙的一大重點,否則元宇宙就只是傳統的MMORPG遊戲,或者是增添了沉浸感體驗的網路而已。因此,我就特地挑選了可直接用錢包登入的Decentraland,來作為這一集「元宇宙開箱」的主題。

Decentraland是一個基於以太坊區塊鏈的網頁虛擬世界,2017年發行mana幣透過ICO(首次代幣發行)募得2,600萬美金,直到2020年2月才正式向公眾開放。由於NFT狂潮,Decentraland在2021年4月開始以NFT的形式販售土地,目前在OpenSea上最便宜的一塊地售價是4.38 ETH(折合約30萬台幣),隨著越來越多品牌、商場、活動策展單位進入Decentraland,元宇宙房地產也逐漸變得越來越夯,就如同現實世界,元宇宙也出現許多圈地買地、租地辦展等等的經濟與娛樂。

第一站:Samsung 837X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