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娜(1)

「你是一個衝動的人嗎?」

我抬起頭,蘇菲亞正低著頭清洗流理臺裡的各種杯子。我看著她想了一會兒。

「可能是吧。不過也要看是什麼事情什麼場合⋯⋯怎麼會想要問我這個問題?」

蘇菲亞仍安靜地在做著清洗的工作。

我突然有種,好像剛剛那問題並不是蘇菲亞問的感覺。我的確聽到了聲音,而那聲音的內容是個問句,聲音的來源方向也的的確確是從我所坐著的吧檯前方而來的沒錯,聲音的音色聽起來也是蘇菲亞的音色。

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肯定,剛剛真有這麼一句話發生。

那就像是你偶然抬頭,看到藍色的天空中,有著清晰的噴射雲痕跡。你能夠想像飛機的機翼在起飛之後,像手術刀一般精準筆直地切開那穩定緩慢的氣流,在空中拖曳出一道痕跡。你能夠清楚想像,你也知道那是它曾經存在的證據,但你卻未曾真正親眼見著它發生。

那些言語輕輕劃開繚繞咖啡廳裡Bocelli的〈 Con te Patiro〉,僅僅那麼一瞬間,話語佔據的那一瞬間,隨後又被縫合起來。

蘇菲亞扭緊水龍頭,甩了甩手,在黑色的圍裙上來回抹擦,確定雙手乾燥之後,才抬起頭對上我的視線。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牛爹牛爹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