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慶幸,聽我說,別過來

「奇怪,為什麼每次我聽到妳有關朋友的男朋友,總是非常糟糕的訊息,到底是有多容易吸引到爛人啊?」

「沒有都啊,也是有幸福快樂的。只不過,聊幸福快樂的事情,多無聊?」

「啊,說的也是。」

想想我們究竟是擔心對方,還是其實到頭來,我們只是慶幸著「幸好不是我」?

然後看著別人的哀傷、愁苦甚至是受折磨,來顯得自己其實眼睛雪亮,高人一等?

但事實上我們又知道,當我們身在其中,又不見得能做得出比她們更高明的選擇。

那天午後,我們約在阪急的無印餐廳。我不怎麼餓,就點了杯飲料,她則點了一個看起來養生,味道似乎也很自然的套餐,份量大小可能是要穿緊身束腹才有辦法餵飽自己的量。

「我不知道酒店小姐原來吃得這麼養生?」

「難得放假嘛,不偶爾顧慮一下,等到我不做了,身體問題都跑出來了怎麼辦?」

「還順利嗎?」

「嗯⋯多虧了老客人啦。我姿色沒那麼好,身材、酒量也普通,又不像其他姊妹們會玩。」

「聽起來很難在那裡生存。」

「對呀,更好笑的是,剛開始我根本沒有任何裙子,只是穿了件很短的熱褲去,就被罵了。後來還是姊姊們借我幾件小禮服穿呢。」

「同事們感覺跟我印象中所知道的氣氛好像都不太一樣。」

「你印象中的是?」

「勾心鬥角之類的。」

「噢,也是有啊。嗯嗯」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她贊同地對自己點了點頭。「但是我們店不大,你說的那些可能要在比較多小姐的店裡才會有吧。」

就算是暗影裡的社會,產業也是會分階級的,甚至更為嚴格。

「我沒有想要太靠近那邊的世界,我在外邊繞繞就好了,我應付不來的。哪天被強姦了我連求救都沒門,只能硬著頭皮吞下去。」

「啊⋯⋯是啊。不知道那邊世界的生活日常如何。」

「還有什麼,錢跟假象啊。牛爹,我知道你很好奇,我也知道你曉得哪裡該煞車,可是噢,我還是得說,要小心那條界線,過去了,你就回不來了。」

我笑了一下。想想從還在雲林一直到現在,總是會有另外一個世界的人跟我說,

「要小心那條界線,別過來。」

重考那年,煙霧瀰漫的人說,「你想聽多少我都可以跟你講,可是啊,牛爹,我不會帶你去的。那裡不是酒店。你不適合那個世界。」他剛說完某次去牛肉場的經驗,說如果不喜歡就要在第一時間推開,不然她在你身上磨蹭久了,都脫到只剩內褲了你還不塞錢,我看你還走不走得出去。過了一會兒,他好像總算準備好了,說起國中的時候,有一次跟學長把兩個學妹帶到校園裡偏僻的圍牆旁,然後他站在一旁,看著學長把東西塞進學妹的嘴巴,接著扯掉學妹裙子底下的內褲,把學妹翻轉過身。學長回頭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然後塞進學妹的下體。

他在跟我說這些事情的時候,眼睛完全沒有看我,而是看著逃生梯旁的玻璃外,火車站前來來往往的行人。好像是在跟我告解,好像把這些事情說出來,他可以,稍微放鬆一點似的。

我一直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來補習班重考,是不是想要洗白?還是有什麼打算?這些我都不知道。學測之後,他也沒有再來補習班了。

國中時可能還在學習如何控制自己,有的時候情緒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就也做了一些至今仍覺匪夷所思的行為,也真的給自己找了一些麻煩。那個時候大概是很率性的覺得,怎麼樣就怎麼樣了吧,管他的。現在想想,還是會覺得有點頭皮發麻。那個時候,也是班上另外一位同學在私底下花了很大的力氣幫我搞定。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他跟我說,「牛爹你不要擔心,事情我搞定了,你不會被打的。只不過,你到底在想什麼?」噢,對了,牛爹這個外號我從國小用到現在(等一下,這是重點嗎?)。

我其實沒為這位朋友賣過什麼命,或替他擋過什麼攻擊什麼的,他那個時候會那麼幫我,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我願意聽他的煩惱,不管他重複幾次,我都願意聽。然後我發現,其實他們的煩惱也不特別,通常都是感情,而且很無聊,但是,很真。

你不見得要為他們做些什麼,你只要真心對待他們好,他們就會待你更好。

而更多時候我的特別,只是因為我跟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我也許在他們眼中,反而成了他們內心世界一塊跟一般社會最接近的聯繫。所有的人都在尋求聯繫,進而確切認知自己,是確實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他們是做了很多壞事,毀了很多人的人生,但他們不是徹底的壞,很多時候,他們只是做了選擇,而且不得不的做了那樣的選擇。

也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恨的那人(或我以為我恨他),當時笑笑地從後面環抱我就好像我們是如此親近的朋友時,我會突然整個人僵住,但接著在心裡嘆了口氣,把過去那一整年的壓抑憤怒,不甘與淚水,全都拋向空中,放了自己一條路。

那個時候,我是真的累了。

好幾年之後,學長跟我說,「牛爹,我知道你對我們的世界很感興趣,聽到你曾經有考慮要過來,我真的很開心,你的身材非常適合,稍微調教一下就非常有用,而且你又有腦袋,非常棒的人才。」學長停了停,好像在尋思怎麼說才適合的樣子。「可是⋯⋯當然我們的薪水還不錯,養個家真的是沒有問題。如果我們出事了,我們會得到這些⋯」學長用手勢比了個數字「還不錯吧?但是是要你出事喔,不是一趟就有。呵呵,可是如果你真的出事了,這個數字到底又算什麼呢?對吧?」

「牛爹,我當年衝動瞞著家裡人進入這個領域,又衝動地交了個女朋友,老天保佑我們還要結婚了呵呵⋯也老天保佑她至今都平平安安⋯⋯牛爹,你還有顧慮,你還有能做而且想做的事情。」

我想,我真的是個很無恥又自私的人。

「別過來。」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牛爹牛爹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