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先生

整整一年前的日记,再也不见的动物园

今天是第二次见到狐狸先生了,这句话从中午到晚上我已经对自己重复了一整天。今天狐狸先生和我说话了,这件事我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第一次见狐狸先生是星期三。之前在脸书翻通讯录时看到过他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一样短所以觉得有些特别。金色的头发带一点卷,斜着眼睛坏笑的样子确实像只机灵魅惑的狐狸。但是那天看到真人时并没有一下子对上号,因为狐狸先生现在头发快和我一样长,身高只比我高三公分左右,体重怕是比我还要轻。在空旷的场地上面对六十多号人,狐狸先生却显得特别沉着干练。只是声音确实很小,站在他身后我其实并没有听清他都说了些什么,只觉得挽起袖子的衬衫和从系紧的领口露出来的项链在狐狸先生的小身板上都显得特别标致好看。

那天教我的是白先生,白先生高高胖胖,皮肤很白,像一颗饱满煮熟的大花生米。白先生教得很快,他一定也觉得这样的训练很无聊。中间高一级的眼镜先生过来巡场,让我们放下白先生已经很嫌弃的阻力带改回徒手练习,白先生在眼镜先生走后对着我们偷偷嘟囔了一句自己的不满。

其实白先生人不错,我今天也是想找白先生继续练的,只是跟同组的人没说过什么话,进来看了一圈也不知道他们都在哪儿。就这样误打误撞进了狐狸先生的队里。

狐狸先生今天穿的是队服,黑色紧身运动衣包裹下能够清晰看到手臂线条。当初秘书小哥发给我的阻力带很短,所以每次做动作打在手上都很疼,只一下都会瞬间红起来。我自认臂力比一般女生强,耐受力也不弱,但是打在手上的疼痛感每次都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动作本身做的不对,但是白先生那天只是一再安慰我说,没办法都是这样的。不知道今天我在手中反复调整阻力带的时候有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心理阴影,倒是狐狸先生看到后立刻过来问是不是带子太短了,我还没来得及点头他就一把拿过去不可思议的感叹到这么短怎么用啦这长度我套脚踝上还差不多,说着马上去扯了一条长了很多的带子回来,细心系好后再递给我。带子末端不规整的边缘,就是狐狸先生牙齿的印迹。

换了带子果然轻松了很多,手也不那么疼了,加上有狐狸先生在,感觉自己就这样一口气练完全部小时数也完全不是问题。狐狸先生教的比较慢,白先生一气呵成的动作,狐狸先生会分解成三个步骤、六个步骤让我们一步步来。我一直认为对自己的身体算是比较自知比较有意识的,会通过观察别人的动作调整自己,不需要镜子也可以很准确的那种。可是有一次明明已经已经摆好姿势了结果意识到自己的手肘有点过低,就着急忙慌地抬起来补救,狐狸先生正好看到一下就被逗笑了,“你一定是觉得好像不太对然后赶快找补,你脸上那表情哈根本藏不住。” 尴尬地在狐狸先生的注视下又做了一次,结果得到了肯定。狐狸先生可能觉得我不够自信,所以之后一直表扬我做得很棒。其实我知道我做的不错,只是有点紧张而已,如果狐狸先生能看到他背过身时我的表情的话。

狐狸先生是个持长弓的射手。他说只有长弓才能够射向天空,不受任何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