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未殆盡

搬嚟都有一排,但係上個禮拜先第一次幫襯,話咁快噚晚又入手。過去睇陣,六點鬆啲,睇完行返屋企,一粒鐘至個半鐘不等。地方闊落過南豐嗰邊好多,一大間舖,好多櫃,有閣仔。租都肯定貴咗一截。

噚晚其中一本,係劉再復先生嘅《什麼是文學 — — 文學常識二十二講》。本書出版之時,我梗係有留意到啦。當年上堂就知道會計劃整理出書,點會唔知?

嗰時唔知有半個鐘定一個鐘 lunch break,有時索性 skip 咗佢算。直踩三個鐘,又冇事噃。喺台灣,有好幾次天氣唔好或者冇心機,可以一日一餐,其餘時間唔落樓,嗰餐之前買定嘅話就直頭全日出房淨係為咗斟水飲(之後通常都係擦返餐勁)。當中或者有多多少少係嗰時練返嚟嘅本事。我都唔知嗰時點樣做到。

我係前一個學期上嘅,講課內容唔記得九成以上,不過總會有啲要點係有印象嘅。譬如話學生腔,我有篇作文正正就犯咗呢個毛病。嗰三腔算係針對我嘅不足,繼而發揮開去嘅。睇到嗰度就記得多謝我喇,哈哈。最難忘嘅,係開頭老師講嘅神瑛侍者。就算典故我早就知道,亦都無減先生演講之動人。今年年初,寫咗首詩,寫到神瑛侍者,其時都有諗起先生。

後半就後一個學期先講嘅。我極少嚟旁聽,一貫我 sit 堂得惰性冇恆心嘅作風。啱喇,帶本書返屋企啦都係,有得同昔日筆記對照並閱。

畢咗業之後,越嚟越想學多啲嘢:我呢140個學分,又有幾多真係我想學又用到嘅呢?單純以呢一段短時間嚟睇,似乎密過、多過之前。興趣又好,裝備又好,冇壞吖。

書睇得好慢。最近睇緊本講編輯嘅書,好簡單,但係拖好耐,都係搭車睇,仲要唔係程程都有得咁做。上個禮拜落雨,隻手要揸住把遮,冇得捧讀摘句,都幾濕滯。或者週末搞掂佢。有時時間許可,睇下維基之餘,仲搵咗幾篇語言學論文睇添,例如有篇係 Stephen Matthews 講動詞同「形容詞」。

(地址:太子荔枝角道79號寶豐大廈地下)


2016年8月25日凌晨寫嗰陣冇標題,而且仲未知莫生啲「事跡」。兩年後嘅同一日,即係星期六,去咗國風堂,撞正記者訪問老闆,買咗一大袋,再去開益買埋林夕嘅《別人的歌》。熱情不復舊時,猶幸仲未殆盡。仲係大學嘅不死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