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參照物」 — 龍與象之爭

(2017–07–16)

昨天看了一段影片, 講述印度近日對中國的邊界挑釁, 其中講道自古以來龍與象的關係, 龍一直不在乎象, 然而象一直很在乎龍. 說書人說這就好像哲學裡面的 Object (他翻譯成「參照物」). 他說印度一直把中國當作一個 Object 參照物, 甚麼都要跟中國比, 軍事, 經濟, 人口等等. 這個引發了我的興趣.

Object 通常翻譯為「客體」, 或是「對象」, 我們常常聽到主客對立就是指這個, 就是在主體之外的便稱為客體. 傳統上是把客體做為關注, 研究的對象, 不光是物體, 也包括事件甚至人, 例如醫生把病人當作「客體」, 有時也會把自己「投擲」出來當作客體. 一旦投擲出來關注, 就與主體成為對立的立場. 這在哲學中一直是解不開的「心病」.

海德格在這邊提出了一個創新的想法, 他把客體再分為「手前義」客體與「及手義」客體, 前者是作為我關注研究的對象, 後者是作為我實踐的對象. 舉例來說, 當我關注一隻鐵鎚時, 他處在「手前義」狀態, 當我用他來釘釘子時, 釘釘子這件事成了「手前義」, 而鐵鎚成了「及手義」.

胡賽爾針對「自我」的認識, 也提出了一個解決之道叫做「自我意識」, 他認為對自我的認識並非把自已投擲出來當作客體, 而是在意識這個世界的同時意識自己. 然而不光是意識自己, 當我釘釘子的時候, 我不光是意識釘子, 也不光是在意識的邊緣意識自己在釘釘子, 我同時也意識到我自己在使用鐵鎚.

再回到龍與象的國際「參照物」, 印度不光是在中國崛起的時候意識中國的強大, 在跟不丹來往的時候, 也會在意識的邊緣意識到不丹跟中國的關係是不是變好了, 因此出兵越界到中國說要保護不丹. 在印度洋上面跟美日聯合軍演的時候, 也會在意識的邊緣意識到喜馬拉雅山的另一邊有一根釘子如芒刺在背, 因次說中國有十數艘艦艇正在印度洋監視印度.

明哲學架構

要回歸正傳, 當我們將明哲學基本架構套入的時候, 一切都會明白. 在明哲學當中, Object (參照物, 客體) 並非唯一重點, 並不是除了主體之外就是客體, 傳統上把事, 物, 人, 甚至自己都當作對象, 與自我對立起來, 然而在明哲學架構下可以一目了然, 第一層是是把物作為對象, 的二層次是把事工作為對象, 然後是內心, 導師, 天, 最高是聖三位. 當人專注在事工時, 萬物便成為一種資源, 在進行事工時, 人同時更掌握萬物的特性, 也掌握自己的心, 當然更掌握與天對話的方法, 這一切都是在進行事工的當下同時進行.

當世界只有主體與客體時, 客體只被區分為對我有益與無益, 愛與恨, 然而在明哲學的架構之下, 怎麼讓事工變得更完美才是重點, 怎麼讓自我變得更完全才是重點, 怎麼得到天的回應才是重點.

當印度強調自己可以同時進行 2.5 場戰爭(對中, 巴, 與內部反對勢力) 的同時, 中國正在極力讓一帶一路偉大事工變得更完美. 而與之相爭的象, 則可以是事工的一部分, 或成為單純的資源. 在明哲學之中, 沒有對立, 沒有憎恨, 只有完全.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Tsun-Hsien Kuo’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