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羅米修斯》

雖然我看過《普羅米修斯》但實在是有些時間了,並不是太記得劇情詳細安排,但在「我不重要 — 系列影評中(20集)」我覺得有幾點是可以再玩味討論的:

一、位階:

  1. 工程師→人→仿生人。大衛能明白理解人類情感卻不會產生人類情感,但在觀看阿拉伯的勞倫斯時卻掉淚,這是理解並模擬人類情感的設計驅動還是追求靈魂的自主練習?
  2. 影評中說了大衛對『人類為何造人?』『因為我們能。』回應了「失望」的態度。但基於第一點,仿生人並不會產生人類情感,所以我覺得這裡更可以解釋成為,大衛獲得了「進行實驗」的肯定,並對於答案如此直白無意義而再次證明自己優異於人類,當然這部分哈洛維的回答可視為對計畫受挫,人類存在意義的失望移情。雖說是無神論者,其實自己才是最存疑自身存在價值。
  3. 就如同「情感」,不同位階下對所謂「情感」的理解不同,所以影評中對工程師的情感臆測推演,就失去了依據和意義(不過那就沒什麼影評好說了w),不過我所以要說明的是:影評中對於最後工程師的殺機解釋,我覺得並不贊同,不是說影評人說錯了,而是說如果電影的本意即是如此,我也不滿意。

二、生命起源:

  1. 在影評中指出導演雷利史考特訪談中指出:「人類並不完全是工程師創造」,並提到了「露西」,我覺得這裡可以帶進「人類演化空白期」的相關論述,並進一步帶進「普羅米修斯」的符號象徵,工程師帶給人類演化中的飛越性演化,原因為何則是另一個臆述,但至少可作為「工程師把人類單純作為異形生物兵器之宿主容器」假說的衝突矛盾點。
  2. 我把「靈魂」或論生命意義也放在這個部分做討論:彼得偉倫對自我進化的強烈執著,以及在 TED 裡演講的內容中,說明了人在能力上已達神的領域,但唯有獲得永生才能直達神格,間接點明了我認為《普羅米修斯》一片中最重要的意旨「進化」,人的進化、仿生人的進化,甚至是神(工程師)的進化,偉倫認為人的進化(或論位階的向上)就是永生,那麼他所創的仿生人不就是已達成超越人類直達神領域嗎?但是偉倫明白:仿生人大衛缺少「靈魂」也就是「情感的產生」,所以偉倫並不介意大衛甚至鍾愛大衛,只因為「它」是處於下位位階;大衛也明白:自體進化的限制就在於「靈魂」,以及對再下位位階的創造給予,所以大衛積極於實驗「演化的進程」用以獲得進化的資料驗證,在這裡我們也可以說仿生人大衛和《異形》中優先執行公司政策(偉倫意志)的仿生人不同,有自主目標的思考貫徹,這設計目的是為了「恐怖谷理論」抑或是人為了滿足「創造」優越則有了一些有趣思考,或可將「自我」及「心物二元」等的相關哲學理論放置其中討論。甚至可以大膽的臆測:維克斯即為擁有「情感產生」的仿生人,一方面可說明了偉倫對維克斯的排斥(可解釋為畏懼),也可解釋維克斯對「自我」認知的錯亂(是否明白自己為仿生人及對大衛的敵意)以及極欲證明自身價值與尋得維克斯認同(認同情感)的劇情元素,而維克斯這個部分的討論還可延伸到同為導演作品《銀翼殺手》中最忠於導演意向的最終剪輯版中的戴克與瑞秋皆為仿生人的劇情安排,人之所以為人的本質意義及價值哲學論證議題。而《普羅米修斯》中對維克斯結局的安排也可進行另一番辯思,是人突破「神作」的宿命神罰毀滅論述安排,還是仿生人(人類、神工程師)對目標追求的典型悲劇陳述,抑或是為符合系列電影中的劇情伏筆或安排。

三、人權

  1. 在影評討論中一再強調了雷利史考特對女權及性別意識的重視及帶入,以《異形》完成體造型的父權對抗及抱面體造型的女權反撲,蕾普莉女性英雄形象,男性先死,甚至《普羅米修斯》中地質及生物科學家的情感流動來解釋,但我本人並不這麼認同這相關議題有被如此重視的置入,這方面應該可以從類型電影中恐怖營造元素的對比運用、《異形》電影年代,以及異形之父 H. R. Giger 來討論,先有 H. R. Giger 的《死靈 IV Necronom IV 》的畫作才讓編劇 Dan O’Bannon 引薦給導演雷利史考特,無機體惡魔、有機金屬、武器骨骼、陽具及女體崇拜、性慾表徵等,皆是 H. R. Giger 的創作元素,創造了融合令人不安又誘惑的恐怖符號,所以我不認為這是建立於女權主義基礎上的精神。但是影評當然可以從這角度切入來討論,那如果加強論述維克斯和偉倫之間的父權對抗,系列電影女主角色的堅毅抗壓,破胸體對懷孕心理的恐懼想像來著重應該也是不錯的方向。
  2. 工程師形象是否有著白種優越主義意涵,當然在相對政治正確下可以於影評中避而不論或說《普羅米修斯》沒有偷渡概念,但工程師就是白,就是高壯,五官深邃的類高加索人形象,而工程師於電影中是上位位階的事實上,白種就是強。不過這設定也許是符合人類演化根據,是最強勢、廣佈的人種,也許符合人類生物學理論(我不懂),或是補充了我上述的「人類演化空白期」的推演。

四、神學

  1. 普羅米修斯:盜火者,先驅著,符合了偉倫公司此項計畫的精神,獲取最跨時代的科技-「永生」,另一方面也可說是隱含了工程師們的部分形象-進化的 DNA 。
  2. 在影評中分析了星球編號並提出神學經典中相關篇章來討論,真的很有意思,我想這個部分也可以把《駭客任務》中車子車牌所指引的經典篇章或是其他電影中所隱含的神學符號線索一併來延伸閱讀解密,應該也是會蠻有趣的。
  3. 巴比倫:在影評中把「神之門」(工程師文字之牆)對應到巴比倫塔,我則不太認同,影評中解釋為皆是通達天堂、神之領域的通道,但畢竟神之門另一側無論是影評中解釋為獻祭室或武器庫都不太似天堂的概念,所以個人覺得類比成潘朵拉之盒還比較有意思,打開了災禍(異形)既出,唯有希望(綠寶石:進化之密鑰?)。
  4. 獻祭:在影評中一再用到獻祭這語詞,但我不太明白在這影評中「獻祭」的語意是什麼,在影片開頭中工程師的分解用了「獻祭」是指自體犧牲?在神之門內用了「獻祭」是指交換代價?還是指敬畏崇拜?所以在這一系列影評中的「獻祭」說,我並不認同。
  5. 原罪:這部分我也頗有質疑,在影評中的其一分析是工程師受罰,人類有了工程師 DNA 就是原罪隱涉,一來工程師為何分解,是受罰還是犧牲未知,二來就算工程師是受罰,人類因此有了原罪,我覺得這是延伸寓意是不是太粗淺了,不過我沒有基礎的神學知識,只是遑論。

最後,異形物種的位階定位;仿生人、人、工程師的進化目標需求;情感與智慧對高階物種必要性探討;也是我感興趣,希望在後續系列電影中能被補完及討論。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辣妹令人心煩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