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Journalism is a Joke

不講本地消息,近期給轟炸的時尚新聞,當然不離很醜的Balenciaga x Crocs那對膠鞋,其實不應多提,誰會想無情情買對Crocs來穿,除非是在街市返工的菜販或賣魚哥哥,皆因有實際需要,若非給Damna Gvasalia挑出來做聯乘,又豈會惹來一番談論;最pathetic是這個談論已是二次,Christopher Kane作為第一位時裝設計師跟Crocs聯乘,傳媒如螞蟻螻蜜糖可以理解,但第一個做是天才,第二個便是……

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作為一個最喜搞hype的創作總監,一方面跟傳媒放風說要重回設計正軌,言下之意是搞少啲gimmick,一個轉身就跟「天下最醜鞋子」聯名,除了精神分裂,又或者十分insecure,非要有點talking point才安心,我都不知應該怎樣估量他好。成件事最諷刺是他也只是執Christopher Kane的二攤,有何值得psyched about?要檢討的是自己,實在不再懂得追逐甚麼潮流,還要日寫夜寫時裝,自己受罪,沒有讀者也是活該(對不起老編)。

不敢說醜的人是可恥的
這便帶到我今天想講的話題上,說「時尚新聞是個笑話」,當然某程度上是口出狂言,畢竟有求便有供,消費者不需要這些報道,自然會消失,但除了慣性報道新系列新產品以外,發問及質疑(建基於合理懷疑上)是記者天職,我們真係要全心擁抱這些新品嗎?當中有幾多真係新?若果真心覺得醜可不可以說?說了又會不會流於主觀?

近日看著荷李活娛樂大亨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醜聞,外媒中有多少行家甚或業內人士,不是早有所聞?當然這兩件事本質大異,性侵是天理不容罪行,設計很醜至多傷眼,但作為時尚媒體從業員,亦會因為品牌財雄勢大,話不敢說得太盡,得罪品牌亦即是得罪自己僱主,全部「藤㨢瓜瓜㨢藤」,搞到最後唯有噤聲,又或不著邊際擦擦邊球就算,這些經驗我有很多,十日十夜也說不完。

Diet Prada又揭Damna連玩gimmick也乾塘,Balenciaga這對鬆糕Clogs的原型也是來自Crocs本身已有的款式。

敢說真話的KOL — — Diet Prada
說回時裝傳媒的積習及問題,有一個小觀察我覺得要拿出來說說,部分媒體同業,總對一些社交網絡走出來的KOL很有點意見,覺得他們只懂拍照出post,但因為follower眾多,受品牌垂青,贊助甚或合作時有所聞,相對地從事時裝媒體的傳統編輯/造型師就備受冷落,但撫心自問,自己做得到一個稱職的時尚媒體從業員嗎?幾時做新聞的可老奉接受品牌的厚待?根本我們需要的是,跟品牌保持適當的距離,才有獨立的觀點去作出批評及建議,作為一個受過新聞專業訓練的時裝記者(很慚愧),對時裝界污染問題鞭撻得最有力的不是時裝記者,指出時裝界抄襲成風的也不是時裝記者,而是一個instagram account — — Diet Prada,夠諷刺了吧?

原文刊於am730 Fashion and the City專欄。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TV Drama Quee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