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適逢野百合學運30週年,今(5)日臺灣學生聯合會、臺灣青年民主協會、台灣公民陣線、經濟民主連合等公民團體及青年團體,共同宣布「未聞島名 — 野百合學運三十週年系列活動」及年輕世代對於新國會五大訴求,當年野百合學運的參與者立法委員范雲也到場支持,並簽署青年世代的「訴求承諾書」。 此次系列活動負責人、臺灣青年民主協會理事吳奕柔表示,「民主是台灣社會的未竟之業」,30年前野百合學運終止萬年國會後,台灣仍經歷多次大規模的學生及社會運動。2004年的樂生療養院保留運動對抗體制對弱勢者的暴力,2014年三一八運動台灣公民與青年佔領國會抵抗中國極權對外的擴張,至一年後全台反高中課綱課綱運動,欲擺脫教育領域的保守意識並注重台灣歷史意識,台灣公民社會與青年學生不斷透過行動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及人權,「未聞島名」的活動名稱,也代表著青年學生企盼「聽見屬於這座島嶼的名字」的初衷。 吳奕柔表示,當年野百合學運的學生,現於台灣社會中成為專家學者、立法委員,乃至於市長等有決策位置、有機會做出改變的角色,因此青年學生在新國會上任一個多月之時,提出「青年參政」、「高教改革」、「勞權提升」、「氣候關注」、「捍衛主權」五大面向的訴求,期望當年的野百合世代成為有決策權的「大人」之時也應積極做出改變,負起當權者應盡的責任與義務,並簽署青年學生此次所提出的五大訴求。

「未聞島名-野百合學運三十週年系列活動」
「未聞島名-野百合學運三十週年系列活動」

文|林秀幸|國立交通大學人文及社會學系副教授、台灣公民陣線發起人 這次選舉結果顯示的是一個「很明確」,加上一個「很模糊」。明確的是蔡總統大勝的意義,模糊的是民眾黨第一次參選就拿下國會第三大黨的政治意涵,然而這個「很模糊」也可能正是台灣政治未來需要著力之處。 民進黨獲得「抗中保台」的政治 scenario 蔡總統從去年1124以來,民調最低時曾經掉到10幾趴,但是卻在一年後獲得有史以來總統大選的最高票。我們可以確定的說,民進黨政府在這一年的時間內,不可能進行多大的變革,比較多的是黨選舉方式的改變和加強,以及短時間內可以進行的應變措施。那麼最大的勝選因素是什麼呢?相信大家都可同意的是,外部情勢的發展。包括美中貿易戰引發的國際民主陣營對中國的圍堵或至少拉警報,以及最為波瀾壯闊的香港人民爭取民主人權之役。兩者也互相影響互相加強其整體效應。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和不分區立委候選名單的強烈傾中,正好呼應香港與國際情勢形塑的「抗中」scenario,讓去年1124缺乏整體政治敘事(narration)的蔡總統,在這個新的情勢中獲得一個強而有力的政治品牌「抗中保台」,並可能加大成為台灣人民今後幾年的政治意識形態。這個明確的訊息和國家方向,讓蔡政府頓時獲得強烈的正當性,也形塑了台灣在國際情勢中的位置定泊:站在美日和歐洲民主陣營的這邊,對抗中國的帝國野心。這是台灣這次選舉的最大收穫,讓圍堵中國的國際情勢穩定前進。

民眾黨的「出線」說了什麼
民眾黨的「出線」說了什麼

台灣公民陣線今日(9日)召開記者會,公佈2020大選政黨票的配票建議 ,呼籲淺藍支持者政黨票改投民進黨,並呼籲時代力量向柯文哲粉絲拉 票,台灣基進向過去含淚支持民進黨的選民拉票,綠黨向原本不投票的 民眾拉票。台灣公民陣線並指出「第三勢力」的真正出路在於多元、開 放的地方政黨體系。 呼籲淺藍支持者政黨票改投民進黨 台灣公民陣線發起人賴中強表示,吳敦義提出的國民黨不分區名單比四 年前朱立倫差多了,此次國民黨不分區當選席次如果高於或等於上次的 11席,將是劣幣驅逐良幣,鼓勵國民黨走向極端。 賴中強指出:此次國民黨不分區名單,不僅有支持港警血腥鎮壓的葉毓 蘭(第二名),有「國軍共軍分不清楚」的吳斯懷(第四名),還有呼應習近 平「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倡議簽署「一中和平協議」的吳敦義(第十 四名),更有長期鼓吹「醫療西進」,掏空健保資源轉作服務陸客「國際 醫療」的張育美(第十一名)。或許國民黨光靠深藍選票,就可以讓前四名 當選。但是,我們要呼籲還在乎中華民國民主體制存續的淺藍選民,千 萬不能讓吳敦義當選進立法院推動「一中和平協議」;我們要呼籲還在 乎中華民國全民健保,在乎民眾就醫權利的淺藍選民,萬萬不能讓張育 美當選進立法院推動「醫療西進」。香港現在每年至少有五萬個中國人 到港就醫,醫院超過負荷,醫護人員加班破表,港人看病,經常要等上 三個月到六個月,這是你要的中華民國嗎?我們呼籲淺藍支持者政黨票 改投民進黨。

到多元民主之路──台灣公民陣線公布政黨票配票建議
到多元民主之路──台灣公民陣線公布政黨票配票建議

第十一號政綱:檢討移工勞動市場,強化移工之勞動暨社會保障 政綱主張 反對擴大移工聘用,反對剝削移工,雇主應為移工提撥6%勞工退休金,勞工保險退休年金之保障適用、離境結算,妥適規劃移工長期居留、公民權與移民可能性 政綱說明 基本問題敘述: 截至本年8月止,在台灣工作之外國移工已超過71萬人,其中產業移工45萬2千餘人、社福移工25萬9千多人,已形成我國重要之勞動力來源,特別在3K行業(31萬多)、家庭看護(25萬7千多)兩大部門,相當程度倚重外籍人力。外籍移工質與量雙重面向之越發重要,產生對於台灣勞動市場之效應,包括本國勞工於相關部門受僱機會之影響,乃至於連動薪資之拉低效果,雖然必須再加精準的評估與掌握,但各界已迭有必須重新檢視與重組移工勞動市場政策之議,以避免加劇本國勞工之諸多結構性問題。 再者,移工進入台灣勞動市場後,亦存有相當多值得關心之問題:移工負擔之仲介費仍居高不下,費用為亞洲之冠,所謂移工逃逸問題始終無法有效抑制-官方當成治安問題加以處理之根本錯誤,乃至移工人權易受侵害,特別是家事服務之家庭看護工,產業移工則常受管理嚴苛、工作環境惡劣與過勞之害,而相對的家庭移工則無勞動法律保障,兩者均無轉換雇主之自由,必須具備相對嚴格之要件時方得進行轉換,其程序又相當繁瑣與困難,問題甚多。

【公民政綱】檢討移工勞動市場,強化移工之勞動暨社會保障
【公民政綱】檢討移工勞動市場,強化移工之勞動暨社會保障

第十號政綱:大幅提高基本工資,帶動產業升級與擴大內需 政綱主張 最低工資制度法制化,推動提高薪資不同方案(針對不同類型之勞工) 政綱說明 基本問題描述: 全球化時代下之勞動市場變遷,低薪部門激增,非典型勞動蔓延,新貧、工作貧窮不斷成長,工會協約工資扮演之保護功能逐漸衰微,在如此之結構性條件下,即便台灣經濟出口暢旺,表現數字不斷攀升,但並未真正反映到薪資與可支配所得,相較於經濟成長,勞動者收入與所得之成長極其有限,以2001年至2016年區間為例,台灣的國內生產毛額還有69%的成長,年複合成長率尚達3.55%,如以此為基礎,每個國民的所得平均應成長58%,但觀察實際之薪資成長,平均而言僅有16%,根據學者的研究,同一時期,相對於薪資的16%成長幅度,整體產業的單位利潤卻增加69%之譜,呈現出兩者結構性的脫鉤,自2001年以降即相當明顯,既使平均薪資看來尚有帳面上的增長,但不同部門之狀況經常更加嚴峻,如工業與服務業全體薪資尚微幅衰退0.6%,換言之,如此之薪資增長至多僅反映了物價,「經濟發展成果之分配」,顯然出了問題,電子零組件製造業利潤成長359%,薪資僅成長50%,批發零售業獲利增加53%,薪資僅增加14%,就是明顯的例子。在所得分配惡化中,「低薪部門的增長」尤其嚴重,以同樣的2001至2016年期間,同屬服務業的批發零售業、支援服務業、住宿餐飲業,增加僱用人數達56萬人,占所有新增低技術員工的63%,其中批發零售的低技術員工占該產業全體員工的74%,支援服務業更高達85%(學者趙文衡研究資料),以官方統計資料為據,月收入不到3萬元者,2016年5月為327萬人,2017年為305萬人、2018年301萬人、2019年299萬人,雖有逐年微降之趨勢-一般認為與基本工資之提高有關,但落入嚴重的低薪族群者仍有300萬人之譜,約佔全體勞動者數量近三分之一,「低薪」當是台灣勞動社會的典型特徵。

【公民政綱】大幅提高基本工資,帶動產業升級與擴大內需
【公民政綱】大幅提高基本工資,帶動產業升級與擴大內需

經濟民主連合/台灣公民陣線記者會新聞稿 今日(30日),經濟民主連合、台灣公民陣線邀請台灣基進、自由台灣黨、台灣團結聯盟、時代力量、綠黨、社會民主黨等長期關心民主防衛制度建構的政黨,在立法院審議「反滲透法」之前,一齊呼籲各黨派立委通過「反滲透法」,防衛台灣民主,反制中國滲透;要求國民黨等親中勢力不該繼續唱和中國國台辦的主張,罔顧國家安全;並且提出修正建議,讓「反滲透法」草案更嚴謹、更周延,從而建立長遠的民主防衛制度。 台灣公民陣線發起人江旻諺表示,考慮到國家安全所面臨的威脅,當前的台灣需要「反滲透法」。他強調,中國從未放棄主張對台灣的主權,更武力威脅台灣人民接受統一。2005年,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宣稱要採取「非和平的措施」侵害台灣主權地位。至今,中國對台的統戰工作,已經由軍事恫嚇、外交壓迫、經濟利誘、賄賂收買等政治經濟手段,進化到對外媒體宣傳、操作內部分裂、執行資訊戰攻擊等混合型的戰爭模式。江旻諺認為,中國全方位地進犯台灣社會,其中重要工作即是影響台灣內部的民主體制,讓台灣民選政府「自行決定」不與其對抗,乃致於選擇放棄防衛,或甚至主動接受併吞。

公民站出來!防衛台灣民主,反制中國滲透:反滲透法 vs 反分裂法
公民站出來!防衛台灣民主,反制中國滲透:反滲透法 vs 反分裂法

第五號政綱:總統職權法制化,權責相符明算帳 政綱主張 制定〈總統職權行使法〉,明訂總統職權行使之程序、總統與行政院及各部會間互動應遵循的規範,期能在修憲前局部解決憲政體制混亂所造成的問題,蓄積未來修憲的改革動能。 政綱說明 基本問題描述 總統與行政院在憲法中的權限不清、責任不明。一方面,民選總統多於選前做出各種執政承諾,卻因為不是憲法規定的全國最高行政機關,實際上缺少落實政見所需的相應決策資源與手段,常要藉由「體制外」途徑介入行政院的施政,才能「承擔」選民付託;另一方面,總統實際掌有決策權時,既不受到總統制下各種權力分立制衡機制的約束,也僅需由行政院長出面在立院為政策辯護,而規避掉內閣制下執政者對國會負責的要求。 理由 現行體制下總統與行政院長權責不明、總統有權無責或有責無能的問題,雖是歷次修憲東施效顰的結果,但多年來透過修憲解決憲政體制陳痾的呼聲,均只聞樓梯響。實際掌權者在執政時多半欠缺堅強的政治意志帶領修憲改革,反而繼續坐享能在模糊空間中任意遊走的制度紅利,但高門檻的修憲程序確實也是實現憲改的巨大阻礙。 在修憲之外,以法律進行局部的「實質憲改」,雖有其框架上之極限,但仍具有積極而重要的意義。畢竟在各憲政機關中,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於其職權之行使上,均具有法律位階之規範以資遵循,唯獨總統權限之行使,竟未有明確之相關法律依據。

【公民政綱】總統職權法制化,權責相符明算帳
【公民政綱】總統職權法制化,權責相符明算帳
台灣公民陣線

台灣公民陣線

成立於今年3月18日的台灣公民陣線,以打造自由、平等、團結、永續的台灣共同體為目標,經過八個月的討論,針對2020大選以及國家發展願景提出十四項「公民政綱」,要「穩步求進」,凝聚社會對台灣重大政治問題的階段性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