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專業電影觀後感|《 It 》

內容有雷,欲觀看者勿入。
部分圖片易引起不適,不喜恐怖片者勿入。

我不是個專業的影評,只是一個喜歡看看電影的人,然後用自己淺薄的知識說說話的人。以下言論僅代表本人立場,青菜蘿蔔各有喜好,如有觀念衝突,非常歡迎一起喝杯茶來聊聊!

圖片來源:https://goo.gl/qRyz5C

一個大雨的日子,年幼的 George 開心地拿著哥哥 Bill 為他製作的紙船到外頭玩耍。紙船不慎滑入路邊的水溝,被潛伏在下水道的「牠」撿起。
在一番詭異的交談過後,George 拿回紙船想快步離開,「牠」的血盆大口在轉瞬間毫不留情地咬下,「牠」奪走了 George 的一隻手臂,將開心出遊的小男孩拖進下水道,留下鮮紅的血液與雨水逕自匯集成河。

大雨讓血水流得急,劇情也急轉直下,非常震撼卻又不太意外地展開了。

圖片來源:https://goo.gl/68mQjV

「牠」的名字叫做 Penny Wise,是個外型為小丑,並以獵食人類維生的惡靈。在某個小鎮徘徊數世紀,原因不明,導致該小鎮的成年人口死亡率高出其他地區六倍,未成年孩童的死亡率更為驚人。

Bill 對弟弟的死一直無法釋懷,拉著三五好友,處心積慮想要到下水道的匯集處一探究竟。這段日子裡,小鎮上有越來越多的孩子無故失蹤,弔詭的是,鎮民們的態度漠然至極。

「 George 只是失蹤了,如果我們用盡全力,一定會找到、一定會找到、一定會….」

「牠」被孩子們不畏懼的尋找真相挑釁了,開始化身成每個人心中的「恐懼」,試圖崩解他們的勇氣。這段互鬥的過程,是我認為整部電影裡最讓我驚悚的。不過因為主角群人數不少,所以我只挑了最有感觸、想法的 Beverly來說。

圖片來源:https://goo.gl/C3fKoV

先來講講主角群中唯一的女生,Beverly。

他與爸爸一起生活,雖然沒有特別交代,但看得出來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單親家庭。某天,Beverly 到藥局買了衛生棉條(正是他與其他男孩子們相遇的契機),躡手躡腳的回到家中。

突然出現的父親,看著他手上的塑膠袋,詢問裡面裝了什麼東西,「Nothing.」明明是普通的生活必需品,為何 Beverly 不敢正面回答?

「Are you still my little girl ,Bev ?」他的父親語氣嚴肅凝重,單手撫摸的女兒的長髮,一路輕撫到頸部。
「 Yes ,of course ,daddy.」父親的追問,迫使著 Beverly 聲音顫抖。逐漸長大成人的女孩,依舊只能活在父親的陰影下。

查了資料後才發現,原著小說中花了不少篇幅在描寫 Bev 與父親的家暴關係,在電影中可能礙於篇幅斟酌刪去了。不過,「牠」襲擊 Bev 的形式,在電影中可能是最隱晦、最意象式的。

那天,Bev 一個人待在浴室。洗手台傳來陣陣孩童的細語呢喃:「Beverly, Beverly……」是那些失蹤的孩子們的聲音。於是 Bev 基於好奇靠近了洗手台(心中吶喊:為什麼恐怖片的演員聽到聲音都要走過去啊啊啊啊啊啊),轉瞬間,竄出了一條條猶如怪手的頭髮綁住了 Bev,試圖將他拉進洗手台。

洗手台開始湧出大量的血,噴向天花板。整間浴室濺滿了暗紅,Bev 放聲大叫,引來父親的探視,但父親卻沒有發現浴室的任何異常,不曉得是刻意地忽視,還是真的看不見。

圖片來源:https://goo.gl/L4GQ6L

一般來說,青少年對於生理的成長會感到喜悅,對 Bev 來說卻不是如此。

在我看來,Bev 有意識地抗拒自己是「女性」的身份。他憤怒地在浴室裡剪掉被父親撫摸過的長髮,拒絕告訴父親月經來潮,他似乎一直在努力遮掩「女性」的所有表象,不讓父親可以對「女兒」有任何作為。可以作為女性符號的「長髮」,從洗手台湧出的「鮮血」(象徵女性的經血),是 Bev 不願承認的表象與本質,或許就是他的心魔。

不想變成女人,變成女人就不是父親的 little girl,這樣太可怕。
不能成為女人,成為女人可能會有更嚴重的侵犯,這樣很危險。

以上是個人的腦補猜測,雖然不一定是編劇的設定,但這些元素讓我組成了這樣的結論,個人認為還算合理,不曉得各位看官是否能接受。

圖片來源:https://goo.gl/CUVCtV

對於整部電影的感想呢,其實是覺得有點可惜。電影中比較著重的是主角 Bill 與唯一的女孩 Beverly,其他男孩的恐懼與境遇,個人認為還滿有可看性的,可能礙於篇幅就刪去了吧。

小說翻拍電影,很常碰到的難題大概是「篇幅」吧。影像不比文字,簡單扼要,一句 50 個字的段落,影像可能需要用 1、2 分鐘來呈現。

所以當一個故事由很多支線組成時,要不是需要拍攝很多集,要不就是只拍一集卻可能成效不彰。《 It 》的主角群就有 7 人,7 個人有 7 種心魔、7 個支線,這對於一個製作團隊來說真的是太可怕的數字(抖)。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件有趣的事。

我喜歡看恐怖片,但僅限於「離我生活很遠的題材」,房間、廁所等等的故事內容,逼我吃蔥我也不敢看。
最享受的是,我會刻意意識到電影的剪輯設計,與音效、配樂使用,得知「要來了,要來嚇我了」的那種恐懼堆疊(而且還乖乖讓自己的害怕累積上去),因為如果我意識到了這些設計,還是被嚇到的話,或許就代表真的非常恐怖,是個成功的設計呢。

誠徵願意花錢跟我一起被嚇的電影同好!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劉家萱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