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纏綿,只因我們都寂寞。」—淺談成人漫畫家幾花丹色(幾花にいろ)

有人說,幾花丹色(幾花にいろ)的作品充滿魔性:畫功談不上頂尖、女角的眼神奇怪、性愛的場面變化不多,但每次看完總是令人久久不能釋懷。他的筆下盡是都市男女的性愛日和,例如大學的前輩和後輩、女上司和男下屬、在異地偶遇的同鄉、或者準備結婚的小情侶等等。雖然每個角色的背景不盡相同,但說到底也不過是活在大城市之下的小人物。我想,這正正是幾花丹色的作品令人著迷的真正原因——故事的主角也好、故事以外的我們也好,同樣活在一個寂寞的城市,得了一場名為寂寞的病。


幾花丹色是近年開始活躍的成人漫畫家。2015年11月,幾花丹色憑《開き直り》初次於男性向成人漫畫雜誌《Comic アンスリウム》上登場。憑著獨特的畫風,初次登場就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半年之後,再次於這本雜誌上刊載他的第二套作品《軟著地》而大受歡迎,正式開始成為職業成人漫畫家。後來在2016年開始於另一本雜誌《Comic 快楽天》上連載短編。至今約推出了十多篇短篇漫畫,以及由五篇短篇所構成的《彼女之秘密》系列。

《燦爛》COMIC 快楽天2017年4月號

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成人漫畫界,幾花丹色之所以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成名,罕見的畫風是一個先決的因素。無論是《Comic アンスリウム》還是《Comic 快楽天》,主要的目標客群始終也是男性,偏偏幾花丹色的畫風卻一點也不男性。例如像女性漫畫般的丹鳳眼畫法、偏向方正的骨架和肌肉線條、還有時而率性時而粗獷的畫風切換,給人一種近似女性向漫畫的感覺。

雖然有些人認為幾花丹色的畫工粗糙不討喜,但從一些細節上可以看出他有著自己一套美學。相較於一般漫畫家,幾花丹色構圖有一種濃厚的電影感,例如他會執重於環境的描述,高角度和低角度互換,適當地剪裁畫面上的內容,單單以手指或腳掌含蓄地展現出交歡的激烈程度,活像一套文藝小品。還有就是他筆下的角色服裝,總是有著一種時尚感,每位女角的衣著,既能展現各自的性格,同時亦付合服飾設計的TPO三原則(時間Time、地點Place、目的Object)。

當這些硬件配合起來,便構成了幾花丹色作品中的基調——寫實感。這種寫實、貼地為主的二次元作品在表圈(非18禁類)已經早有出現,例如新海誠的《秒速五厘米》和《言葉之庭》,淺野いにお的《光之城》和《 ソラニン (樂與路/手拉你)》(有趣的是丹色(にいろ)和いにお發音也有點相似)。而無論是新海誠、淺野いにお還是幾花丹色也好,在寫實感的包裝之下,真正想要展示給觀眾的,是現代人寂寞的心靈。


不過是一座圍城 ―《落下流水》

「只有一個人留在鄉下好寂寞喔,今天能重遇你,實在太好了。」—《落下流水》COMIC アンスリウム 2017年5月號
「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裏的人想逃出來」—法國諺語

這句諺語,恰巧是現在日本人的寫照。眾所周知,日本人一直受少子化現象困擾,加上大部份鄉土地區的年輕人為了工作和學業而流向主要都市,令偏遠地方日漸喪失動力。但近年這種情況似乎稍有改收變,當全國上下的年輕人都投奔大城市,但城市卻沒有能力完全消化勞動力供應,那些多餘的勞動人口又該何去何從?

《落下流水》的女主角沖島正是這群不被大都市需要的一群人——當初想要在大城市大展拳腳而離鄉背井,雖然已經努力過,但際遇這種事還是不能控制,最終只有回到自己家鄉,在便利店和超級市場打工。正好在打工的時候遇上了以前的後輩。由於在鄉下地方以及工作性質的關係,身邊自然也沒有可以聊天甚至戀愛的對象。不知道是因為空虛、寂寞還是好感,女主角順水推舟和對自己有好感的後輩上了賓館。

這篇短篇作品表面上是一個學姐色誘學弟的故事,但在性欲和激情的背後,真正想描述的是U-Turn人口*(從家鄉遷移至城市,再由城市遷移回家鄉)的失落和寂寥。有趣的是,沖島明明是這個社會洪流中脫落的一群人,卻在與學弟的性愛之中扮演主動和誘導的角色,完事之後卻又流露出自己軟弱和沒有自信的一面。

我想,這種反差和矛盾感,是每個都市人的寫照。像沖島這樣下班後和學弟大戰三百回合也好,像大排檔的大叔們酒過三巡繼而問侯他娘也好,甚至像我這樣下班後急忙回家打手槍也好,都不過是想暫時忘記那個為了工作和生活而唯唯諾諾的自己,從這個抑壓的圍城、還有被液壓的軀體中逃離。


需要被人所需要 ―《視野》

「說不定你只是想搞一夜情,但是我真的非常開心。有個在等待自己的人在,真好啊。」―《視野》COMIC 快楽天2016年12月號

文乃幾乎每天上班前都坐在快餐店的角落安靜地看書,壯人則是個喜歡坐在快餐店工作的自由設計師。他們在很久以前就在意著對方,文乃一直也在意壯人那雙俐落地敲打鍵盤的手和聲音,壯人亦十分在意文乃那個和美貌不相付的差勁坐姿。雖然彼此都互相在意對方,但他們從來都沒有和對方說過半句話。

直到一天,快餐店內沒有空席,看到遲來的壯人不知所措,文乃便讓出了旁邊的位置,本來那條不曾交集的平行線因而交錯。「你總是在這兒擺弄電腦吧?」文乃好奇的一問,打開了兩個人之間的對話框。當氣氛正濃之際,壯人想說能不能約文乃,但文乃卻到了上班的時間,不想浪費機會的壯人說等到她下班也可以,雖然文乃看上去有點害羞,但還是留下了「沒所謂」這三個字給壯人。

「她說沒所謂,只要能在夜裡翻來覆去的時候有寄託。」—《她說》孫燕姿(詞)

下班後,壯人和文乃找了一個地方談了一下。文乃說,會答應壯人的邀約,不只是因為在意他,而是因為在工作的地方過得不開心,當壯人說會等她下班的時候,心中泛起了一個念頭:雖然工作不太順心,但假如辛勞工作完後,有一個人在等待著自己,對自己有所渴求,事情會不會變得不一樣?

除了基本的生活所需之外,人最需要的是什麼?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答案,但無論答案如何,說到最後還是「被需要」的感覺。作為群居生物,我們都渴望在一個群體之中找尋一個定位,只有當我們被他人所需要的時候,我們才可以確立到自身的價值,存在的意義。文乃的苦惱,其實和很多剛進社會不久的年輕人非常相似。一間公司不會因為少了一個員工就不能運作,而自己作為這個龐大機器中的一個細小、可以更替的齒輪,又應該如何自處?

最後,文乃和壯人在纏綿過後成為了戀人。到底是因為找不到心靈上的支撐點而依靠著對方,還是真心喜歡這個人,其實已經不重要——在這個冷漠的都市,遇到一個會等待自己的人,已經是無比幸福的一件事。


出軌和被出軌的理由 ―《彼女的秘密》

「我有很多很遜的地方,就像這條疤痕。以後我會好好給你看的,所以,請不要再做那樣的事了。」―《彼女の秘密II》 COMIC アンスリウム2017年7月號

小圭目睹他的男朋友弘樹出軌。

事情發生在數個小時前,小圭正在和好朋友麻里那喝酒,酒量不算好的小圭很快就醉了,還打了一通電話給弘樹。弘樹有點擔心小圭,所以就趕到小圭所在的居酒屋。

居酒屋內,小圭已經醉得一塌胡塗,一看到他,小圭就捏著他的耳朵說:「弘樹你有沒有劈腿?」坐在一旁的麻里那解釋說,剛才只是打趣逗一逗小圭,說交往這麼久也沒做過愛,對方遲早也忍不住會出軌的。沒想到小圭聽完後就像瘋了一樣喝過不停,還乘著醉意想要逼弘樹招供,最後醉到不醒人事呼呼大睡。

把小圭帶回家之後,麻里那和弘樹談到為什麼小圭不願意做愛。麻里那想起小圭總是拒絕她去泳池和溫泉的邀約,猜想著她會不會是對自己身材沒自信。在好奇心驅使之下,麻里那掀起小圭的衣服,窺看到小圭的秘密。

不知道是出於醉意,還是出於對小圭的愧疚感,擔心小圭的麻里那對弘樹說:「我會找個適當的時候再勸說她。」「假如還是忍不住的話,就讓我來幫你解決掉吧。」本來弘樹是打算想要拒絕,但在身為風俗娘**的麻里那半推半就之下,弘樹還是按捺不住和麻里那做了 ——

「說到底,所有的原因出在我身上。」酒醒的小圭,看到弘樹和麻里那高潮過後,兩人無力地攤在地上的模樣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弘樹會把持不住,是他的錯。但如果當初自己可以坦率一點,相信弘樹的愛不會被自己的瘡疤嚇怕,相信弘樹會接受那個沒有自信的自己,這件事又是否可以避免?

「我有一個提案。讓我迷上你,迷到沒有你的肉棒就活不下去的程度。如果這樣都不行的話,那我們就分手吧。」―《彼女の秘密II》 COMIC アンスリウム2017年7月號

人總是花光心血,只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完美,卻沒有想到無論再怎麼努力,也絕對不會變得完美。努力珍惜那個接受自己不完美的人,珍惜可以好好擁抱的每分每秒,也許才是相對有效的做法。


看得破紅塵,看不透自己 ―《各人的秘密》

「沒法把她的表情從腦袋抽離......就連被她破口大罵,也沒能做到。」―《それぞれの秘密II》 COMIC アンスリウム2017年12月號

她總是不停在男人之間來來去去,看上去樂此不疲,讓身邊的人都覺得她淫亂不堪。在他人的眼中,麻里那就是那種率性而扭曲的人。但又有多少人會去想想看,一個人的行為和背後的動機,往往不是那麼直接可以看得透?

被小圭目睹自己和弘樹做愛後的數天,麻里那回到以往的那種狀況,隨便喚了個男人,做著平時也一直有做的事。唯一不同的是,當肉棒進入陰道的時候,口中發出的,不是歡愉,而是嗚咽。

「和兩三個男人睡過的女人是非常污穢不潔的,但和千個男人睡過的女人卻比處女還要純潔。」 — 太宰治

睡過千個男人的女人和睡過兩三個男人的女人最大分別,是她們不會輕易把情感投放在男人身上。會提出替弘樹解決性需要,不盡是為了守著小圭身上的秘密。麻里那曾經與與數不盡的男人有過魚水之歡,她知道自己是絕對不會愛上弘樹,也知道自己比小圭更為清楚男人的本質,與其讓那些不能將性和愛完全分割的女人從小圭身邊搶走弘樹,還不如讓不會愛上弘樹的自己來解決這個問題。

「我朋友很少,要是連剩下的都不重視——」為了讓弘樹可以給小圭多一點時間,她才會做出這種舉動。看似貿然率性,但這卻是麻里那憑著自己經驗而得出的結論。直到小圭把錢塞到自己手上,連半點辯解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拒之門外,那個一直自信滿滿、總是談笑風生的麻里那沉默了。

「已經沒有辦法啊......因為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それぞれの秘密II》 COMIC アンスリウム2017年12月號

當那個不怎麼熟悉的男人用下體進入了自己體內,麻里那想起了那晚的事,想起了小圭那個表情,然後,那個在子宮更深更暗的地方泛起了漣漪,變成洶湧的海浪,奪眶而出。

以為自己不會再為男人動情,最後卻為了一個女人流淚。原來,當我們以為自己看破了紅塵,其實最看不透的,總是自己。


纏綿,只因我們都寂寞

《咬合》COMIC 快楽天2016年10月號

幾花丹色的作品最大魅力,就是展現出「寂寞」這件事。

「寂寞」和「孤獨」是兩件不相同的事。「孤獨」是一件主動、由內而外的事。例如不出席同事的飯局、不參加陌生人的婚禮,不答應舊情人的約會,只是想自己一個人安安靜靜不被打擾,不用為人際或社交浪費心神,這就是孤獨。「寂寞」是一件被動、由外而內的事,是外在的環境或別人的反應中產生的情感。像是被喜歡的人拒絕,被同事所遺忘,被家人所嫌棄,才會產生出寂寞這種感情。

孤獨是一種值得自豪的態度,但寂寞是一場不請自來的絕症。無論是幾花丹色筆下的人物,還是現實中的你和我,都無可避免要面對這個問題。我們固然可以斷絕和世界的聯繫,例如放逐自己、了結自己。又或者,找一個同樣寂寞的人,相濡以沬,成為對方的止痛藥。

在能夠傾訴的時候盡情傾訴,在能夠擁抱的時候盡情擁抱,在能夠纏綿的時侯盡情纏綿,在能夠做愛的時候盡情做愛,珍惜不是一個人的時間,抓緊兩個人相處的分秒。我想,這就是幾花丹色的作品中想要傳遞的訊息。

畢竟,我們都身患了這樣的一種病,要不放棄治療,要不就死馬當活馬醫。當我們活在這個寂寞的世界,也就只能這樣了。


  • * 近年用來形容日本人口遷移的詞語,分別有I-turn migration(從鄉下遷移到大城市)、U-turn migration(遷移至大城市,最後回到鄉下)以及V-turn migration(遷移至大城市,然後再搬遷至其他城市)。
  • ** 風俗娘是日本從事色情行業女性的統稱,但不代表所有風俗娘都會提供性服務。故事中麻里那說過她只是負責替客人洗澡或者用手/口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