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Followers
·
Follow

回顧 UI/UX 的三週年

從小小接案公司走進系統產品公司、開啟接案生涯的三年回憶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http://vernagong.com/

距離上一篇文章一年多了,這一年家裡和工作都可謂轟轟烈烈,我看見了不足的自己,從懷疑、失落和恐懼,到有點勇氣去正視這樣的自己,決定寫下這三年在工作上的收穫,誤人子弟。

2016年8月,踏進 UX/UI

我還是覺得當時的想法匪夷所思,可能有時候工作是一種機運,我就這樣去到一間小小的接案公司當起唯一的 UX/UI 設計師了。

相信每件事在將來都會有意義。

因為整間公司也只有三個人,在這裡遇到的工作從開發票、寫標案、 PM、UX/UI、到簡單的網頁前端都有,也讓我知道沒有人教也能參透的能力很重要,這些能力可能不會當下有用,但有時候會有意外的收穫,我曾經很痛苦的學怎麼改 Bootstrap、怎麼用 AWS 跟 GCP,只為了幫客戶刻一個形象官網,到後來改版自己的網站已經變成每年都會發生的例行公事了。

再一個例子是因為後來沒有 PM 了,我就當起了對客戶方的 PM,當然當時沒有做得很好,但也藉此我看見了 PM 的兩難,他給了我機會去看見別的職位的樣貌。這間公司在後來有一部分是因為感到工作太雜而離開,但每件事情都會有意義的,這裡的一切回想起來,是奠定我作為一個做事速度還算可以的設計師很重要的基礎吧。

不需要因為沒經驗就不敢表達。

很慶幸自己一路上遇到的同事都和藹可親,或是 EQ 很高懶得跟我發脾氣。曾經遇到剛畢業的人告訴我,他覺得自己沒有經驗,「怎麼可以去說自己想要做什麼」、「他們資深應該講得比較對」。聽了其實很詫異,因為以前的我通常是連功能都沒跟老闆對過就直接去找客戶了,比起來簡直膽大包天吧。但我還是想說,敬老尊賢是很好的美德,不過每個人都有第一次、都是從沒經驗到有經驗的,設計師沒想法或不表達,可能比想了一個天馬行空還可怕。

把自己丟進一個陌生的領域,狗急跳牆也未可知。

看過很多說自己不是學 UX/UI 的,是不是要先去找一間有平面又有 UX/UI 的公司,去當平面然後慢慢學? 我心裡的答案是:可以,但不必要。

就連現在回顧,自己當初連Sketch都不會用,說我勇敢不如說當時的老闆跟工程師勇敢吧。再給我一次機會,還會有勇氣嗎,所以如果還有哪間公司有膽量用你,在他要你走路之前,能直接當個 UX/UI 就去吧,會學得更快,而且付你錢的人都相信你了啊!

2018年2月,接案公司與產品公司的差異

每個專案或產品都有不同的關鍵人物,關鍵人物與使用者的拉扯,是作為設計師都該好好審視的事。

這場面試之前,我在接案公司裡的工作方式與地位早已穩固,當我可以同時處理多個專案的情況下,即便知道過往作品會受到客戶影響而不盡人意,卻也是個個上線的專案,我還沒有意識到有多不足。

「這些專案,你當初的需求究竟是什麼?你為使用者解決了什麼問題?」Dcard設計師的一句話,當下的我竟然答不出來,因為當時的工作流程,都是客戶給一句期望:我們想要一個電子聯絡本的App,我就開始依照自己的想像創造一個版本來跟客戶討論、過程中客戶的所有意見我們幾乎照單全收,原因很簡單:賺錢。當專案的目的就在賺錢,這些付錢的關鍵人物的意見,早已遠遠將使用者拋在腦後,說真的當時的我,腦中閃過的是如果真的沒有需求呢?每個產品都應該使用者優先嗎?

這場面試讓我決定了一定要進入一間產品公司看看產品生態,也開始發現自己雖然能很快的滿足的客人的要求,但真正使用產品的使用者該怎麼跟關鍵人物們取得平衡,是作為設計師都該好好審視的事。

2018年8月,系統產品公司

之後進的公司我都會在心裡訂下目標:看清楚產品設計的發想過程、和其他設計師合作。

但其實剛進去我就體會了產品之大而無暇顧及其他,當時要做的主題是:把目前單店版本的 POS 系統進化成多店模式。整整前一個月我都在想怎麼下手、而且幾乎毫無頭緒,他涵蓋了店面裡的 POS 硬體及 web console 中的階層管理架構,而我之前連後台都沒參與過,更不用說對 POS 這個領域的陌生。

這裡的設計部門,設計流程算是完整,業務會幫忙聯絡產業的客戶,來讓我們進行訪談,並將訪談結果轉化成產品功能、製作出IA架構後,我跟幾位UX設計師一起分工完成 wireframe 及互動規範,再由另一位 GUI 完成產品介面後進行開發。

因為公司步調比較慢,三個月多只完成了健身 POS 系統的一對一教練相關功能,包含課程簽到、課程拆帳、教練與團體課程的整合等,大多是 web console 的內容。也在這段期間做了第一個 side project ,主要目的是想彌補過去的作品從來都沒有好好調查過市場及使用者。

你不是擁有十年的工作經驗,而只是一份工作做了十年。

這間公司只待了短短四個月,原因是後來公司讓設計師發揮的空間變小,也跟公司理念不同而決定離開。

四個月實在是個藏不起來但又很短的經歷,無疑會讓人懷疑這麼快就離開是不是因為抗壓性不足?都還沒把該做的事情做熟悉就離開是不是眼高手低了?這些念頭到現在也都沒有明確答案,我必須承認這個決定衝動、但也不後悔。「你不是擁有十年的工作經驗,而只是一份工作做了十年」偶然在誠品看到一本書上寫了這句話,讓我認為比起被說每個工作的年資很短、我更怕的是沒有達到這個社會對於一個 3 年經驗設計師的期待。

但依然說這個決定衝動,是因為後來的我發現,每個人進入一間公司都是從很喜歡、開始有點懷疑,到有了不認同或是更好的去處而離開。這沒有對錯,就像分手可能只是個性不合、不代表對方十惡不赦。因此後來我訂下了:除非是有更接近自己目標的公司上門,否則該等到一間公司有了超過 3 個讓我無法接受的理由再考慮離開,或許能給年資和學習一個平衡點。

2018年12月,做一個國外產品

延續 POS 公司的目標,我來到了一間做電動機車及汽車充電系統的公司。有趣的是決定離開 POS 公司時,心裡覺得自己還不適合去設計一個複雜的系統,或許該找個簡單一點的產品,但等我確定了 offer 再回首,發現自己要面對的是一個更難的產品,而且這個先驅的市場更沒有競品可以參考。

這也是我第一次開始接觸用戶在國外的產品,我都記得當時的可笑對話。

我:「這個英文文案是要自己寫嗎?」

同事:「對啊」

我:「…」本人的英文可是高一中級過了之後每況愈下、宛如一灘死水了呢

後來跟同事聊天,這間公司對於英文的影響大概是這樣的:之後看到長篇英文不會嚇到,至少會冷靜的貼到 google 翻譯。

做產品就像說一個故事。

在這間公司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說故事,一開始還很困惑和質疑,一個功能怎麼講故事?

事實證明這件事很重要,每個設計師都需要幫自己的產品或專案說一個故事,他不是真的要你創造一個童話般的故事,而是一個完整的脈絡,讓別人理解你的決定或過程。就像在作品集中解釋你的作品時,由客群開始,訴說一連串怎麼看見痛點、怎麼發想及決定解決方法、如何進行設計討論到最後開發上線的過程。

每間公司都有自己的步調,設計師也該有自己的設計方法。

這裡有兩個最特別的地方,一是我們從來不畫 wireframe,因為來不及畫、也因為向上溝通時有完整的視覺會好很多;二是需求通常只有一兩句話,剩下的靠你了。

這件事對剛從有完設計分工、連 GUI 都分開的公司過來的我,驚訝也懷疑。但這裡的步伐確實也比 POS 公司快很多,我們過去每週規劃一版功能,在需要透過視覺來更好向上溝通的前提下,wireframe 通常只會出現在紙上,碰上的問題是常常翻版就重畫、要建立 design system 的時候也總是計畫趕不上變化。

我同時也開始發現每間公司的做事方式不盡相同,書本裡的設計流程是設計師們最想做到的事,卻很難永遠適用,當我們認為應該先了解市場、先訪談或調查,但我的產品史無前例,這時候的訪談就必須換個方式,在這裡看似亂拼亂湊的從 0 到 1 絕對不會完美,但也代表每個設計師都該累積自己的設計方法。

我可以在心裡有個資料庫,面對沒有需求時,有競品可以找競品、有使用者可以做訪談、什麼都沒有我也可以有應對方式,這可以讓自己有更高的價值。

如何做一個產品設計師?

由於這裡的設計師不單只做產品的 UX/UI,產品對外的簡報、充電站硬體的規格書、使用手冊,甚至展場相關的輸出也是我們的工作範圍。這也跟設計生態有關,我曾經對這種現象的解讀是:有顏色的都找設計師。但從那些簡報裡,我看見了所謂商業模式,也開始理解商業模式對設計的影響,呼應了過往在 Dcard 遇到的關鍵人物跟使用者的平衡。這件事很難取捨,因為關鍵人物可能是你老闆、使用者才是被排得最遙遠的角色,怎麼把使用者拉回產品裡是門藝術。

產品設計可能還包含產品在市場的定位跟走向,包含該用多成熟的產品上市、試水溫的產品該做到什麼程度、目前的開發資源該怎麼安排關鍵功能。

接案公司跟產品公司差在哪?

好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接案公司通常專案速度快、內容比較淺、除非簽新約不會有產品迭代、關鍵人物的意見高於使用者,也高於設計師本人。但並不是接案就不好,接案的產品規模更適合用在試水溫的產品,也很適合喜歡同時接觸不同領域的設計師,短時間內可以累積的作品數量也很多。

在接案公司,一個需求要不要開發通常是:合約上有沒有寫 -> 時程夠不夠 -> 有沒有開發資源 -> 客人買不買單 -> 客人老闆買不買單 -> … -> 對使用者友不友善。不能說產品公司一定注重使用者,但能綜合時間資源、商業模式和用戶的可能性比較大。

2019年4月,接案

其實接案,會讓人體會不一樣的思維,有助於分散在公司工作上的注意力跟換位思考。我發現在面對同樣不明確的需求時,私下接案的耐性高於工作,可能是因為接案的錢最後全部落入自己口袋的關係。也因為接案,接觸到許多不一樣的領域,募資、虛擬幣下注、特店管理等,他補足了待在產品公司只有固定產品的缺憾,雖然做得不深,但經驗也是有價值的。

如果問我希望未來的工作是怎麼樣,我會說我想待在一間大家一聽就會聯想「產品做得不錯」的產品公司,同時繼續自己的接案,這樣滿足了我鑽研產品的深度,也能獲得不同產品的廣度,更補足我對單一產品會感到膩的心。

三年來的感想

探索產品需求,也探索自己要什麼

「沒有特別想做的工作」、「不知道要去哪種公司」很常聽到這些話,一方面顯得自己太挑了,一方面覺得,也許制式又忙碌的生活讓我們沒有了喜好。如果可以,回頭訪談一下自己,不需要強迫自己訂出偉大的目標,只是問問心裡真正想要什麼。

當然,一定有許多現實的壓力讓人無法顧到自己的內心,之所以停止寫文章一年多,也是因為看不清自己在哪裡、想要什麼,好像壓力、忙碌、挫折隨時都會把自己吞噬,其實我沒有好的解法,只是記得,十年後再看看這些所謂挫折都會是茶餘飯後了。

感到安逸的時候,離開舒適圈

所以,如果你感到工作已經太安穩的時候,就去做點不一樣的事,設計師需要太多技能,想方設法把它們都點滿吧。

產品要迭代,人也需要。太困難的目標,就分到 Phase II 吧

我曾經因為剛開始做系統產品的挫折,感嘆待在小接案公司有點浪費了學習的時間和機會,也因為遇上了很強的同事而覺得自己不值一提,但那都是學習的過程,每個人會走過的路都不同,你就是你,學會接受自己現在的樣子、哪怕你認為它不夠好。有一天,當你感到痛苦、代表你正在接受新知,當你看見以前作品的缺點、代表你成長了。

謝謝一路上遇到的人,也謝謝你看到這裡。覺得還可以的話,幫我拍拍手吧

Written by

Product designer | vernagong.com | verna.gono@gmail.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