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 這是電!我小時候是個小胖子,那時候對自己的身材非常沒有自信,所以時常幻想有一天自己也可以瘦下來。到國中身高抽高的時候,我開始打羽球跟一些固定的運動,所以一下就瘦了非常多。當時候的審美中好看的男生身材是竹竿型的,好像能夠穿上非常窄的色褲才是帥的,我自己的穿著也受到影響。但是從高中開始,大概是因為大量接觸歐美電影與文學,開始對於男生身材又開始出現一些變化。發現自己不再覺得手長腳長的身材是好看的,反而比較欣賞肌肉線條明顯的身體。所以,對於身材好看是我健身的第一個動機。

我得說,標題裡「研究生/工程師」這個我給自己的角色設定只是我大概歸納跟我生活習慣類似並且也大概符合我目前生活重心的一個圈圈,我不會提到什麼針對對職業別的決策,但是我覺得我的思考模式應該主要可以被歸類成這樣而已。我其實不知道其他工程師或是研究生是否真的可以適用,況且我有時候也以設計師或是藝術家的身份工作,所以假如真實生活細節跟大部分的工程師或是研究生有出入就不列入考慮吧。

我自己嘗試組合的健身料理,以馬鈴薯與地瓜為碳水,生菜沙拉加上鯛魚排。鯛魚也是蛋白質含量豐富,且脂肪比例低的食材。

追求好身材?

追求身體的特定形狀應該是一個非常古老且在各個文化都存在的現象,我其實對於身體美學並沒有太多認識,唯一的標準就是自己心裡面模糊的好感而已,好看的標準也一直被各種文化給影響。我知道身體的「美感」可以有很多種形式,以前大學的社會系好像有一門課叫做「身體社會學」,似乎討論不少對於身體形狀的政治、性別角力。我也認同身體標準本身的政治意涵,而最後選擇依照著自己的直覺什麼樣是大概好看並且大概健康,也不會花時間翻著醫學期刊或是健美雜誌。

在寫這個文章的同時,我也在思考健身對於我到底有什麼好處?假如列出來之後,基於這些好處,我目前分配的時間是合理的嗎?算下來,我一個禮拜分配至少五次的運動時間,每次長度都是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其實是非常耗費心神與時間的活動,假如單純為了追求好看似乎代價太高,畢竟我是連耳環戴著一年從沒拿下、每天幾乎都穿一樣、時間分配的潔癖者啊。

保持 physical fitness 也幫助 mental fitness

Mental fitness 泛指一個人心智處理生活中各種情緒的能力。當身體健康的時候,比較容易面對心理上的壓力並且透過外部的活動來引導情緒,甚至可以轉化負面情緒變成做事情的動力。若是在工作或是課業壓力襲來時,還要花時間思考身體上的問題,那反而會讓我負擔更大。


🙌 yo 這是電!這一篇文章的目的是為了向我自己解釋 ITP 到底如何不斷在各方面給我許多衝擊,也想要理出自己這一年之間做的各種實驗的關係,給自己下一個階段一些靈感,讓所有經歷可以串起來講出一個更完整的故事。

該怎麼說呢?我非常喜歡這間學校的課程。我念的學程是在互動設計領域小有名氣的 NYU 學程,全名叫做 Interactive Telecommunication Program,通常簡稱 ITP。Program 的名字假如直接翻成中文的話就是「互動電通」,但是課程的內容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在來到 ITP 之前,我早就聽過這個系所,因為在科技藝術領域有很多有趣的老師都跟 ITP 有些關係。像是百萬訂閱的 Creative Coding 大宗師 Daniel Shiffman,我以前學習 P …


🙌 yo 這是電!我上個禮拜做了一個自己的 Matters 第三方網站,用來備份自己發在 Matters 的文章,也是我想像去中心媒體的第一步。

https://vibertthio.com/matters-third-party/
https://vibertthio.com/matters-third-party/
https://vibertthio.com/matters-third-party/

我與媒體

大學時期參與一份名為《意識報》的台大校內異議性雜誌的出版,我當時正在嘗試在校內的環境裡面,去觀察一個議題的形成與操作。檯面上運作的媒體所引發的各種問題,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也因此,我特別關注類似端傳媒、報導者等新媒體,試圖打破現狀與商業規則,建立更接近理想的閱聽環境。

區塊鏈與分散式網路

我從 2018 才真正開始關注區塊鏈技術,也時常在想有什麼樣的重要的問題是非這個技術不可。前陣子聽到台大學長許明恩在《區塊勢》podcast 節目上面訪問台灣法務部資安鑑識科調查官,就提到司法上的證物系統,就非常需要區塊鏈的技術支援。證物的完整與正確性,在司法流程中非常關鍵,若透過區塊鏈的數位共識就可以杜絕栽贓或是偽造證據等。去中心化的信任機制,是區塊鏈的技術核心。那在媒體上呢?區塊鏈或是分布式網路解決現在媒體的問題嗎?

Matters

Matters 是一間成立不久的香港網路媒體,其網站上的口號是「一個自由、自主、永續的創作與公共討論空間」。中港台三地,雖然在政治制度上大相徑庭,但卻在許多議題上都互相牽絆。創辦人張潔平是前任端傳媒的總編輯,感覺得到她對於媒體理想的未來有非常多的想像。網站上也強調「沒有預設立場,只有誠懇而深入的討論」,希望能夠在政治關係緊張的現實世界中,創造一個大家可以真的互相討論的線上空間。

另外,Matters 希望創作者並非單純依附於平台,而是真正擁有自己的創作。首先,所有的文章都會放到 IPFS 上進行備份。

IPFS 是一個新的網路分散式儲存技術(官方網站),希望可以改變現行網路世界中心化伺服器 Single Point Failure 的眾多問題。白話來說,就是 IPFS 的設計當中,每台電腦都可以當作儲存的節點,當其中一台想要下載一個檔案時,就會在整個網路當中去索取這份檔案。這部分類似 BitTorrent,不同之處在於一些像是 versioning 還有檔案拆分的實踐。值得強調的是,IPFS 本身並非區塊鏈技術應用,而是更廣義的分散式系統(Distributed System),倒是 Protocol Labs(維運 IPFS 的公司)之後用來獎勵儲存節點的系統的 Filecoin 才是實在的區塊鏈應用。

在 Matters 的介面上,每篇文章都會顯示「作品指紋」,其所指其實就是 IPFS 當中的 CID(Content IDentifier)(後面也以 CID 代稱)。利用這組數字,就可以在任何一個 IPFS 的節點網站上面去索取文章的原檔。

如此一來,即便 Matters 任何原因被封鎖網站,在其平台上發布的作品都會一直留存在 IPFS 的網路之上。在香港現在緊張的政治局勢底下,這樣的功能更顯其重要性。

Matters 也在自家平台上發放 Matters 幣,用戶之間可以透過按讚互相打賞,但目前進入交易所的計畫並不明確。另外,Matters 與 Likecoin 合作的計畫,更顯其重視「創作者擁有自己文章」的價值。

但是…

我發現,當 Matters 真正倒掉或是突然被政府封站的那一天來臨,我依舊沒有辦法 access 那些我自己寫的文章,畢竟平常都是依賴官方網站的連結。我也沒有習慣去抄寫自己每篇文章以及收藏文章的 CID,只要網站消失,我其實再也找不到那些檔案。

那這樣不就失去了原本儲存在 IPFS 上的實質意義了嗎?這個問題顯然有千百種解決方法,例如將所有的文章 CID 記錄起來,建立一個 Matters 網站目錄的第三方備份。甚至 Matters 自己也有想過許多解決方案,像是已經在多個地方儲存 mirror 的資料庫。


🙌 Yo 這是電!上次在 Notion 的 Meetup 分享過後,在看我手機如何使用 Notion 時,有朋友對我的手機設置非常好奇。「好像什麼都藏起來,會不會很沒有效率呢?」事實上,我認為正好相反。正是極為簡單的配置,更能幫助我專注於打開手機後要做的事情!這篇文章就來談談我背後設計自己手機流程的一下想法與小技巧!

📱拿著比較舒服

手機真的超棒的,是人類智慧與感官的延伸,讓科技真正進入生活當中,並且給予許多人原本不可能獲得的能量。當然,手機也在商業、科技、資料、心理等各種層面衝擊生活,造成非常多的問題。

從高中開始接觸到智慧型手機之後,開始習慣帶著這台小東西到廁所、教室、床上,只要一小時間就會打開來享受文字、影像在眼前流動的快感。我的腦袋像是有種不能無聊的慾望,督促我打開這台充斥各種刺激的神密機器。大學 …


我自己在高中以前常常會有標題中的問題,書這麼多,到底哪些是真正重要的?雖然讀了不少,但過一陣子也無法想起內容,好像跟沒有讀過一樣。一本書讀到一半,失去動力時,到底該不該硬著頭皮把它讀完?

❤️ 愛上閱讀

還記得我國小的時候,因為讀了三國演義的小說而愛上讀書這件事。腦袋裡幻想張飛在戰場上咆哮就熱血沸騰。沈入文字的世界裡面,就像是經歷一場電影一般,各種情緒都跟著每次翻頁上上下下。之後接觸到金庸,更是讀到不能自己,甚至好幾個晚上在床上偷用手電筒看書,被媽媽抓到還被慘罵一頓。

到了國中,開始發現中文現代文學的有趣之處。原本以為文字最重要的是傳達實際的狀態,形容詞只要精準即可,多餘的形容並無太大價值。但是,一次在書店讀了胡晴舫的《旅人》,才驚覺原來形容詞本身也可以這麼的美,美到雕琢用詞也變得直得玩味。

🏃‍♂️ 沒時間讀書?

上了大學之後,卻發現 …


請訂閱 Poetic Machine 後用 email 跟我索取連結!

自從寫完「我如何設計個人化 Notion :打造數位分身」之後,就有不少朋友跟我詢問是否有提供模板可以參考。要從頭到尾自己直接打造一個完整的工作空間,確實需要花不少的時間。

因此,為了讓一些朋友可以更快地上手,我就把四個比較有趣的頁面整理成了可以分享的 template,也宣傳一下自己的 newsletter 《Poetic Machine》(人機交合)。若是想要得到 template 連結的朋友,請在訂閱之後傳一封 email 到我的信箱(下有連結),跟我索取連結!歡迎順便傳送一些回饋、鼓勵或是討論!

模板的使用方法請參考上一篇文章,或者是發揮你自己的創意,當做個起點開始建造自己生活的思考/紀錄空間!

模板的內容

🙌 Home 首頁

精心設計基於 GTD 的 Action-Driven 系統,幫助我快速專注於工作與生活,並且快樂的活在當下!


The screenshots of the games I built. The left one is runn, and the right one is sornting.

AI and Machine Learning are definitely powerful technology. However, the terms around these things are often abstract and obfuscating for people who don’t have much relevant background knowledge, which is almost everyone.

I started doing research about musical machine learning in Music and AI Lab in Academia Sinica last year. While exciting progress is being made, the research focus has been mostly on the model development part, rather than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generation result.

I found that a lot of my friends who are artists and musicians are willing to know more about these technology. …


我的首頁 Home,也是唯一的 workspace。

《🙌 Notion 好用模板公開!》詳情見內文

從我接觸並開始使用 Notion 至今已經有大約六個月的時間,我發現自己的 Workspace 設計已經漸漸穩定,是時候可以寫個紀錄並分享一些零碎的設計、使用、習慣、原則等。裡面也有一些技巧可以讓人參考,同時也歡迎各種的建議與討論!

0. 目錄

  1. 前提 Prior
  2. 首頁 Home
  3. 專案 Projects
  4. 閱讀 Read
  5. 紀錄 Log
  6. 工作流程 Workflow
  7. Notion 值得信賴嗎?

1. 前提 Prior

個人用途

我目前都是將其用做個人的效率工具,包括生活、工作、記帳等各方面,只有分享共編權限給女朋友,但沒有用做其他的團隊工作。

我的工具列表

在使用 Notion 之前,我使用的數位效率工具是 Evernote 與 Trello,在 Evernote 裡面有大約兩千多篇的筆記。在使用 Notion 並穩定之 …


為了要延續後面的故事與討論,在繼續寫加州的經歷之前,我要先說明一下自己這一年來主要的努力方向與小小的中期目標。主題跟上次的預告不太一樣,但我想這個題目先寫清楚會比較通順。

LA 的機場

👨‍🎤 大眾化音樂表達

我將自己的中期目標定義為「大眾化音樂表達」(democratize musical expression),或者說是「讓所有人都可以用音樂表達自己」。中文寫出來有點落落長,是因為我通常在敘述這些內容的時候都是使用英文講給外國人聽。我希望可以徹底的改變所有人生活中對於音樂的體驗(musical experience),不只是在單方向的聆聽(listen),也包括「表達」(express)與「學習」(learning) 等更深度的體驗。

音樂聆聽已經被大眾化了,每個人都可以在幾分鐘之內找到自己的喜歡的歌,不管是透過什麼服務。但現實世界跟「音樂表達的大眾化」之間依舊存在一些需要解決的問題。

😓 人與樂器的隔閡

首先,到了 2019 年的現在,普通人與樂器之間依舊存在不小的隔閡。最明顯的即時與我們最親密的樂器:聲帶。許多人在家裡面洗澡的時候都會哼歌,一個人開心的時候也會唱出自己的主題曲。然而,KTV 依舊出現弔詭的不唱歌分母,因為他們覺得自己不會唱,也就是無法好好的用聲帶來表現自己。給沒學過樂器的普通人一把吉他,通常會得到「我沒有練啦」的回答。利用科技,我認為可能可以大大縮小人與樂器之間的距離。

無獨有偶,從地球各個地方出現的人類文化都曾發展出自己的音樂,用來表達生活、故事、情緒、自我。藍調是黑人奴隸在勞動時的偷閒,原住民的山歌可以在打獵的時候增加士氣。我相信,在人性的深處,我們都有這個需要表達自己情緒的需求。表達的媒介可是文字或是繪畫,也可以是照相,音樂絕對也是一種。目前,沒有好的科技可以解決這個需求,代表其中存在一定的潛在價值,可以用來創造新的商業模式。

💪 該如何解決?

那該如何解決這個需求呢?我提出了一種解法最為例子:使用者適應性樂器(user-adaptive instrument)。利用會自動適應每個使用者習慣的樂器設計,我希望將人跟樂器更完整的結合在一起。舉例來說,可以利用先進的演算法,把使用者在使用這個樂器過程中產生的資料,用來調變使用見面的呈現,讓過程更符合特定的習慣與直覺。

現在的「樂器」,可以大致分成兩種極端:一邊是鋼琴、吉他、錄音軟體、DJ 工作台,需要長時間的浸淫才能熟練並運用。另一邊則是 Guitar Hero、Playground,那些只要在畫面上動一動手指頭就能產生音樂的遊戲或是軟體。問題是,大部分人卻是處在這兩種極端的中間:簡單的軟體用兩下就膩了(因為太過重複而沒有特色等原因),太過複雜的介面卻令他卻步。為何不能在這兩端中創造出連續的變化。

當一個人初次打開音樂製作軟體時,不需要呈現太多的內容,甚至只要一個可以畫畫的平面,隨便勾勒線條都能創造出好聽的聲音。在他慢慢熟悉了操作之後,系統會根據使用者聽的音樂與使用的習慣建議他下一個可以嘗試的功能並加入既有的介面當中(像是出現在右上角),再次熟練了就繼續推薦新的。這個過程不斷重複,就可以激發一個人使用樂器的連續體驗,而不用像是練吉他一樣苦練幾個月才能玩封閉和弦。

另外,我知道的不少 DJ 在放歌時,其實只會用到整個 Tracktor 等軟體的其中一小部分。既然如此,那為何要讓使用的人在一打開畫面就看到這麼複雜的操作介面呢?是不是可以適度將沒有用到的功能隱藏起來,並且根據他的需求推薦他真的需要的。甚至,基於現在的智慧穿戴,機器甚至可以學習到,DJ 的頭搖晃的頻率應該要對應到放歌的節奏,並在他換一種跳舞律動時變化歌曲的段落。

這些樂器「適應」與「學習」的過程,需要透過先進的演算法配上充足的使用者資料才有可能。現況是,近年已經開始出現不少機器學習在音樂相關的應用,但一般的音樂人卻無法接觸到。我目前的專案,就是先讓音樂人能夠知道現在的科技已經可以做到的事情,再來談下一步:如何將這些技術融入他們的創作過程(creative process)。

🌊 互動式音樂串流

從「人與樂器的隔閡」問題延伸,可以觀察到另外一個現狀:串流平台的單方向性。從音樂人做出歌,到平台再到聽眾,整個過程音樂都是單方向的傳輸。透過科技,我希望讓這個音樂的流動變成雙向的。在 Live 的表演當中,音樂人在台上可以即時接受聽眾的合唱、回饋、呼喊、喝倒彩,現場的聲音完全地雙向流動。我們是否可以在串流平台上面創造出這樣的體驗?

我提出的方法是創造「互動式串流」(interactive streaming)。我想要創造出一種平台是每個人都可以來聽音樂,就像是現在的音樂串流一樣,但同時,聽的人可以輕易的介入音樂並且進行改變。舉例來說,利用現在音樂技術,聽眾可以透過幾個情緒旋鈕,來即時的控制一首歌裡面的高昂或是沈靜,開心或是難過,甚至可以動態的增加一首歌的派對氛圍。另外,一首饒舌聽多了,人常常會在聽的時候跟著唱。有沒有可能,這個系統可以自動感測人的意圖,並自動在他想唱的時候把歌裡面的 vocal 給靜音。或是在我想要跟著五月天或是槍與玫瑰的電吉他即興,系統的演算法就會跟我來回 jam。

在這個軸線上,我在大約一年多前的專案 Beact 就是試圖創造這種體驗。裡面的歌都已經是專業的音樂人混好的,所以不管怎麼組合都會大致好聽,而使用者也可以在任意的地方用鍵盤隨便敲擊加入自己的音樂點子。若是完全不參與,也可以讓一首歌給自己全部播完沒有問題。

📸 Instagram 教我的

說到這裡,通常會有人質疑:大家真的會為了這種東西付錢嗎?普通人真的想要玩音樂嗎?我認為可以用一個耳熟能詳例子回答這個問題:Instagram。在 Instagram 之前,照相這門「藝術」是屬於一小群有相機又懂得使用 PS 跟 Lightroom 等軟體的人。但是,在 Instagram 之後,每個人好像都可以透過簡單按幾個按鈕,選擇濾鏡,就可以創造出有點品質的照片,用以表達自己的生活、品味、情緒、故事等。當然,對那群專業的人來說,這些照片根本就不算什麼。但是,大部分的人不在意,因為這種程度的創造已經足夠:足夠讓他們表達自己。反過來說,許多人在參與的這個簡單的創作過程後,更懂得欣賞專業的攝影師、插畫家、設計師所創造出來的視覺體驗,就像許多人學了一點點樂器後,才發現原來某個有名的音樂人這麼厲害。如此,將每個人都參與一部分的創意過程,不只可以帶給專業的人價值,也滿足了一般人的需求。

小結一下,我的中期目標是要「大眾化音樂表達」,讓每個人都可以透過音樂表達自己的情緒。目前的問題是人與樂器之間的隔閡與串流的單向性,我分別提出不同的解法試圖讓這達到目標,包括適應性樂器與互動式串流等。而我自己這兩年來的專案,也都是在這個方向上進行努力。

🦹‍♀️不是獨行俠

我認為,自己絕對不是第一個思考這些問題的人。要完成這麼遠大的目標,也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單打獨鬥。對我來說,目前能夠進行的實際行動,除了用自己的微薄技術能力去執行一些實驗,同時也在搜尋整個地球表面上正在挑戰類似問題的企業,先研究他們如何解決問題,假如認同的話就嘗試認識、聯絡,或是直接去實習,甚至是工作。而即便之後想要創業,也需要找到適當的團隊。目前希望可以好好吸收一下相關領域的基本知識、市場狀況、人才需求、技術職務等更明確的資訊。這個系統性探索的過程也讓我自己打開了不同的視野,之後也是可以好好分析的主題。

🙆‍♂️ 啊!是夥伴!

講解完我的計畫與專案,回到加州的行程。在參加完連續三天的會議之後,我整個人已經進入快要虛脫的狀態。每天馬拉松式在聽講、思考、搭訕、聊天、討論,腦袋裡充斥著太多不同的新東西。第四天是最後一天,也是我這趟最主要的目的:IUI 的 Workshop Session,名稱是 Intelligent Music Interfaces for Listening and Creation,縮寫是 MILC(唸起來就是 milk 牛奶)。我所報告的內容,即是關於我如何設計幾個互動式網頁,目的是讓普通人也能理解機器學習在音樂中的應用,同時我也應用遊戲化(gamification)來讓理解過程更有趣。會議結束的當天下午,參加工作坊的大家正準備要一起去附近的美式餐廳吃午餐。雖然已經快要掛掉,但機會十分難得,可以一次聚集這麼多關注類似問題的人類,我還是擠出最後一股力量來跟大家繼續續攤。全部大概有10個人左右,真的聊得很開心,內容是各自的計畫,還有以後可能合作的方向。


🎉🎉🎉 現在可以用郵件訂閱 Poetic Machine 的文章 🎉🎉🎉

長久以來,我對於自己的寫作與表達能力並不是很有自信。但覺得有很多觀點真的值得分享,所以決定開始認真寫作。希望能藉此獲得本來不可能有的潛在朋友與機會,若是對科技、藝術、音樂、商業以上至少三種有興趣的同志,可以訂閱我的 Mailing List。經過半年的觀察與實驗,我認為最有效的表達與連結還是透過電子郵件最實際,也真的能把我想說的話傳到想聽的人。部分文章會放在 Medium 與 Facebook,但若是對於更完整的內容有興趣還請點連結訂閱 Mailing List,還請多多支持!若是有任何心得或是問題,也都歡迎用信箱或是其他方式聯絡我!

2019–03–23 18:56

寫著這段文字的同時,我正坐在舊金山的海邊 …

Vibert Thio

I make music easier to play with. [vibertthio.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