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海纜(Taiwan Submarine Cable)概況及備援機制

2018.01

一、 我國海纜現況

(一) 四個海纜登陸站地理位置:

我國目前有四個海纜登陸站,分別為頭城、淡水、八里、枋山,經由此四個海纜登陸站的光纖海纜電路,分別與全球電信網路相連結,直接連結的國家為日本、韓國、中國、香港、新加坡、美國等,經由這國家再串接至全世界。我國四個海纜登陸站的地理位置架構圖如圖1所示。

圖1 我國四個海纜登陸站地利位置示意圖

(二) 海纜登陸站資料

四個海纜登陸站之基本資料表如附表1,顯示個登陸站之所有權人、中繼網路提供商(backhaul providers)、海纜系統名稱,備註中包括登陸站位置等資訊。頭城、枋山為中華電信獨資興建,淡水由中華電信與新世紀資通(遠傳)合建,八里由新世紀資通(NCIC) / 全球光網( Pacnet)合建。各海纜光纖線路登陸至哪一個登陸站,須事先與各登陸站的業主協商同意。例如FASTER選擇與遠傳新世紀資通合作,以淡水為登陸站。PLCN則選擇與中華電信合作,以頭城為登陸站。

表1 四個海纜登陸站之基本資料表

備註: C2C及EAC現已整合成為EAC-C2C。

(三) 登陸台灣之海纜系統

登陸台灣之海纜系統一覽表如附表二,總計有12條海纜登陸,其中1條僅約21km,1條約260km。其中登陸頭城有5條,登陸淡水有5條,登陸八里有1條,登陸枋山有3條。其中包括金門到廈門的金廈海纜(Cross Straits Cable),全長僅約21km。另一條為淡水到福州的淡福海纜(Taiwan Strait Express-1 -TSE),全長約260km。SeaMeWe-3同時登錄頭城、枋山,EAC-C2C同時登錄淡水、八里與枋山。中華電信有參與投資的海纜計有SeaMeWe-3、China-US Cable Network、APCN-2、Trans-Pacific Express (TPE)、Cross Straits Cable、Taiwan Strait Express-1 (TSE)、Asia Pacific Gateway (APG)、New Cross Pacific (NCP) Cable等8條,遠傳電信及台灣大皆僅投資淡福海纜(Taiwan Strait Express-1 -TSE)。Google投資的FASTER,已於2016.06營運。Pacific Light Cable Network (PLCN)主要由Google, Facebook投資,預計2018Q4才會營運。

(四) 我國國際海纜電路出租業務業者

目前我國國際海纜電路出租業務業者核准名單,計有下列四家:

全球光網電訊股份有限公司(PACNET)、台灣國際纜網通信股份有限公司(TIGC)、國際環球通訊網絡股份有限公司(REACH)、北亞環球光纖通訊網絡股份有限公司(FLAG)

另下列四家具有第一類電信事業之綜合網路業務執照,亦可經營所有固定通信網路業務,包括國際海纜電路出租業務:

中華電信股份有限公司(CHT)、台灣固網股份有限公司(TFN)、亞太電信股份有限公司(APTG)、新世紀資通股份有限公司(NCIC)

上述公司可以將國際海纜業務,向投資興建海纜之業者,批發或自行出租給業者使用。至於從海纜登陸站到主要電信之IDC資料中心的路上光纖電纜,則是以具陸纜鋪設執照的第一類電信業者公司皆可鋪設,但由於須與海纜登陸站介接,所以仍需與海纜登陸站的業主協商同意。

海纜登陸後經由路上光纜介接至主要IDC機房。以是方IDC為例,圖2為國際海纜介接中心示意圖,經由此IDC可以本地ISP的光纖網路線路及設備介接在一起,各ISP業者即可提供其企業用戶或終端用戶各式各樣的網際網路服務。

圖2 是方國際海纜介接中心示意圖

二、 全球海纜業務概況

(一) 海纜的營運模式

截至2017年初,全世界約有428條、超過110萬公里的海底電纜正在服務中。有些電纜相當短,如英國愛爾蘭之間的131公里CeltixConnect電纜。相比之下,其它則相當長,比如超過2萬公里的China-US Cable Network、SeaMeWe-3。傳統上,海纜係由電信營運商(telecom carriers)擁有,這些電信營運商將組成一個有興趣使用海纜的各方的聯盟(Consortium)。但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後期,網路泡沫化後,湧入的創業公司建立了大量的私人海纜並向用戶銷售產能。聯盟和私有電纜(Private Cable)之模型今天仍然存在,但是過去幾年中最大的變化之一是涉及建造電纜的公司類型。

另舉聯盟運作為例,根據JUPITER聯盟,Amazon已經參與了JUPITER聯盟,建立了新的大容量跨太平洋海底電纜系統,跨越約14,000公里的JUPITER電纜系統,連接菲律賓、日本和美國。JUPITER聯盟包括Amazon、Facebook、NTT Communications、PCCW Global、PLDT和SoftBank。這是亞馬遜第一次在國際海底電纜聯盟中佔有一席之地。包括Google、Facebook、Microsoft、Amazon在內的OTT巨頭已經成為全球海底光纜系統的主要投資者。阿里巴巴會成為下一個參加海底電纜聯盟的嗎? 私人網路營運商(如這些內容提供商)部署的容量,近年來已經超過了網際網路骨幹營運商。面對持續大量頻寬增長的前景,擁有新的海底電纜對這些公司來說,是有其經營戰略意義的。用TeleGeography的託管研究總監Jon Hjembo的話說:「 內容正在推動著一切,這是我們現在正在觀察的最大的趨勢之一」。

與以前的海底光纜建設熱潮不同,像Amazon、Google、Facebook和Microsoft這樣的內容提供商,在最近的這個激增中扮演著更積極的角色。這些公司單獨擁有數據中心流量的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需求,因此他們正在推動建構海底電纜的專案,以下為Amazon、Facebook、Google、Microsoft最近已建立及預計建立之海纜名單:

a. Amazon

· Hawaiki (major capacity buyer)、· JUPITER (part owner)

b. Facebook

· AEConnect (major capacity buyer)、· Asia Pacific Gateway (APG) (part owner)、· MAREA (part owner)、· Pacific Light Cable Network (PLCN) (part owner)、· JUPITER (part owner)

c. Google

· FASTER (part owner)、· INDIGO-Central (part owner)、· INDIGO-West (part owner)、· Junior (sole owner)、· Monet (part owner)、· Pacific Light Cable Network (PLCN) (part owner)、· Southeast Asia Japan Cable (SJC) (part owner)、· Tannat (part owner)、· Unity/EAC Pacific (part owner)

· d. Microsoft

· AEConnect (major capacity buyer)、· Hibernia Express (major capacity buyer)、· New Cross Pacific (NCP) Cable System (part owner)、· MAREA (part owner)

在2012年到2016年間,Google、Facebook、Microsoft和Amazon等公司部署的國際容量增長13倍,達到了179Tbps,國際內容業者國際海纜容量成長如圖3所示。(相比之下,所有其他營運商部署的國際容量僅增長了三倍,達到272Tbps)

圖3 國際內容業者國際海纜容量成長圖

海纜容量差別很大。通常情況下,較新的海纜能夠比15年前鋪設的電纜承載更多的數據。計劃中的MAREA海纜將能夠承載160 Tbps。通常有兩種測量電纜容量的主要方法:

a. 潛在容量(Potential Capacity): 是電纜所有者在電纜末端安裝了所有可用設備的情況下可能的總容量。 這是媒體最常引用的指標。

b. 點亮容量(Lit Capacity): 是實際通過電纜運行的容量。這個數字只是提供另一個容量指標。電纜擁有者很少購買和安裝傳輸設備,從一開始就充分實現電纜的潛力。由於這種設備價格昂貴,因此業主傾向於根據客戶的需求逐步升級電纜。

在亞太地區,泰國政府為發展ICT基礎設施提供強有力的支持,並製定了泰國國家寬頻政策,2021年數位孟加拉國願景,2020年柬埔寨ICT總體規劃和緬甸電子化政府ICT總體規劃等計劃。在南太平洋地區,各國政府正在為ICT發展投入更多資金。印尼政府計劃在未來五年向資訊通訊技術行業投資230億美元,用於在印尼建設海洋樞紐和南太平洋區域中心等項目。

在中國,由於「一帶一路」倡議,中國企業「走出去」和外國公司「走進來」,營運商正在積極開展海底電纜網路建設。中國國家海洋局副局長孫娟在論壇上指出,「亞太地區是21世紀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地區」,因此建造這個地區的海底電纜,有「一帶一路」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正在建設的「海底長城」包括許多海底感測器,連接光纜到位於上海的中央處理與監控設施,將構成中國在南海海底觀測系統無可取代的一部分,可削弱美國在南海的海底軍事優勢。2016年9月以來,中國電信集團以4G光纖電纜站,取代位於南沙群島永暑礁、渚碧礁和美濟礁的衛星站,光纖電纜傳輸速度遠較衛星系統快速及穩定。自「一帶一路」倡議啟動以來,中國與鄰近的12個國家建設了跨境地面有線電視網路和4條國際海底電纜,未來將鋪設更多的海底電纜,通過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帶動沿海各國的快速發展。

(二) 海纜的維運模式

1. 海纜故障狀況

圖4 海纜故障原因分布圖

除非發生大規模天災,如地震、颶風等,平時甚少聽到受海纜故障影響連線事件,係因為大多數使用海纜的公司都遵循「安全的數字(Safety in Numbers)」的方法,通過多條海纜將其網路容量分散開來,這樣,如果出現故障,網路將仍可利用其他海纜平穩地運行,直到損壞的海纜修護後恢復連線服務。海纜故障原因分布如圖4所示。人為因素約占74%,其中漁船約38%和拖船約25%,環境因素約14%,其中自然天災約8%,磨損約6%,水下元件失效約6%。像地震這樣的環境因素也會造成損害。不常見的是,水下組件可能會失敗,蓄意的破壞和鯊魚叮咬是非常罕見的。

2. 海纜運作之風險

海纜運作有兩種型態之風險,一為實體風險(Physical risks),一為企業營運風險(Business risks)。實體風險通常涉及人為(man-made)及自然(natural)風險。

a. 實體風險-人為風險

人為的風險包括船錨拖曳一條或多條電纜、海盜襲擊電纜、恐怖主義電纜,甚至是競爭者試圖通過僱傭本地海盜和捕魚船來破壞電纜。海纜系統的故障是具破壞性的,維修相當費時費錢。維修可能需要至少1到1.5個月的時間,取決於氣候條件和海纜修護船的可用性與否。如何保護海底電纜免受人為風險的侵害?危險最大的部分是在登陸點靠近海邊的部分和深度小於300米的部分。

電纜保護可以使用自動識別系統(AIS)完成。基於網路的監控系統可以保護電力電纜、電信電纜和石油天然氣管道等海底資產,如果資產可能因運輸活動而受到威脅,則會自動產生警報和警報。網路運營中心可以24 * 7遠程監控所有的海上活動。有些公司可以提供監控解決方案,如UltraMap(http://www.ultra-map.org/),可以提供海洋資產保護,這是海底和水面全天候的基於網路的監測服務。

在2013年3月,埃及地中海多次海底電纜經歷了電信損壞,包括歐洲EIG電信所擁有的TE North Cable,和SEA-ME-WE-4。這導致亞洲流量的40%下降(整個巴基斯坦與世界其他地方隔絕),印度的Vodafone blackberry services導致8個多小時無法提供服務。按照埃及當局的說法,他們逮捕了三名潛水員試圖切斷海底電纜。透過自動識別系統(AIS)可以保護此類人為破壞。

b. 實體風險-自然風險

自然風險包括鯊魚襲擊、泥石流、海底地震、海流磨損、海嘯和颶風等,這些事件是不可預測的,並且隨時發生,都可以隨時襲擊電纜。自然風險的例子,例如2011年3月,地震及其餘震和海嘯導致多次海底電纜切斷,威脅到亞洲內部和跨太平洋電信的大部分。不同的海纜包括APCN-2、Japan-US CN、PC-1、EAC海底電纜被切斷。China-US CN和C2C也有報導電纜被切斷。2016年12月,Airtel Vodafone受颶風(Cyclone Vardah)襲擊網際網路網服務。Airtel報告指出印度欽奈(Chennai)的颶風已經影響了一條海底網路電纜。

任何電纜的最大風險是不良的規劃,包括不良的電纜設計和不良的安裝方法。假如海纜不依海床環境而設計的話,則海床本身、移動的沙子、床岩等即無法提供保護。設計錯誤的電纜具有最小的保護效果,是一個巨大的風險。當沒有電纜設計和安裝經驗的人執行相關業務時,只能說是自尋麻煩。

c. 企業風險

通常情況下,海纜容量(subsea capacity)是由內容提供商、服務提供商等客戶以IRU(Indefeasible rights of use法律上不可取消的權利,通常為15年)或租用(如少於5年)的價格購買的。他們將按年支付維運與維護(O&M operations and maintenance)費用。假設,如果IRU客戶不支付因財務危機或破產引起的維運與維護費用。這是私有電纜的最大風險。在那種些情況下,導致私人電纜的所有者破產的案例已經發生很多次,所有客戶也最終被迫放棄該電纜的使用。

在聯盟(consortium)的情況下,假設說一些供應商擁有的特定國家只有一個海底電纜登陸點,他們是登陸方的所有者和容量所有者。如果他們決定不把回程容量(back-haul capacity)賣給競爭對手?這將是一個壟斷。我們可以通過多條電纜(multiple cables)、多個聯盟合作夥伴(multiple consortium partners)以及開放式接入電纜系統(open access cable systems)來減輕這一負擔。開放接入電纜系統允許特定國家的任何特許營運商(licensed operator)可以購買該容量。

當然,風險當然不能完全避免,但有一些做法可以使風險最小化。風險管理將成為未來海底電纜成功與失敗的關鍵區別。我們對海底電纜系統的風險有什麼想法?我們真的需要私人海底電纜(private owned submarine cable)或聯合海底電纜(consortium submarine cable)的「風險管理」嗎?

三、 我國海纜維運概況

(一) 2006恆春大地震海纜故障案例

2006年恆春地震,發生在2006年12月26日UTC12時25分。震央位於北緯21.89度、東經120.56度、即台灣中央氣象局屏東恆春地震站西偏南方22.89公里的呂宋海峽海域錄得芮氏規模6.7、深度21.9公里的地震。

震央附近發生大規模海底山崩(如圖5所示),該地區為海底電纜路徑之密集處,導致這次地震在台灣造成輕微的人命傷亡和建築物損毀,但嚴重的災情在於造成多條海底電纜中斷,導致東亞區內網際網路國際電話服務受阻。聯合國國際減災策略署(ISDR)主任布里斯諾形容此次地震損害海底電纜為現代新型態災難,對經濟及社會的衝擊極為沉重,並表示將與國際電信聯盟(ITU)全面提升海底電纜的抗震標準。

這次地震發生的呂宋海峽是多條國際海底電纜的樞紐,距離枋山的海纜登陸站不遠。因此這場地震和繼後的餘震造成了海底電纜故障,影響了台灣、日本、中國大陸及韓國之間的電信服務以及這些地區連到美國、英國的電信服務。這次通訊中斷,亦導致跨國金融服務公司無法連接海外電子交易系統,銀行間外匯交易無法進行,造成難以估算的經濟損失。受影響的海底電纜(如圖6所示)包括:

1. 中美海纜於台灣時間12月26日20時25分距離台灣枋山登陸站在9.7公里左右中斷;

2. 法新歐亞三號海纜(SEA-ME-WE 3)於12月26日20時25分距離台灣枋山登陸站於9.7公里左右中斷;

3. 亞太海纜二號(APCN 2)S7於12月27日00時06分距離台灣淡水登陸站904公里左右中斷;

4. 亞太海纜二號S3於12月27日02時00分距離崇明登陸站2100公里左右(靠近台灣處)中斷;

5. 環球海底光纜(FLAG)亞太系統於12月26日20時43分在韓國到香港段中斷;

6. 環球海底光纜亞歐段於12月27日04時56分在香港到上海段中斷;

亞太海纜一號(APCN 1)FNAL海纜以及多條國際海底通訊光纖電纜在台灣以南15公里的海域發生中斷。當時僅有亞太光纜二號(APCN 2)及法新歐亞三號(SEA-ME-WE 3)北段尚可繼續通訊。至於不足的語音電話及長途電話等,則暫以中新一號衛星支援。

中華電信表示,受到地震影響,台灣南部沿岸的海底電纜受到破壞,因此台灣通往中國大陸及東南亞部份國家的長途電話服務均受影響。經過搶修以及與各國協調後,中華電信於2006年12月27日UTC時間6時修復部份語音通話系統功能;中國大陸、加拿大及美洲近乎正常(詳細數值待公布),日本則由同日3時的11%提升至30%。此外,堪用的電纜只剩亞太光纜二號及法新歐亞三號往北線路。12月28日,已經修復15%的電纜,預計要需時3星期才會完全修復完畢。與美國的IDD接通成功率已由40%提升到70%、日本由30%提升至70%、中國大陸由10%提升至55%,香港30%,歐洲國家也提升至60%以上。影響最嚴重的東南亞國家,新加坡已達55%、泰國40%、印尼、馬來西亞22%,中華電信將持續調度路由改善。資料電路部分,經與國外電信業者聯繫調度,當地時間28日中午以前所有到香港、新加坡及主要的東南亞國家的資料電路都已支援完畢。

圖5 恆春大地震海底土石流區域圖
圖6 恆春大地震中華電信海纜故障示意圖

(二) 例行性海纜維護,造成連線品質影響

海纜維護時,通常ISP會對其受海纜維護之影響公告讓客戶知悉,以下以HiNet為例之公告。通常此類之影響較為輕微,影響時間約幾個小時至數天,ISP會要求海纜租用公司緊急調度備用,並確保仍在一定服務品質水準下,提供連線服務。

[已修復]因APG海纜維護影響HiNet客戶連線日本及中國部份網站之連線品質

a. 起訖日期:2017–11–04~2017–11–05

b. 時間: 15:00 ~ 23:00

c. 範圍:詳如說明

d. 說明:因2017年11月04日至2017年11月05日進行APG海纜維護,經本公司緊急調度支援後,客戶連線日本及中國部份網站於一般時段不會受到影響,僅於尖峰時段可能造成部分連線有少許延遲現象,待維護完成後,即可恢復正常,所造成之不便,敬請見諒。

[已修復]因TPE海纜維護影響HiNet客戶連線歐美、中國、日本及韓國部份網站之連線品質

a. 起訖日期:2017–10–03~2017–10–11

b. 時間: 00:00 ~ 07:30

c. 範圍:詳如說明

d. 說明:因2017年10月03日 至 2017年10月11日進行TPE海纜維護,經本公司緊急調度支援後,客戶連線歐美、中國、日本及韓國部份網站於一般時段不會受到影響,僅於尖峰時段可能造成部分連線有少許延遲現象,待維護完成後,即可恢復正常,所造成之不便,敬請見諒。

(三) 海纜障礙造成連線品質影響

海纜障礙亦為經常發生事項,海纜故障之修護,是其損壞程度,嚴重者修護通常需時數個月,對ISP提供服務產生較嚴重影響。海纜租用公司之調度,因為時間較長,成本甚高,其備用回復程度,端視與海纜租用公司之合約內容而定。

【已修復】因APCN2海纜障礙影響HiNet客戶連線歐美、日本部份網站之連線品質

a. 起訖日期:2017–04–22~2017–05–08

b. 時間:2017年05月08日13:15修復

c. 範圍:詳如說明

d. 說明:因2017年04月22日發生APCN2海纜障礙,經本公司緊急調度支援後,客戶連線歐美及日本部份網站會有少許延遲現象,待搶修完成後,即可恢復正常,所造成之不便,敬請見諒。

四、 我國海纜備援機制

目前我國4個海纜登陸站,北3南1,中華興建3座(2座獨建,1座與新世紀資通合建),新世紀資通2座(分別與中華電信、全球光網電訊合建)。中華投資興建海纜8條,遠傳電信及台灣大皆僅投資淡福海纜(Taiwan Strait Express-1 -TSE)。我國各主要固網業者之海纜利用,中華電信係以參與投資的海纜為主,並與聯盟會員簽屬互換(SWAP)合約,如非參與投資部分之調度,須配合IRU(Indefeasible rights of use法律上不可取消的權利,通常為15年)或租用(如少於5年)方式,估算可能緊急調度之因應方式。

(一) 一般固網海纜之調度模式

以中華電信為例: 現行參與投資興建部分之海纜有SeaMeWe-3、China-US Cable Network、APCN-2、Trans-Pacific Express (TPE)、Cross Straits Cable、Taiwan Strait Express-1 (TSE)、Asia Pacific Gateway (APG)、New Cross Pacific (NCP) Cable等8條。台美主要集中JUCN、TPE及Unity三條海纜,Unity及JUCN係以APG海纜銜接,將通信流量串接至美國,而TPE所佔正常頻寬比重超過51%,對美預估2017年初出現頻寬供給缺口後,可能採之中長期因應方式包括,積極參與籌建NCP,待NCP完工後,和其他海纜互換(SWAP)頻寬資源。另亦將積極參與TPE與JUCN擴建,及向其它海纜業者採購IRU,以分散路由風險,及時提供更多的路由選擇彈性。

因為台灣大、遠傳及其它固網業者,參與興建海纜數量甚少,正常海纜訊務接採購置IRU(Indefeasible rights of use法律上不可取消的權利,通常為15年)或租用(如少於5年)方式,其緊急調度時之彈性,其備援率則依其備援容量政策而定(此大都為商業營運機密),通常這些調度如上述以HiNet為例之公告一般例行海纜維護,或海纜故障維護之調度,大都仍屬較輕微影響,如上述所述: 「經本公司緊急調度支援後,客戶連線歐美、中國、日本及韓國部份網站於一般時段不會受到影響,僅於尖峰時段可能造成部分連線有少許延遲現象,待維護完成後,即可恢復正常」。

(二) 重大事故之海纜之調度模式

因海纜通常是一段接續另一段,一段故障後,需有其它繞道設計,方能避免其影響。目前僅有SeaMeWe-3同時登錄頭城、訪山,EAC-C2C同時登錄淡水、八里與枋山。我國目前海纜出口示意圖如圖7所示。大部分海纜出口集中於頭城與淡水。以2006年恆春大地震為例,震央及海底土石流位於呂宋海峽附近,是多條國際海底電纜的樞紐,距離枋山的海纜登陸站不遠,如圖4所示,很多未登陸枋山登陸站,或途經但登陸北部登陸站的海纜亦受波及,導致一連串的相互影響效應,而不只我國受害,包括鄰近的中國、日本、韓國、香港、新加坡之海纜通訊訊務皆受到影響。

圖7 台灣海纜出口示意圖

由圖7顯示四個海纜登陸點及海纜所經路線,都將會是我國網路通信的關鍵基礎設施。不僅是我國如此,全球海底電纜目前都呈現非常脆弱現象,對大規模軍事攻擊,防禦能力脆弱。四個海纜登陸站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地點,也是我國對外網路通訊的致命弱點。如純依商業角度出發,目前頭城進線最為熱門,因鄰近海域較為深廣,較不易受到人為破壞。枋山因鄰近呂宋海峽,雖附近火山斷層活躍,如2006年恆春大地震,但因呂宋海峽東接太平洋,西通南海,全寬約250公里,不但是重要的航運通道,也是東亞各國通往北美洲的海底光纜密集之處。目前枋山海纜登陸站為中華電信所有,僅有3條海纜進線,且目前仍有些南北不平衡現象,雖南北本來網路訊務需求即有很大差異,但可透過環島路上光纖將南北訊務串連,對全台灣整體國內外網路備援,應該還是值得之思考的可能方案之一。

如北台灣發生大地震或南臺灣發生大地震,致鄰近外海之海纜大規模受創(本島陸地亦遭遇大停電或斷線等事故)時,是否海纜有足夠備援調度措施? 目前觀之,可以下列事項來強化重大事故備援調度之韌性(resilience):

1. 四個海纜登陸站目前皆為民營電信公司所有,國家遇緊急事故,NCC依電信管理法要求,應能有一快速調度或互相支援之因應措施。政府亦可考慮規劃第五、或第六海纜登陸站之可行性,包括於中部地區設立之可行性。

2. 目前我國國土辦公室已將海纜登陸站,列為我國關鍵基礎設施通訊傳播類一級關鍵基礎設施,並定期實施防護演練。但演練僅以是否易遭受一般潛入破壞,未對大規模或嚴重破壞事件,進行預防及備援演練,建議可增加海纜更多演練案例,以強化海纜站的防護效果。

3. 因為台灣大、遠傳等業者,參與興建海纜數量甚少,正常海纜訊務接採購置IRU或租用(如少於5年)方式,其緊急調度時之彈性,其備援率則依其備援容量政策而定,此備援率之提高時會導致成本增加,我國固網業者往往不重視此備援率之需要性。因此未來在檢視固網業者網路設施關鍵基礎設施時,建議將固網海底電纜購置或租用之備援率,列入檢視,如必要時NCC亦可要求海纜調度備援率,應為正常海纜訊務量一定比率以上。

4. 除中華電信外,其它固網參與投資興建海纜者甚少,建議應適時政策引導主要固網業者應增加海纜投資,以提升海纜通訊容量及提高海纜自我調度之彈性。

5. 海纜站及進線海纜仍有南、北不平衡現象(枋山海纜登陸站為中華電信所有,僅有3條海纜進線),雖南北本來網路訊務需求即有很大差異,如能透過環島路上光纖將南北訊務串連,並鼓勵新海纜興建時,以枋山或南部為登陸點,一方面分線環繞台灣周圍之海纜線路,一方面可平衡海纜站進線之海纜數量,可策略上對對全台灣整體國內外網路備援能力及韌性,多提供一分保障。

6. 運用自動辨識系統(AIS)精準定位海纜損壞位置,監控海底電纜線路安全,可避免電纜維修延誤。由於大部分海纜系統都橫跨多個國家,此AIS系統需要透過跨國多邊合作機制,才能達到預期效果。AIS網路監控中心可以24 * 7遠程監控所有的海上活動。中華電信所參與投資的電纜系統,都應適時建置此類系統,並參與多國共同自動監測計畫,以減少海纜維修延誤及無法提供訊務時間。其它固網購置IRU或租用海纜電路部分,亦可同樣要求類似自動辨識系統(AIS)即時監測之服務。

7.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擬利用南沙群島永暑礁、渚碧礁和美濟礁的光纖海纜站,以光纖海纜建設「海底長城」,並與鄰近的12個國家建設了跨境國際海底電纜等措施,甚為值得後續持續關注。此方向更彰顯跨國海底電纜在網際網路世代之全球戰略地位。

綜合而言,透過增加海纜投資、提升海纜調度容量備援比率、運用自動辨識系統(AIS)即時監控海纜故障、海纜站及海纜數量之南北平衡考量、強化海纜關鍵基礎設施演練等備援策略與措施,應可增進我國海纜之備援能力,進而提升我國跨國及國內網路基礎設施之韌性。

參考資料

1. APCN2、TPE海纜先後故障,台灣對外連網受阻,https://www.ithome.com.tw/news/86382,2014年4月2 日

2. 亞太2號海底電纜,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A%E5%A4%AA2%E5%8F%B7%E6%B5%B7%E5%BA%95%E7%94%B5%E7%BC%86

3. Jupiter 海纜聯盟,https://www.submarinenetworks.com/en/systems/trans-pacific/jupiter/amazon-s-first-membership-in-a-submarine-cable-consortium

4. A Complete List of Content Providers’ Submarine Cable Holdings,https://blog.telegeography.com/telegeographys-content-providers-submarine-cable-holdings-list,Nov 9, 2017

5. TeleGeography,https://www.telegeography.com/about/index.html

6. Submarine Cable Map,https://www.submarinecablemap.com/

7. 2006年恆春地震,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06%E5%B9%B4%E6%81%86%E6%98%A5%E5%9C%B0%E9%9C%87

8. 致命弱點!陸若攻台海底電纜 恐擾亂國際金融市場,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12-06/106065

9. 維基解密 洩我5處海底電纜,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01207/33017409/

10. Here are the Submarine Cables Funded by Cloud Giants, http://www.datacenterknowledge.com/archives/2017/03/03/here-are-the-submarine-cables-funded-by-cloud-giants

11. 簡立峰,讓台灣成為亞太網路樞紐,聯合報,2016–10–02,https://www.facebook.com/udnip/posts/1278962792170219:0

12. Mick Green, Stephen Drew, Lionel Carter, Douglas Burnett, Submarine Cable Network Security,Submarine Cable Protection Information Sharing Workshop,Singapore — 13 April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