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之夭夭

棄保潛逃為最終局之走投無路

Vivian Fang
Feb 5 · 7 min read
Photo: Bun Lee, a flavored artist in music, videos and photos.

☝️ 世紀大逃脫

對好些人來說,日本東京2019年的新年假期,一個本應充滿歡愉氛圍的佳節卻一點兒也不平靜。叱吒車業的日產汽車前會長、社長兼行政總裁(CEO),前雷諾董事長兼行政總裁,以及雷諾日產聯盟行政總裁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又人稱「那個成本殺手」(Le Cost Killer),也曾一手拯救瀕臨破產的日產汽車而受封為「日產救星」的這樣重磅、明星等級的企業大佬,竟在2019年12月30日,在日本法院扣留其護照及出境禁令下,棄鉅額保釋金神奇的逃離日本。他先由私人飛機飛往土耳其,再輾轉抵達黎巴嫩,成功的上演逃之夭夭。

到底他怎麼辦到的?
他搭乘新幹線去機場嗎?
怎可能搭新幹線而沿途沒人發現呢?
他躲在巨型樂器箱還有鋁箱?
日本當局也跟大家一樣自媒體得知此戈恩神鬼世紀大逃脫?

太多疑點了,大家都對此事件都充滿問題。

〈整個卡洛斯·戈恩事件每個人都灰頭土臉〉(No one comes out of the Carlos Ghosn affair smelling of roses),筆者挺喜歡《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 在1月2日對此新聞事件下的標題。總的來看,不論是日本當局、雷諾日產汽車,還是戈恩先生本人,都陷入困境,每位都灰頭土臉,全是輸家。

☝️ 相互指責

逃之夭夭後,1月8日戈恩先生在黎巴嫩盛大招開了為時兩個多小時的記者會。當然他對於一切日本檢方提出指控全盤否認。他被日本檢方懷疑涉嫌低報自身薪資,並挪用公款進行私人投資,違反金融商品取引法等嫌疑,飽其私囊高達美金$1.4億(約台幣$42億)。 在此記者會上,到底如何自日本潛逃出境至黎巴嫩戈恩先生沒有給予完整交代,但他痛批日本司法不公,逼他認罪,他認為他是從不正義逃離,並指出因他想推動日產與法國雷諾進行進一步的合併,才被多名日產高層,包括日產前社長西川廣人等,陷害這些莫須有的罪名。自2018年11月開始,日本官方對他進行循環式調查、拘留、逮捕、保釋,再逮捕的流程。其中一次的保釋金高達日幣十億元(美金890萬元),刷新日本最高保釋金紀錄。

針對戈恩先生的記者會,日本官方罕見的同一日招開兩次記者說明會回擊。東京地方檢察廳次席檢察官齋藤隆博先生(Takahiro Saito)也正式回應:戈恩先生對日本司法的指責,而「隻字不提自己的行為,單方面偏頗的批評日本司法制度,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行為」。他也說到,戈恩「為了逃避其罪行的後果公然藐視日本法律」。日本官方及輿論也普遍認為,如果戈恩是無辜的,為何需要放棄鉅額保釋金潛逃成為亡命之徒呢?

對此車業大鉅潛逃一事,有興趣進一步研究的讀者,可以上網找到充沛的資訊。而本篇文章,筆者想以賽局思維來看此世紀大逃脫。


🎲 賽局理論

運用想像力,我們可以探討不同行為(course of actions)的排列組合,進而分析不同的事件結果( possible worlds)。當然,當我們做這種假設性的思索,為了能聚焦想探討的事,會做些假設來簡化複雜的實況。

先把賽局基本盤勾描出來。

任何賽局都需要多於一人的「玩家」。賽局理論裡的玩家定義很簡單,是指賽局裡具有策略性的決定者。跟一般我們認知遊戲裡的參賽者的定義是一樣的。在這假設遊戲裡,玩家有誰呢?

假設玩家有兩位:車業大亨戈恩先生和日本檢察官。當然在這世紀大逃脫裡參與的人多過這兩位,但讓我們專注在這兩位身上。

賽局裡我們還需要「策略」。維基百科的定義:「在賽局理論裡,玩家在賽局中的策略是指在所有可能發生情況下的一套完整行動計畫;這完全決定了玩家的行為。」更直白點,策略是一套針對對手可能採取的行動,玩家訂定完整的行動計畫。

🎲 逃脫遊戲

來假設您是那汽車大老闆戈恩先生好了,在您付完最後一次高額保釋金,假設您看狀況不妙而開始找退路來金蟬脫殼。假設在這逃脫遊戲裡,您有兩個選擇:1)選擇留在日本等待司法審判 2)規劃好萊塢強檔般的世紀大逃脫,腳底抹油,走為上策,逃之夭夭。這兩個是您的策略。

現在加上第二個玩家的策略。我們延伸戈恩先生在記者會上指控日本檢察官對他司法不公,假設此為檢察官其一可採取的行動。(別誤會,筆者在此絕無影射或暗示日本司法有任何不公,這假設僅拿來作為賽局策略的例子。)假設日本檢察官可以選擇,給戈恩先生一個: 1)公平的審判 2)不公平的審判。這是第二位玩家的策略。

再假設即便在百分百公正司法下,戈恩先生要能完全免除牢獄之災,盡情享受他言論及行動自由的機會幾乎是零,而他偏偏嚮往自由,最在乎這件事。在這個假設下,如果您是他,您會採取什麼行動呢?賽局上說,什麼是您最佳回應(BR)?

現在我們來看這賽局的各種可能結果(possible worlds)。假設戈恩先生是真的有罪,他知道成功勝訴無罪釋放的機會不高,更別奢望能重獲自由。所以不論司法是否公正公平,BR 都是開逃。

假設是完全清白,日本檢察官提出的涉嫌經濟犯罪都是栽贓的,您認為您的答案會改變嗎?我認為不會。逃之夭夭絕對還是BR,只要我們假設嚮往渴望自由這點維持不變。

這局裡有很多假設,的確過分簡化事實真相。但我深信像卡洛斯·戈恩這樣世界等級的車業企業家,能叱吒日產汽車長達17年,一手促成雷諾-日產-三菱聯盟這樣的角色,會棄保潛逃選擇流亡,他一定是走投無路了。也別忘了,這個世紀大逃脫並非一般人辦得到的!

我可以畫上賽局策略樹狀圖(game tree or extensive form),甚至用數學來計算模擬情境寫出賽局矩陣(game matrix),但我最後決定省略這些技術推演來簡化此文。往後的文章會正式介紹這些工具。不過,如果您有興趣深入探討,歡迎留言或來信給我。

以下僅以表格來示意逃脫遊戲衍生四個可能發生的結果(possible worlds),這非正規game matrix,一般matrix會以數字來代表賽局結果(payoff)。

🎲 認罪自首,還是全盤否認

換個角度看另一個賽局。這次這局叫做「認罪自首,還是全盤否認」。

玩家還是那兩位,這次兩位的策略都是:1)承認有錯 2)否認有錯。戈恩先生先上記者會大力抨擊日本檢察官及日產高層(當然他還指責很多其他人)。他選擇「否認」作為他的BR,尤其他現在已經不在日本境內,承認對他有什麼好處?日本官方也開了兩次公開記者會,「否認」戈恩先生對日本司法的指責。很明顯的,對於雙方玩家,不論事實真相如何,「承認」有錯對他們都不利。至於事實上他們是否各有責任,早已不是重點了。

下表列出此認罪與否賽局的四個可能結果(possible worlds)。


好一陣子沒上來寫文,雖說這篇文章三週前我就已經準備好素材開寫。還是希望您今天閱讀愉快,我們很快再見。

🃏 If you like to see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please visit here. 🙏

[本篇同步刊載在 Matters 與方格子]

Vivian Fang

Written by

❤️ Heart set on Game Theory & Public Finance - determined & disciplined dreamer in making Pareto Improvement. 📬 v.v.fang@gmail.com ❤️

More From Medium

Related reads

Related reads

What Is Art?

61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