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依靖

在COVID-19肆虐全球的這段日子裡,我很幸運的待在相對安全的台灣。每天看著新聞上各國疫情發展的報導,總覺得有些不真實,彷彿他們和我們並不身處在同一個世代中。被嘉玲寵壞的我們,可能真的很難想像每一刻都如履薄冰的生活。但這樣的安逸倒是給了在台灣的我們一個全新的機會,站在我們不曾想過的制高點上俯瞰這一切。 公共利益和個人隱私常有衝突,有沒有可能兩者兼顧? 我所看到的,也許是這段時間被認為「次要」的議題,但個個都和人權息息相關,每每看到相關的報導也都讓我心頭一陣。數位人權組織Top10VPN在3月20日指出,因應疫情,已經有至少13個國家採用數位追蹤系統。 根據風傳媒報導,在南韓,所有確診病例的手機定位、信用卡紀錄、甚至大眾運輸儲值卡、監視器等資料,都會被政府完整保存並且建檔公布在保健福祉部的官網上。或許這麼做的確有利於追蹤確診個案的足跡,並且以超高的效率防止病毒擴散,但這也讓確診者的個人隱私無所遁形,甚至引起大眾對他們的歧視和汙名。英國廣播公司(BBC)韓語記者金炯恩便表示,儘管韓國政府沒有公布確診者的姓名或地址,但若直接使用搜尋引擎搜尋病例編號,就會跳出「編號-詳細資料」、「編號-照片」、「編號-家庭」,甚至是「編號-外遇」等資料。

犧牲個人隱私難道是成就抗疫的必要之惡嗎?
犧牲個人隱私難道是成就抗疫的必要之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