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為攝影師 你得從走路走得很慢開始

在攝影圈待上幾個星期,你才有可能試圖理解,或者有材料去想像那些畫面 —每片雪花(照片)其實都有其獨特的樣貌,墜落時的姿態以及呼應的心情。

攝影也是如此,鏡頭後邊那些好奇的眼睛,始終在探索的不就是在收集各種可能性。

攝影邏輯講究的其實並非答案本身,而是問問題的方式及誠懇的語氣。更何況,眼前世界的情勢已再三向人們證明 — 太多不費吹灰之力便得到的答案,並不會讓我們的生活往更好的方向前進,反而模糊了命題的初衷與美意,讓人們產生錯覺,誤以為一但累積了相當數量的答案,原本的問題將不再是個問題……答案比問題還多的現象讓我不解。

畢竟經典的攝影作品通常不提供觀者答案,精彩的作品總是將好奇的眼光聚焦在那些最精彩的無解,作者將一段深刻的生命體驗轉化成一張照片,讓我們在畫框前駐足沉思,學著用新的角度來感受那個畫框外我們最熟悉卻也格外陌生的世界。

從歐洲人身上,發現亞洲社會裡一向注重「功效」的價值觀,似乎與詩意的生活、美學及感性的培養形成一種對立。

倘若這是你願意投注一輩子的熱情去成就的興趣或者志業,自然不會心急於立竿見影,那三小時/五張「好照片」的迷思不會困擾你,因為你享受過程中那某種秘密儀式裡不足為外人道的開心。

相機握在手裡,腳步變得好輕盈,地球轉動也隨之放慢的那種緊張與雀躍交織的心情,是文字無法描述的狂喜,但你可以用照片記錄來持續書寫如此特別的旅行。

坊間攝影書最常提到的關鍵字不外乎是:景深、快門、光圈等速成式的激情,但我相信唯有勇氣、體貼與好奇心才能讓攝影與生活產生更緊密的聯繫。

我們似乎總是忘記,拍照最常用到的其實不是單眼相機,是你的那雙眼睛。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攝影詩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