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简约一百年(0): 舍弃即舍得

第一件要整理的是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纪念物。它们不是在纪念品商店用当地货币换回的,而是充斥城市生活的票据与宣传单。我收集了很多很多, 都是过去两年从日本,新西兰,广州,纽约和阿姆斯特丹带回来的。我很喜欢收集它们因为它们记录了我在另一个城市假装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每一张票据都有一个时间戳和一次交易。它们会让我想起我这天中午去了 911 纪念馆然后坐了两次地铁,那天去完森美术馆然后光临了一次寿司之神的二儿子。

我真的收集了太多这些回忆, 单单是 2015 年的两次日本回来就留下了两百张刷卡收据(第三次的收据全部被星希拿走了)。当初的我只是想留下一些回忆,但是你知道回忆太多的人一定会被回忆击败。回忆只有在出其不意地出现时才算是美好的回忆,如果你总是充满太多回忆你就会被回忆拖垮无法前行。

当我决定要整理并只留下一小部分回忆的时候, 面对着几百张票, 就等于面对着几百个痛苦的抉择。哪份回忆我希望几年后出其不意地出现? 哪些回忆我想让它永远消失?走向简约提醒了我一个五年前在知乎讨论得很热门的问题:「面临抉择的时候应该怎样做决定」。我采用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 爱的即留下; 犹豫即放弃。

大部分消费者一样虽然算不上天才, 但也不是傻子。 一眼就看穿是垃圾的东西我们拥有得并不多, 但真正爱的东西也并没有更多。 被消费主义玩弄了一辈子, 每一次消费都是一次对工业生产充满了希望, 相信这件物品, 比我手上的钱, 比要付出的时间和空间, 都更加有价值。然后好东西并不多, 也并不好找, 我们一次一次地失望, 买回来一个又一个犹豫, 对组成生活的物质又喜欢又讨厌。

今天的整理的不是消费品, 但是它比消费品有更加独一无二而让你无法舍弃的价值。不管简约主义能不能兑现它改变生活的承诺,起码在经历强烈的抉择痛苦后它会把你带向生活一个新视角:如果你放弃掉一切的犹豫,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你会多出很多空间。你给了那些挤不进你生活的事情一次新的机会。即使消费主义又瞬间来欺骗你把这些空间填满, 你起码可以选择让生活比之前多出至少一件只喜欢不讨厌的必需品。

我最后扔了大部分便利店的收据, 只留下了最爱的餐店和一定会推荐朋友去的活动的票据。我觉得走向简约的第一步就是要相信:舍弃了犹豫, 会迎来更多的坚定。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