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訪|桃園養親轅咖啡

先前在做研究的時候,桃園得知一有間照顧咖啡養親轅,便起心動念想要一訪。

家總介紹的養親轅,介紹了小老闆的社工背景!

不過因為原先是沒有將除了台北兩間照顧咖啡(極簡、有心)以外的咖啡館列入採訪名單,因此做出決定探訪以後,也沒有事先聯繫店主,決定以普通客人的身份前往。

因為家人都清楚我正在進行有關「照顧咖啡」的專題報導,因此我也不諱言我的行程。

沒想到媽媽聽了很有興趣,恰巧週日,又適逢舉辦阿公喪禮有一個難得的假日,我覺得帶媽媽一起前往,比起我找朋友、或是我孤身一人都還要來得更有意義,於是和媽媽商量好,一起騎機車前往其實就距離我們家不遠的養親轅。


養親轅位在中原夜市附近,健行科大隔壁,前身是擁有80多年歷史的老字號中藥店,已經傳承了第五代,不過因為晚輩沒有承接中藥家業,具有社工背景的小老闆和家人溝通過後,改以咖啡館的形式經營。

從極簡店主得知其他縣市的照顧咖啡店主的背景,養親轅在其中也是特別的一位。

光是店家背景和店長出身都很有說道,踏入店裡,有隻肥肥胖胖的貓「錢錢」,看到他我就想到極簡那數十隻流浪貓的可愛店家。還可以看見中藥行常見的高高木製櫃檯,背後一整排羅列得整整齊齊的小方木格抽屜,還有瓶瓶罐罐作為裝飾。

菜單是手寫複印,類似坊間「九陰真經」的藍皮筆記本,刻意營造出古舊的質感。店內桌椅很明顯不是統一形式,而就像是家裡拼拼湊湊,卻不失美感。

我和媽媽兩人挑選的靠牆的一桌,面對著一整櫃的店家藏品,我特意掃視了一番。

發現就在我的左手邊便是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提供的書架「心靈角落」,還有我已經見過多次的明信片和信箱,家總文宣和其他社福團體的紙本宣傳品都一目瞭然,散發鵝黃光暈的桌燈一角則擺著三枚徽章「ask me 長照」,由家總提供。

媽媽點了拿鐵,我選了抹茶牛奶,加上一份檸檬生乳酪、客家糌粑口味的鬆餅。媽媽看起來真的很好奇角落的書櫃,主動拿了幾份文宣翻看,我也告訴她家總的那份我有,不需要再拿,媽媽指著另一份真善美社會福利基金會幫助老憨兒的三折文宣,告訴我她每個月都捐了300。

我很驚訝,原來媽媽默默地都在支持這些社福團體,她說因為公司都會有相關機構宣講,她覺得可憐又有點能力,便都一年又一年的支持,除了老憨兒,還有差不多五間機構,包括慈濟等等。這樣算算,一年便憑空多了兩萬以上的支出,這些小額捐款其實看似不多,可是累積起來也足以出國好幾趟了,可是媽媽她直到去年才第一次出國,我默默收起驚訝,很認真的對媽媽說了「謝謝!」

閒話家常時間,其實和家裡聊的多半相似,可是媽媽在外面好像更放鬆一點,我曾經在出發前,對媽媽說:「妳好像不需要喘息嘛!」因為我認為媽媽和兄弟姊妹雖然都會有爭執,可是大致上還是和樂融融。

不料,媽媽說「誰說我不需要喘息?我也很需要的!」我這才感覺到,原來喘息咖啡有其必要,就算我們家不算特別貧窮,需要金錢上的支援,但是也可以適當地運用一些民間、政府的幫助,不必感到害羞的。

期間我覺得特別值得紀錄的,就是對於「表明照顧者身份」這件事。就算我已經鑽研這個主題一個半月之久,而且也多次到極簡、有心訪問,可是真正以「照顧者和其陪伴者」的身份前往咖啡店,在表明身份之前,往往希望店員可以主動詢問,所以拿了好幾份文宣擺在顯眼處。

又猶豫「媽媽真的需要嗎?」多次詢問媽媽,暗暗期待媽媽可以打消主意。可是對我來說,那今天帶媽媽出門的意義就消減一大半,所以媽媽沒有特別表示的時候,我還是在結帳前,拉著店員,「我帶我媽媽來,我媽媽是照顧者,是否需要填單?」用最後的問句表明,其實我知道這項服務,好像有備而來。

我也不清楚這種顧慮從何而來,可是對於「開口求助」這件事,我想我真的發現我是有障礙的,就連我對於自己和家人身為照顧者的事實確鑿無疑,依然會為此感到猶豫,我想其它不了解、不知道、不敢靠近、不願意使用服務的人,肯定還有很多很多。

店員轉告另一位胸口別著「小老闆」牌子的短髮俐落女子。她應該就是那位有著社工背景的店主吧,我暗暗猜測。

她拿著「家庭照顧者喘息咖啡意見調查表」,邊蹲在媽媽旁邊,閒聊起媽媽照顧者的身份和經歷,我和後來趕到的姊姊默默在旁邊聽著,雖然對我們來說頗有些尷尬,因為媽媽似乎藏不住話,把家庭背景交代得一清二楚。

可以想見,這段照顧者的經歷,對於媽媽而言,真的說幾遍都不會忘記,細節包括天數、事件都記得一清二楚,小老闆倒是沒有不耐煩的樣子:「這樣真的很辛苦呢。」「原來如此,媽媽辛苦了。」

就是一些簡短的配合,可媽媽邊填寫資料,好像也越來越和緩,後來小老闆拿出了現行的一年十張券的喘息咖啡招待券,我還特別提醒媽媽,可以帶朋友來,但最好都是照顧者身份的朋友,才是不濫用這項服務的好意呢。

以「使用喘息咖啡」的照顧者身份和陪伴者到訪,對於始終以旁觀者身份,看待這項服務的發起者、提供者,直到我自己見證了使用者的一幕,我覺得真正串連起來的了喘息咖啡服務的上下游,應該對於之後寫作會有更完善的解釋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