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Jeanne Menjoulet on VisualHunt / CC BY

讀《性、高跟鞋與吳爾芙》:清晰的女性主義論戰史爬梳與整理

用簡練卻不失去深度的文字,交代了女性主義核心論述、內部衝突與思想的演進,適合有些社會學基礎的人閱讀。

wadejin1996
Jan 12 · 12 min read

為何閱讀女性主義?我對「女權自助餐」一詞的厭惡

常有人說社群網站,使得同溫層非常厚,使我們難以遇見相異價值觀的人;姑且假設這個說法正確(實際上我只同意一半),我的同溫層在性別意識這一塊肯定還不夠厚,至少直到最近都還看得到/聽得到有人用「女權自助餐」一詞來開玩笑。

即便是開玩笑,這樣的動作(覺得無傷大雅)也是性別意識仍不足夠的徵兆吧?但在這麼多玩笑中,我尤其厭惡「女權自助餐」一詞,因為這個詞彙隱含著一種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很瞭解女性主義的主張,進而認定(部分)女性族群透過女性主義只為自己謀好處,卻不正視對現行社會對男性產生壓迫的現象。為什麼這樣的詞彙及其見解是對女性主義的很大誤解,已有非常多文章做了精闢的見解,我也自認不會寫得比他們好,所以這裡僅附上一篇作為參考:

總言之,如果有看過《見樹又見林》一書或瞭解基礎的社會學概念,就會明白女性主義(或任何為弱勢族群發聲的運動)反抗的是一個社會「結構」;這樣的結構同時壓迫著男性與女性,也同時讓男性與女性得利,同一個人(無論生理性別)可能既被壓迫也從中得利。結構所造成的是一種「最小阻力之路」,它使得我們在社會中做某些選擇比做其他選擇容易,例如作為生理男性,我表現得陽剛會比表現得嬌柔還要不容易受到他人的異樣眼光;即便個案可以透過他的個人選擇,避免掉這個情況(或說使這個情況不彰顯),仍然不代表這樣的阻力差異不存在。

因此閱讀女性主義的書籍,是為了更具體瞭解這樣的阻力是如何存在的;同時也是意識到《見樹又見林》一書所說的:「我們總是在一個比我們自身更廣大一點的世界參與著社會生活。」因此我不只作為我,更作為一個異性戀生理男性在參與社會,我更覺得閱讀女性主義有其必要。

為何閱讀女性主義?個人對實在論/建構論的探索

過去只由一些社群的討論與網路文章,簡單地理解女性主義,但我慢慢地產生一個困惑:「我們要怎麼判斷一個行為,是出自自我選擇,還是受到了父權框架的暗示?」例如在現代台灣社會,化妝、減肥、露出身體部位的穿著等更容易發生在女性族群的行為,如果說它們很大一部分是出自父權框架的形塑,那難道從事這些行為,就是對父權框架的妥協嗎?(很直覺的答案是不完全如此,但對於要怎麼去細探,我很難找到切入點)

關於廁所的男女標誌,也曾引起很大的討論:「該怎麼樣設計,才能不帶有刻板的性別框架?」我和朋友最後的討論是 — — 幾乎任何符號都不合適,背後的原因是:撇除生理構造,男性和女性究竟有沒有決定性的不同所在?若能找到,那又有多少是社會化的結果,多少是出自先天因素?

直到我接觸了科技社會學的文章:〈社會建構論、批判實在論與行動者網絡理論觀點下的身體與社會:以肥胖議題為例〉,這樣的困惑才找到一個契機去做更深入的探討;而我也在其他議題(例如網路工具對於知識學習是助力還是阻力)上看見這三個分析手法的運用,也是我在思考「人如何認知自我」的人生命題上所碰到的瓶頸。因此我多少是基於對實在論與建構論的興趣,去進一步瞭解女性主義的。


三個主軸:文學論戰、性論戰、文化論戰

本書由三個獨立的篇章串聯起女性主義的論戰史,每一個主軸都各占了三個章節,這三個主軸也對應到書名的三個元素:「性」對應「性論戰」,「高跟鞋」對應「文化論戰」,「吳爾芙」則對應「文學論戰」。在這三個論戰中,我們可以看見女性主義並非不變的思潮,即便是在任何一個時間切片、針對任何一個關於女性的問題裡,都存在著兩個(甚至更多)迥異的見解;即便是面對女性主義的「共同敵人」 — — 父權框架,究竟什麼樣是父權的壓迫,不同的女性主義也會給出很不一樣的答案。

文學論戰:文本如何再現「女性」?

在這三個章節中,作者帶我們檢視了三個女性主義的經典文本:吳爾芙《自己的房間》、珍奧斯汀的著作(以《傲慢與偏見》和《理性與感性》最著名)以及勃朗特的《簡愛》,是如何隨著女性主義不同階段的發展,被以完全不同的方向給詮釋。在這個篇章中,我們可以看見同一個文本,基於不同的閱讀取向,會有截然不同的文化意涵。

以書中針對珍奧斯汀的討論為例。
1975 年出版的《珍奧斯汀與思想之戰》中,巴特勒認為珍奧斯汀是一位受到 18 世紀教養手冊所形塑,象徵反動與保守的作家 — — 透過筆下的兩種女性,為女性展開一場道德教育;但是在另外一位女性主義學者克爾漢眼中,珍奧斯汀筆下的女性可以和男性平起平坐,可以接受教育,承接了當時啟蒙女性主義思想,是一位進步的女權作家。而在其後,又有吉爾柏與古芭、普薇、賽菊克等不同的學者,提出他們對同一文本的不同見解,將珍奧斯汀從一個單純的作家,變為擁有眾多思想可能性的思想家。

同一個文本如何被詮釋,全看觀者以怎麼樣的角度去分析,不同女性主義者的交鋒,圍繞在該文本是如何再現女性樣貌的?它之所以這樣再現,又是基於怎麼樣的意識形態?本書作者在短短的幾十頁裡,就為我們揭示數種詮釋的可能(還不是全部),或許使人覺得「這樣的分析是否過度了?」但就像羅蘭.巴特所說的「作者已死」,即便並不符合作者的意圖,但文本如何被廣大的作者詮釋,這樣的詮釋又如何進一步形塑社會的性別認知,才是女性主義者真正關切與試圖辯證的。

性論戰:性革命帶來解放,還是壓迫?

「物化」恐怕是最被女性主義所詬病的一種父權壓迫。在這個段落中,作者先帶我們回到 1950 年代以前,婚姻體制是如何從性壓抑走向性愉悅的,但這樣對性愛的保守轉為接受,又是如何受到婚姻角色的意識影響,使得性愛有其規範,在這規範底下,性愛如何成為一種日常勞動,而且讓女性的情慾需要仰賴丈夫、甚至成為性愛客體。

隨後在 1960 年代,《人類女性性行為》與《人類性反應》等性學研究的出版,不僅現代化了性意識,更讓社會大眾發現:陰蒂 — — 而非陰道 — — 才是女人達到高潮的神經中心;這使得女性自慰或同性性行為等性實踐「正常化」,顛覆男女交媾才是唯一的性實踐典範,更使基於前者這種典範所發展出來的陽具崇拜被破除,使女性成為獨立自主的情慾個體。於是女性主義者由此一步步去挑戰異性戀霸權與婚姻體制,藉由性的解放,來拆除父權的牢籠,奪回女性的情慾自主權、平衡兩性在性愛中的權力關係。

然而,有另外一群女性主義者認為性慾與色情始終是壓迫女性的存在,性愛是一種男人對女人的控制,甚至是一種以貞潔來換取不被強暴的交易;這樣的異議在 1982 年的巴納德學院所舉辦的女性主義會議爆發激烈衝突,也意味著性論戰揭開序幕,一步步地讓同性情慾、性少數、種族等有別於單純「男性/女性」劃分的議題浮上檯面。作者在此段落書寫得非常完整,就如同他在序言所說的:「性論戰幾乎貫穿了整部女性主義當代史。」也因此這三個篇章是頁數最多、也最多不同分析理論被提出的,可說是讀起來最需要耐心、但讀完也最過癮的一段。

關於性論戰的詳細演進保留給有興趣的人自行閱讀,僅引述兩個讓我覺得突破直覺思考的切入點:

在《我的秘密花園》中,女人既自戀又戀物,既戀人也戀動物。在幻想得領域中,各種禁忌的情慾成為可能,女人壓抑的渴望也終於有了出口。……幻想與實踐的斷裂再再提醒我們,單以性實踐來探討女性情慾是不夠的 — — 在實踐之外的幻想同樣具有踰越規範的能量。(p.095)

若要解構婚姻體制對女人的壓抑,就要解放女性情慾;而葛瑞爾定義的女性情慾,是超越陰蒂快感的整體生理愉悅。…….單純關注陰蒂快感是對「整體身體的去性化」,也是「以器官取代性慾」。(p.099)

文化論戰:如何觀看女性(女性如何觀看自己)?

作為最後一個篇章,其實已經有非常多的討論在前面的兩個篇章出現過。因此在第九章,有一段文字為整本書作了很好的總結:

威爾森指出,女性主義的時尚批評可分為「真實主義」與「現代主義」兩條路線:前者頌揚身體的自然本質,追求真實的自我;後者則擁抱身體的扮裝戲耍,強調社會的建構。真實主義與現代主義的路線歧異幾乎貫穿了所有女性主義爭議 — — 包括色情、羅曼史與時尚。採取真實主義路線的女性主義者之所以拒斥色情片、譴責羅曼史,在於她們信仰一個真實的女性自我;而現代主義路線的女性主義者則藉由各種挪用與仿諷,證明所謂的性別話自我,不過是一個歷經反覆演繹的社會產物。(p.242)

第七章的羅曼文學緊繫著女性的情慾可能,以及文本如何助長或破除婚姻角色的框架,最後引述「讀者反應理論」,說明女性主義者從純粹的文本分析,過渡到女性讀者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閱讀與使用文本,意識到文本是與讀者社群之間的反覆協商才產生意義,而非具有固定不變的意涵。或許可以視為第一個篇章文學論戰的一個階段性共識。

第八章與第九章,則圍繞在「女性的凝視」與「女性形象的建構」探討,我視這兩個章節為一體,因為形象和觀看是同時存在的、相互形塑的。作者也引述協商理論,說明基於觀眾組成的差異,一個文本可以有無限的詮釋空間與次文化實踐,進一步說明了這樣多元的觀看,女性主義可以積極地去改寫文本、藉著文本獲得力量;更在後頭以費思科的消費理論,去說明任何女性主義都是在多元的文化場域中透過種種實踐與協商所形成的政治,因此特定的文本、商品未必女性主義,也未必反女性主義,消費或閱讀都不只是被動的,同時也是主動的生產。


這本書適合做女性主義的入門書嗎?

雖然這是我第一本閱讀的女性主義專書,但我在閱讀前有跟風過一些關於性別議題的筆戰,從中也算涉獵過一些關於女性主義的論述,也有閱讀過社會學的書籍;因此這本書對我而言,還算好閱讀,至少表面的意涵都能掌握、也能理解一些較為學術的名詞(如:收編、再現、共構、反動)。

但仍然會有一些概念,可能只能靠前後文理解,而無法掌握精確的意義,尤其是出現精神分析理論的段落,像是這一段:

她將男性觀者的愉悅分為兩類。第一類為視覺窺淫,第二類為自戀認同;前者發展自佛洛伊德的《性學三論》,指的是透過觀看將他者化為客體所獲得的快感滿足;後者則源自拉岡的鏡像期理論,指的是孩童透過認同鏡像所進行的主體建構。

在文本的解構中,精神分析是非常重要的方法,因此幾乎每個章節都會出現某個女性主義者藉精神分析所得到的見解;但作者並未對精神分析的概念有太多著墨,而是直接使用「前伊底帕斯時期」等概念名詞,雖然可能有前後文的解釋,但仍需要查了相關的概念,才比較能理解。

不懂這些概念其實也不影響閱讀,因為那比較像是交代該理論的切入方法,對於每一位女性主義者的見解作者都有清晰而簡練的交代,但如果想針對某個論點做全盤的瞭解,就還需要額外做功課。

因此我的結論是,這本書對於有基本女性主義的認知、有閱讀耐心的人,是很好的女性主義入門書,不到 250 頁的篇幅,可以扼要地掌握女性主義的論述演進與爭議點;但也需要提醒的是,這本書是以「論戰史」為切入點去書寫,所以可能沒辦法給予一個清晰的女性主義輪廓、作者也無意灌輸特定的立場(當然經過數十年的思辨,少數的觀點已經被辯證得相對站不住腳),反而是讓我們察覺到女性主義的論述是多麽的歧異。

最後補充兩點。第一點,這本書較侷限在文化、文本的題材(畢竟文化類的題材更容易與女性主義的本質連結),較沒有提到勞動、教育、家務、政治、性犯罪等更廣泛的社會議題;這並非缺點,而是作者的取捨。第二點則是,每一個篇章幾乎都停在酷兒理論與差異政治的意識抬頭,沒有再多著墨女性主義如何考慮得更多;這或許是因為再書寫下去會使篇幅過長,又或者使焦點發散,總之作者留給讀者的是更多的異議可能。

wadejin1996

Written by

everyone is mania in general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