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寒戰-香港現實的自欺欺人

有時候為了活下去,也得自欺欺人。

相隔四年的寒戰1、2,正正演出了這些年來香港在真實生活中的困境,因為最大的問題就是最高位的香港特首,說穿了,早就是上面派下來的了。

寒戰1中揭露了一樁案件背後的陰謀,寒戰2則立刻接上,捅破了真相,原來就是上面早已鋪天蓋地,就連新任的政府內閣人士安排都已經收買完畢,只等改朝換代。

郭富城所扮演的劉Sir多次闡述「法治是香港成為亞洲最安全城市」的宣言,恐怕就是現在每一個香港人心中最需要的話語。

影帝對決

梁家輝

李Sir,一個30多年經驗的老警察,不只有第一線衝鋒陷陣的指揮能力,更能謀略企劃,每一次他教訓菜鳥,以及撐起雙手,讓身體向著鏡頭,那氣勢著實攝人。

從一開始打斷下屬報告,以筆敲打桌面質問郭富城宛如教訓一般,幾個動作就凸顯出兩者之間積怨已久(郭富城為行政文官績效良好而上位,尤其是挪轉前線預算轉為建置第三代監控系統,導致長期在第一線的梁家輝不滿。),而直到郭富城成功奪權並且親身犯險完成指揮行動之後,梁家輝一改心態,變成兩者並肩作戰,並且到第一集後發現是梁家輝自己兒子涉案,於是決定提前退休等等。

這些不同位子所表現出的從霸道、謙卑、幕僚,到重新復出帶著憤怒的霸氣,這正是這些影帝的實力。

而最困難的部份自然是他如何在寒戰2中轉折心境,由白到黑的演出,但就是這演出,將讓第三集更加有看頭。

郭富城

贏在奇勝,不管1、2集,都是以非常時期、非常手段,在敵人以為掌握大局之時,計謀早已高飛。

如第一集,他私以密報廉政公署,並私以科學證據檢查,最終查出看不出智商有192的李Sir兒子涉案;第二集,則私下成立秘密調查小組,早已查好歹徒所在地,設陷阱,請君入甕。

而他在第二集末,在查出背後藏鏡人也就是前處長,上面的授權人蔡Sir的位置,請下屬行動之後,那個轉過頭來盯著莫Sir的那個眼神MOVE,實在讓人拍案叫絕。

周潤發

沒太多鏡頭,可是每一個鏡頭都讓人目不轉睛。

天台上和郭富城的身高差、在郭富城和梁家輝對峙時,向兩者教訓的姿態,希望在第三集能有更多關鍵性的演出。

背叛始終來自於人性

李Sir直到第二集中,他都是信任警隊、支持警隊的。

他未曾發現自己的兒子涉案,信服郭富城運用了其他方式查出真相,於是退出警隊;可在第二集當中,他赫然發現,這池太深,深的牽扯到自己這輩子欠不完的人情,可他還想努力。

(簡略大意是,中國欲支配香港,於是找上前警察處處長,以權以錢收買香港官員,意欲以骨牌效應推倒保安局乃至香港特首。於是前處長找上李Sir的兒子進行寒戰行動,不料保安局長(劉德華)屬意的郭富城成功的逆轉戰局,發掘真相,導致李Sir黯然下台。

而在第二集當中李Sir才發現原來一切都是前處長在背後穿針引線,不僅警隊所新建構的全境監視系統根本就是他的子公司所設計,更有意在謀取全香港後推他上處長乃至保安全長位置,甚至早已帶回過往他欠下人情的傭兵們來進行這一切計畫。)

他很猶豫,心中的天平不斷在兒子、人情和公義之間擺盪,但開始時警察的天職依舊勝利,因此他在立法院的特別調查中意外爆料出了「郭富城可能收受五千萬賄賂」,讓有心者開始調查事實真相,也就是-上面和前處長的幕後藏鏡。

因此聰明人周潤發和郭富城也雙雙察覺了此訊息,並且開始各自採取行動,以及追蹤李Sir這條線所。

豈料,他們都低估了上面的兇狠。

於是在跟蹤的過程中,周潤發的養女身亡意外,郭富城與彭于晏展開槍戰,並取得勝利,但這勝利也成為了壓在李Sir心中的砝碼。

他憤怒,因為他知道自己大可以一開始就接受前處長的提議,但他沒有,而且他甚至在了解一切之後,依舊還是讓兒子離遠點,離這些人遠點,只希望兒子能夠保住一條命。

他自責,因為他知道這一切也都是因為他的關係,讓自己的兒子陷入這個陷阱。

沒人體諒他對正義的堅持,只一直把他當做背叛的根源。

好的,那就讓他背叛吧。於是他開始為私情行動,策動下屬莫Sir,要以罷免方式要求郭富城下台。

只是,為時已晚。

也或許,一山永遠容不了二虎,也永遠離不開江湖,這兩人的對決始終免不了。

在最後,早就設計好一切的郭富城,讓梁家輝親自領軍,讓他看著自己人一個又一個死在政府槍下。

(郭富城讓梁家輝領軍去清勦歹徒所在地,而這些歹徒就是當年梁家輝的傭兵。梁家輝不得不接下此領導任務,因為他期望能在過程中有機會解救他們,可他又不得下令進攻。)

最後料理醫生楊祐寧在玻璃前和他立正致敬,假意對他開槍的讓狙擊手將他一槍斃命,完成這個死局。

倘若彭于晏的重傷(打成這樣還不死,留這個伏筆就很牽強。)只是讓梁家輝憤怒,那麼設計讓他目睹弟兄一個又一個在自己面前死去,則是將他推向仇恨的死地。

兩人只能活一個,再沒其他結局。

郭富城狠嗎?狠極了。

他用盡一切正當和非正當手段,對敵人毫不留情的設計,保住了權位還光鮮亮麗,但這樣的後果,相信在第三集都即將揭曉,因為如同圍捕打獵,你總要往開一面,逼急了,不論什麼也都會跳牆。

可在現實生活中,中國正是這樣用盡一切拙劣手段,明的暗的逼迫台灣和香港就範,而只是每一次的逼迫,事實上都是逼迫我們跳腳,跳出中國的牆去。

牆總會倒,人總會跑。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