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牆再高,總有人翻得過去。

Raymond Sellars: What is bigger than a hero?
Rick Mattox: A dead hero.-Robocop.2014

什麼比英雄更偉大?死掉的英雄

這是在2014年重拍的機器戰警中的台詞,可現在這不是戲,這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將永遠刻在中國上頭的字句。

現在的中國和中華歷史上那些曾經巨大然後瞬間分崩解體的朝代一樣,一旦經濟失去持續前進的動力,裡頭的貧富差距、擋不住的房產價格、官商之間以權力遮掩的貪腐,很快就會爆發,太陽底下從未有太多新鮮事。

是以,何故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攏美親歐,對外是一帶一路的中國大夢,對內則是強行抑止任何動盪的芽苗。

中國夢,於是在中國每一部電影播映前,就像戒嚴時期我們的國歌一樣,強制播放;翻牆的VPN、微博上的蠟燭,通通禁止,網路長城持續升級,務必在虛實之間通通一網打盡,錢我給你,而做為交換的,是你的一切。

可古往今來,人性雖惡,可總有像劉曉波先生、鄭南榕先生等等無數願意以生命撼動,以身軀對抗國家的人,因為他們知道:

「那牆再高,總有人翻得過去。」

是以,看電影我遲些入場總可以吧?再厲害的網路長城總可破解,就連中南美洲等缺乏網路的地方,都可以每週在市集以隨身碟下載最新的美國影集、歌曲等等資訊來更新,何況是現在世界市場的中國?

況且現在中國不論以留學生、就業,甚至高官富商的子女,都均在國外,那高牆越是築高,只越見心虛遮掩,越見所謂可以和各國共榮的中國夢,不過只是一場交換以靈魂的交易而已。

唯一願意被監控的一是同樣的既得利益者,再者就是早已眼盲耳聾,寧死也不願相信真實的失心者,或者混以更多假新聞來模糊視聽,而這兩者在台灣都早已存在,只要打開每日各家報紙以及晚間新聞,馬上得見。

更甚者,今天下午香港高院下午裁定「長毛」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4人全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

你知道凡人都會經歷青春期,有些人更是一輩子都在青春,都在叛逆,當爸媽的更知道你叫小孩別做的,他非做不可,叫你不要想的,他非想不可。

特別是越強壓,他越硬頸,直到你可好好和他說明,讓他理解。這道理就是昨天我看親子論壇的文章「4步驟終止一哭二鬧三打滾」都有寫道。

而即便因為你的施壓,甚至暴力讓孩子暫時聽你的,可那不過是表面的順從,只要我長大,你就等著吧。

是以,台灣何以在國民黨政府解嚴民主化之後,一再創下民主記錄,且政黨輪替至今國民黨可謂幾乎出局,可說就是因為那壓抑下的叛逆終在長大後爆發。

它只是在醞釀。

如果有興趣可以動動手指,先看看沃草的「你是戒嚴時代的誰」瞧瞧那個年代的高壓壓力多大。

越透明的資訊,確實混亂而難以釐清,比如現在的假新聞、假帳號、內容農場、LINE轉貼文章(說實在話,這都是哪些人在製作假新聞的?),可和人類的發展一樣,只要久了我們終會為了生存而適應,找出其他方法。

就像從狩獵到耕種,久了人類就明白哪些可以養馴什麼季節可以播種,哪些吃了無害一樣,久了,我們就會養成對新聞資訊不再輕易接受的習性(就像台灣食安風暴之後,大家對於添加物成分都會小心),然後一是回過頭養成自我查閱資訊的能力,二是直接訂閱自己相信的頻道來源,過往主流媒體將逐漸變成分眾媒體(比如現在Netflix這般媒體的出現,你將可以自定義自己喜愛的資訊來源),想要一手遮天,這手再大總有縫隙,而在現在的世界,只要一個小時這絲私訊,已經足已傳到天涯海角去。

因為那牆再高,總有人翻得過去。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wakint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