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2016

-

4月初从老东家辞职,工作的地点也从几乎看不到山水的魔都上海变成了放眼望去都是山水的人间天堂杭州。对于杭州的认识甚少,加上面试那一次,一共也只有两次。

记得第一次来杭州是2015年的1月24号,当时亚洲最大的 Apple Store 杭州西湖店开业,为了可以如愿的拿到具有纪念意义的开业T恤,前天晚上就到了杭州,将近200多位的果粉和我一样在苹果简单铺垫的商场地面上睡了一整晚。给我留在印象最深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等到了早上开业暖场时,苹果的公关突然宣布应杭州市公安局要求西湖店的开业不发纪念T恤了,原因是前段时间发生在上海的跨年踩踏事件。好在那天虽然有点冷但早晨的阳光很配合,走之前在西湖边转了一圈,觉得西湖挺美,杭州也挺好。

新的城市,新的公司,也第一次接触到了 to G(Government)端的业务,政府机构在互联网的冲击下,确实有了很多积极的表像。To C端的产品确实可以直接可以让别人看到或体验到它的价值,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发现To G的产品也可以为我们的社会带去积极的改变,希望我们的团队可以做成这件了不起的事。

也新结交见识了一些人,有佩服喜欢的人,也有讨厌的。公司的高层动荡过一次,利弊难分。工作时,让自己的专业技能有所发挥和提升就好,有些事情自己没必要那么在意也控制不了,控制好自己能控制的就好啦。现在自己所在的设计组还没有一个leader,归属于产品组,没有leader的结果就是在很多设计上没有话语权。说到设计总监,今年百度UE刘超成功吸引了大家的关注,还好他在百度这样的公司,臭味相投。

碰巧的是日常使用频率较高的两个APP都更新了它们的logo和整个品牌,分别是Uber和Instagram,较默契的是似乎都没收到什么好评,吐槽声不断。至于换标这件事,本来风险就是挺大的,企业换标的初衷肯定是想改变形象,可以承载未来公司更多元化的发展需求。

不玩游戏,但今年却被Pokemon GO给吸引了,虽然至今还没开国服。记得那天中午一个朋友突然@我,说中国区可以玩了,那兴奋的外面下着雨,只看见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傻逼式的绕着公司园区附近找道馆和精灵。事后才知道那次仅仅开放了半小时,为了测试。今年支付宝直接复制了游戏的脚本,只是把精灵换成了红包,发布了自己的AR红包,话说QQ也要在过年前发布类似的AR红包了。今年也确实是AR和VR年,太多的聚光灯和资本被吸引过去,自己在也开始在学习AR和VR的相关设计,相当的有意思。Google VR和Facebook VR都是很好的学习渠道,只是自己的英文还是那么的垃圾,看起来有点慢。

设计工具已完全转换为Sketch,现在能用Sketch解决的问题,绝对不会打开Adobe家族,虽然Adobe也发布了XD,目前还是beta版,功能上和Sketch很相似还加了一个交互原型工具,但和Sketch在成熟度和效率上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至于交互工具,使用后觉得还是挺简单方便的,前提是简单的交互。不要忘记了Sketch的插件Silver flows还没有正式发布,目前从试用版看来比XD更有想象力。

微信将在明年的1月9号正式发布小程序,大家也被动主动的刷了下屏,UED们肯定都看过了发布的UI设计规范,不出意外的符合微信的产品设计调性。由于微信的用户基数之大,活跃度之高,对于设计上克制的就更明显了。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会出现另一个产品,让我们嫌弃抛弃微信,很难却很期待。

花了一段时间研究了服务设计和Tesla的自动驾驶系统,突然觉得做设计也可以是没有界限的,因为职业和职位是暂时的,至于下一步该往哪个方向走,我想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好奇心吧。

谢谢你,2016

- END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