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旁邊第一名的同學,其實在賣洗髮精給你?

一罐洗髮精,我需要,我付費,我使用,但我的需要已經不是我的需要,只是被測量與設計過的不知道

為甚麼要閱讀此篇文章:

早上用的牙膏,沖澡時用的沐浴乳,洗衣服用的柔軟精,多少種的消費品充斥在一日的生活中,無止盡的需求,沒有節制的消費,是被那些懂得思考的人所設計的系統生活。活在系統中的我,終於瞧見宰制系統的階層,他們就是那些以前第一名的同學。


“woman raising his hands during daytime” by Ethan Hoover on Unsplash

那些第一名的同學到哪了?

住在鄉下的我,時常聽到「讀好大學,就能賺大錢。」的說法,我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來到大學驗證這個世俗的想法,終於我有了些答案,無法宗觀全局,但可以解釋一些現象。好大學中的人就屬商學院的學生,感覺是最能賺的一群,但他們到底在哪賺錢了?

各大產業皆有他們的足跡,他們深入於整個社會系統中,是撐起資本社會的重要腳色。其中消費品產業,是一般人最常觸及的生態,但從無意識背後是由一群頂尖的管理份子所設計的市場結構。

這些管理份子是誰?其實就是以前坐在你旁邊第一名的同學,也是那些符合台灣世俗「讀好大學,賺大錢!」的人。

“timelapse photo of people passing the street” by mauro mora on Unsplash

外商消費品公司的窄門

耳聞了一些台、政學生的說法,和在 Linkedin 上盤點這些公司職員組成的背景後,我很快找到這群工作者的共通點,就是學歷的一致性,僧多粥少的職缺固然會以一些條件篩選職員,學歷似乎成為這些公司某種程度的必然條件,這是一個可以理解的現象,但震驚的是原來這些平易近人的日用品公司,在商業的社會裡盡是如此的高、大、上。

一罐去屑洗髮精是第一名的同學賣給你的

當你拿起一罐去屑洗髮精,放置購物車時,正是落入被設計過的商業流程,行為的足跡早已被商人利用,這是合理的作法,因為在資本主義的前提下,沒有人會責怪洞察先機的智者,但這些智者就是以前國小、國中第一名,能ˊ考上第一志願,又能考上好大學的人。他們因為教育的啟蒙,理解了社會運作的形式,也因此他們懂得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賺走勞動者一分一毫的辛勤。

只差在成績比較差,所以就不知道?

是的,當然有一些人他們不需要了解大企業的商業世界,仍可以在社會中活得自在,甚至不會被這些第一名的同學給宰制,但不會被宰制,不代表真的知道背後的真相和現實。

以前我沒有想過這些串起生活起居的社會分工,真的可以驗證「知識就是力量。」的潛力。當我驚駭有些企業在從事商業活動,是用經濟學模型和複雜的理工計算模組時,我便理解到所謂的「讀好大學,就能賺大錢」的事實到底是什麼?但是我就是覺得有那麼一點不公平,如果你是因為成績差了一點,就少了知道這些事的權力,就只剩任人宰割的機會,還涉世未深的我,就是對這一點有那麼不滿和無奈。

“persons playing paper, rock, and scissors”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這些事實很平凡,甚至讓人容易忘記

我是一個來自彰化的孩子,上來台北之前,沒有想過這一切會如此令人震驚,我的家庭和背景,沒有人告訴我這些企業,會為生活帶來什麼影響?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我的家庭早已陷進了這個圈套,他們的生活被控制,他們的行動早已被設計,這一切就像被規劃好的生活模組,在這之中他們喪失了自由,甚至喪失了一些選擇的權利。

這些聽起來似乎是如此的嚴肅,甚至過於浮誇和濫情,但殘怒地是當資本社會宰制了生活,「疲於賺錢,只為了苟活」的信念成為主流時,生命的自由度與潛能便被綁架,「思考」與「觀察」的能力終將被侷限,沒了這兩項本事,一切就會變得困窘和悲哀。

“three men laughing while looking in the laptop inside room” by 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

身為學生的選擇又會什麼?

身為學生的我,不確定自己在未來,是要投入資本社會裡,成為其中的一員,一樣竭盡心力地捍衛自己的權利,免得被資本社會給侵犯,還是勇敢的侵犯這個體系,做更大的夢,尋求更多的資源,解決這幾世紀以來都在面對的問題。

一罐洗髮精深刻地讓我知道了一些真相,這已經不只是第一名同學象徵的表象,而是他背後所牽動、龐大複雜的社會現象,現象可以是一個簡單的人生發展,也可以是一個複雜社會系統的縮影,從中去理解一些被蒙蔽的事,也就讓我更明白,在生命無涯裡的一些解答。

我悄悄的跟你說:

「拍手 1–10 下,代表寫得有一點感覺;拍手 11–30 下,代表寫得美賣;拍手 31–50 下,代表著哇賽讚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