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是因為從哪裡來而高貴

趁著午休還有點時間,把幾天前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也整理一下一些想說的話。

這件事情發生在數天前的晚上九點左右。我的孩子因為他娘正忙著家事和洗澡沒法陪他而哭鬧不已,於是我背著他到家對面的小公園去散散步。散步的路線,大致上就是沿著公園周邊的人行道繞行,有時從走公園裡的路線走到另一端。行道與公園只隔著比膝蓋低些、種著小樹的牆。

那晚我轉到公園西側的人行道上,有三位看起來應該是東南亞來的兩男一女,就坐在公園牆的邊緣。男人們正抽著菸,女生則是看著手機似乎是與親友視訊通話中。其中一位抽著菸的男人在看見背著幼兒的我時的一個舉動讓我十分感動:他拍了拍他的同伴,一同把還沒抽完的菸熄掉。

需要交代的是,我討厭菸味,十分討厭。我不時覺得台北的騎樓常瀰漫著菸味,就算當時沒有人在騎樓抽菸。我不喜歡在人來人往的路上抽菸的人、不喜歡在公車站牌或捷運站出入口附近抽菸的人、也不喜歡邊走路邊抽菸的人。我從沒見過任何台灣的吸菸者有過同樣的舉動。那當下,我甚至懷著一點慚愧。來自其他地方的人比起我們當地人,都還疼惜我們的孩子。另外,就以常見的情況而言,東南亞來台工作的人通常不是屬於高薪的一群,同樣一包香菸對於他們來說的負擔推估也比起其他人重些,當時那兩個男人卻比起其他我見過的吸菸者,更捨得熄掉它。

戲謔的是,同在那當下發生在那公園一隅的、是公園牆上矮樹裡的一些垃圾,以及在不遠處的矮樹旁隨地小便的老伯。

『人從來不是因為他從哪裡來而高貴,而是因為他做的事。』

這樣的一句話不免顯得老生常談,但真的能如此公平地看待一個人卻是不易。不時,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一些歧視言論,對著一般認為較不先進的國家的人們指指點點,彷彿這樣批評一番,就比起他們高上一截。但平心而論,這只是一種偏見罷了。

如同在那一時刻,我看見了為了幼童熄菸的外國人,以及沒有公德心的本國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