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近代物理學的成績。並不是什麼特別了不起的事,最後像是一個對這整個學期以來的所有給予我的回饋,遠超出我的預期,那些似乎是我努力過的、抱怨過的、挫敗過的、放棄的、執著的、都被寬容的對待了。

第一堂課發現自己有點跑錯世界、甚至完全沒摸過微積分跟普通物理的我,從買了第一本原文課本開始,每個禮拜的做作業;上課從相對論還勉強理解,到物質的波粒性質真正直面微積分、量子物理充滿不可理解的波函數,能夠寫出穿隧效應中E>U的狀況的穿透率及折射率,這想必是我人生的巔峰,需要時常回首之。物理課的數個月,課堂的講課好像用的是另一個星球的語言,怎麼就距離我如此遙遠呢?加上時常陷入找不到人生拼圖的困境,一點一點磨去當初選修這門課的興致。一直要等到全部塵埃落定了,才能夠仔細的思考起始與過程,全部打散再重新拼湊,撈起表面的渣滓去剖析內容。

我只模糊的記得,是修認識星空的那個學期,某一天在圖書館閒晃的我,突然興起去自然科學區看看的念頭,翻著天文學的書,我真心的驚嘆著這個宇宙的存在。後來借回去看的是Stephen Hawking的《時間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我不能很好的敘述我的感動,不能說及宇宙的萬億分之一的深度,僅僅只能說那使我將這世界以全然不同的感受來經驗的,屬於物理的、科學的,不知為何又帶有超越這一切的情感上的力量,我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這些。正因我是如此膚淺而不在其中,所以追尋更多的、更廣博的知識或可能性就成了我的嚮往。

我是以怎樣的一顆心在欽慕著這個宇宙,既急迫的渴望他人知識的補充,又不容置喙的感到孤獨。

那樣的孤獨是無具體的理由的,既像是不被世界理解,又像是不能由自己全部的瞭解這世界。別人大概會覺得非常可笑吧。我的一生,甚至比一個三維波函數存在的時間還短暫,又有什麼機率上的問題呢?我沒有任何可能性,擁有變異能力的是組成我的基本粒子與相互作用,我的記憶只能平鋪直述的直到被遺忘為止,我的全部的生命,都是註定要消無的。我只因存在而存在,世界的本質是意志,那麼作為人必然的結果就是意義的消除。那些努力過的、抱怨過的、挫敗過的、放棄的、執著的,最後都將不復存在。我並不因為此刻或曾經擁有而感到滿足。那種把整個人都掏空的孤獨純淨的就像看見星空一樣。為什麼人類願意放棄銀河來成就天際線呢?

我直到現在也沒有明白。我是過於巨大了吧,在太過渺小的同時,已經失去奇異的可能性。就待在舒適的被窩及生活圈,看不見星星也算不出微積分的生活著也完全無所謂。就這麼結束了大學以來最充實的一堂課,不用再每次上完課就好像脫胎換骨一樣的經歷,其實還是惋惜的比較多吧。課說不上多有趣還是有魅力,對我來說好像失去更瞭解這世界更近一點的機會了啊但其實一直以來真正能夠接近的距離不自己一步一步走過去是沒辦法的。至少必須記得這件事。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