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稻城亞丁─ 318公路, 稻城, 亞丁 (2015 China Daocheng Yading: highway No. 318, Daocheng and Yading) (1/2)

這是我第一次坐大飛機出國。七點的飛機,飛到香港時已經早上八點四十五,抵達成都時十二點五十。

我們在成都進駐了一間叫小小鳥的無牌青旅,所謂青旅,其實是將公寓的房間塞滿上下舖床位做生意,床和棉被都算新和乾淨。一出青旅就是地鐵站和一整排小吃店,非常方便。青旅主人是位和善的年輕男生,穿著被水洗過無數遍有點發白的T恤和居家短褲拖鞋招呼我們,就像在宿舍走廊上遇到的正要拿泡麵出來泡的同學。

小小鳥青旅沒有鳥,但養了一隻不怕生的小小貓,和一隻嗷嗷叫,會跑進浴室裡和你一起上廁所的小小臘腸狗。我們跟牠們玩了一下後,就離開青旅四處晃晃,逛了文殊院、吃了路邊一串很夠味的烤羊肉串,晚上看了蜀繡和銀花絲等等很漂亮的工藝品,回程買了兩袋蘋果當路上乾糧後便就寢,為明天的早起做準備。

第二天早上我們起床後搭了四川地鐵(跟台北捷運九成像),又搭了摩的(摩托車的士,就是摩托車計程車)到了客運乘車處,開啟整整兩天的客運之旅。

有兩位客運司機和我們一起上路,輪流開車。其中一位司機是位非常急性子的人,他常常將整車人放下上廁所才沒十分鐘,就像腦門被鐵鎚打到似的用力按喇叭大吼:「上車!上車!」。最具代表性的,是有一次塞車,車子停在一座小村子路上,毫無前進的跡象,大家便向司機嚷著要下車上廁所。才下車沒多久,前方車子竟然前進了!他老兄暴怒的狂按喇叭,廣播難民小雞們回來;大家驚慌地從各個廁所奔回來,還沒坐定車就往前開,開了一陣子突然發現少了一隻小雞,整車的人亂哄哄地一邊對司機大喊停車一邊將頭手伸出窗外對後方大喊,終於讓一位上完廁所出來後,發現車子不見的困惑大嬸重新撿回車上。差一點點,就這麼被丟包在荒郊小鎮了。其他急躁的行徑,例如不斷彎道逆向超車,山洞裡也敢逆向行駛種種,兩天下來就如家常便飯了。

我們整車的人,從白天一起坐到天黑,到了客運經營的旅館被放下來住了一宿後,又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像一群灰撲撲的綿羊一起擠上車了。不知道是不是經緯度不同,凌晨六點多,外面還有微星。整車的人搖搖晃晃地睡著了。睡了一會兒發現路邊積雪了,雲層透出一點光。

旅程的開始。The beginning of our journey in the highway No. 318

第二天路上風景好,這一條公路是有名的川藏線,318公路。沿途蜿蜒曲折,往山上開有大雪紛飛的白景;成群的氂牛在險峻的山勢上,滿谷糖霜的聖誕樹像是提早慶祝聖誕節。往山下開有枯黃成一片金色的草原,映著天的水塘,和許多農忙或放牧的村人。最記得是路上一段,峽谷中刮起大雪,車子一彎,兩側都是灑滿細雪的銀枝,簡直像海中白珊瑚一樣。大家紛紛驚呼,擠在窗邊拼命拍照,可惜我一下子擠不到窗邊,車子又搖晃,拍到的雪樹銀枝全糊成一團了。

雪樹銀枝。The scene besides the highway No. 318 is beautiful.

318路況並不是很好,一半以上的路程都十分顛簸。有結冰的路面、積雪的路面,還有幾段從四川大地震崩塌到現在,路都沒鋪好的砂石路面。司機常常在路邊停下來幫輪胎套雪鍊或拆雪鏈,路邊也常看到翻覆或拋錨的大卡車或油罐車等待救援(不誇張,整趟路看到了五台以上吧),整車的人像方舟上聽天由命的動物一樣,顛頗中隨雪漂流,壞脾氣的舵手橫衝直撞,不時對路上的自行車憤怒的按喇叭。

我們在這輛客運上撿了一個人。初上車的時候,乘客們手上拿著票四處交換位子,就有一位娃娃音,看起來高中生年紀的女孩子,換來我們旁邊坐。整天的旅途中,大家彼此分享食物,閒話家常,我們得知她一個女生獨自從深圳來稻城亞丁旅行,真是勇敢,人又好相處!夜晚到客運經營的旅館時就拉她跟我們一起住,不然她一個人住單人房很貴。後來更得寸進尺的問她,要不要跟我們路上一起搭伙一起玩,就這樣撿來了一個旅伴。一開始的時候看她年紀小,我們都叫她「妹妹」,後來覺得這樣叫不太好意思,問了她的姓後就改叫「小李」。

(左、中) 馬鈴薯那麼大的奇異果!客運停在路邊上廁所時,路邊的水果攤販賣的。這邊產奇異果,不過當地人都叫他獼猴桃。(右)客運經營的旅館旁,在康定逛的市集。毛毯是捲成一大綑的,購買需要的長度後,現場幫你裁剪,縫邊。(left, mid) The kiwi fruit here is as big as a potato. (right) the traditional market in the Kangding.

到稻城的時候已是傍晚,我們入住一間叫藏域風情的新客棧,老闆是個很有生意頭腦的四川年輕人,本來在成都當餐館的廚師,跑來稻城玩時覺得稻城很不錯,就在這邊承租房子辦民宿;旅遊旺季經營民宿,淡季就回成都經營餐館,後來還取了當地姑娘當老婆,就是民宿櫃台很熱情的老闆娘。老闆娘也是二十出頭,很活潑,瘦瘦的,有高原上特產的紅咚咚雙頰,人很好,喜歡挽著女客人的手臂親暱的招呼。

另外不得不說一下,這間是我們整趟旅程中唯一浴室有暖燈的一間客棧,電熱毯也熱到出汗,新客棧就是不一樣,讚啊。

稻城的海拔就已經有三千七了,時值秋冬,氣溫約0~5度,我開始高山症。頭暈暈痛痛的,肚子脹氣,鼻腔內有一點出血,因為空氣很冰很乾,所以鼻血凝結成血塊。老闆說有高山症最好不要洗澡,怕一下子血液衝上頭部會發生什麼事,於是我當天便沒洗澡了。殊不知錯過了這間有完好浴室的客棧後,接下來我們的住宿條件每況愈下,總計十一天只有三天洗澡,每天都天氣太冷浴室條件又太差:雖早有心理準備,但這偏遠地方的廁所和浴室衛生真是不敢恭維。

隔天我們在稻城裡包了一輛車四處玩,去了白楊林、紅草地、色拉草原、白塔,在這鎮裡,走在路上抬頭便是雪山,黃轉紅的白楊,顏色漸層很漂亮。

稻城路邊。Daocheng
色拉草原。 Serra grassland
(左)稻城,當地人會在牆上塗牛糞做牛糞餅。牛糞餅可以當燃料。(右) 這邊是高原,紫外線很強,居民臉常常紅通通。(left) The Cow dung patties on the wall. (right) People here usually have red cheek because of the strong UV.
路邊小販賣著氂牛酸奶和餅。這酸奶很有問題,我吃了之後拉了兩天肚子,這趟旅程中,其他的氂牛酸奶都沒問題,就他的有問題。Yak yogurt and some cake. This is the only yak yogurt which make me diarrhea in this trip. I think the yogurt has some problem.
紅草地。The red grassland
紅草地。The red grassland.
(左) 紅草地就在路邊,許多路人和遊客都會停下來看。(右) 近看似乎是一種水草。(left) The red grassland is just beside the road. (right) The red grass seems like a kind of aquatic plant.

後來還去了奔波寺,寺廟裡的喇嘛正在砍柴,我偷拍一位老婦人轉了經筒後悠悠下山的背影。本來就要這麼上車回程,卻發現有位成員不見了,找了許久,才發現被好心的喇嘛請去坐客,現做酥油茶給我們喝。酥油茶鹹鹹的,是將揉過榨過的酥油加進茶裡一起煮,濃濃一杯油鹹茶香;據說可以抗高山症。漂泊的旅人登高訪隱寺,坐在這火爐旁,喝一杯茶,心都暖了。

奔波寺,偷拍一位當地老婦人。Ben-Po Monastery. We follow this old lady to see what the local citizen do in the monastery.
轉經筒。轉一圈就等於念一遍咒語。The Prayer wheel. Lections are carved on the wheel. When you rotate the wheel, it means that the lection on is been read again.
正在製作酥油茶。The lama is making the butter tea.
油鹹茶香。The friendly lama invite us to his tea time.

回程已是下午。睡了一個午覺後,我在城裡漫步。看到路邊有許多背書包興奮奔跑的小孩子,笑得像太陽,兩頰紅通通。往他們的方向走去,才發現縣城裡的國小正放學,阿嬤來牽孫子,氣氛好懷舊。

回家了。After school.
當地居民和路邊的藏獒。The local citizen and the Tibetan mastiff on the street.

晚上吃了一家川妹川菜館,番茄炒蛋很嫩,麻婆豆腐好香好好吃,記得說不要辣,才會只有一點點辣。

到了晚上七點的時候,司機說有廣場舞可以看,我們一群人就好奇地跑到大街上的廣場。原來所謂的「廣場舞」,就是像台灣公園裡會有一群阿姨跳著土風舞一樣,一大群民眾在廣場圍成一個圈,一個帶頭的牛仔帽大叔隨著音樂帶著一些動作,大家也就好像不是學得很像的跳了起來。看了一會兒後,因為實在有些無聊,我們決定烙下去跟他們一起跳。嘿!轉圈,嘿!揮手,踮踮踮,亂踩步伐。經過管秩序的工作人員旁時,他奇怪的看我們一眼,我跟小李說:「糟糕了,我們被發現是混進來的了!」兩個人悶頭偷笑。開心的亂跳一陣後,群眾開始跳起稍有難度的雙人舞,這我就不行了,趕緊退下拍照。

隔天一早,包同一位司機的車上亞丁村。在去年還是前年以前,只要50元人民幣就可以包車從稻城抵達亞丁,後來亞丁圍起來設立了景區,50元包車只能抵達日瓦村,要再花120元買景區門票(有效期限三天),和90元的景區車票開進去亞丁村(住亞丁村裡才可以不用每日重買景區車票,住外面每日需重新買50元車票)。才差一兩年來訪,我們花的錢就從50元人民幣變成了200多人民幣啊。不過,聽說有的司機可以偷偷帶客人直上亞丁,我們前一天便問了這位司機可以直接帶我們去亞丁嗎,可以就繼續包他的車,他直說──「可以的,到亞丁!」。隔天,滿懷期待的我們在日瓦被丟下,要我們自己買票搭上去。

稻城往亞丁的路上。The scene on the way from Daocheng to Yading.

亞丁就是重頭戲了。我們略過一群不斷靠過來推銷東西,大喊「山上都是泥!買個鞋套吧!」的當地姑娘,在剪票口上演了找不到票的慌亂戲碼,幾位好心的排隊的旅客幫忙在地上找,最後當然是在自己的背包找到了。

景區車開得慢,一個又一個彎地蜿蜒著上山。旁邊一側是樹木轉黃的山,另一側是藍天和仙乃日雪山,十分賞心悅目。

搭景區車上山啦。Need to take the shuttle bus to Yading.
路邊已經可以看到亞丁三大聖山之一的仙乃日雪山。On the side of the road we can Xian-Nai-Rih mountain. It is one of the three main mountains.

到了亞丁村後,我們開始找住宿。這邊的住宿坑人的貴,一間正常的旅館一晚要價600人民幣,600還只是買一個床位,不是一間房間。路邊會有亞丁村居民拉人去住他們家改裝的民宿,又擠又小的數十人大通鋪一晚一個床位要80元人民幣,廁所時常在院子外面,像流動廁所那一樣單獨一間,晚上上廁所要拿手電筒摸黑去。我們先是看了兩家通鋪,覺得不太行;又看了一間蓋得頗粗糙的兩人小木屋,一晚要價240,窗邊和門邊有手指可以插得進去的縫,看起來晚上會灌風灌到感冒。最後我們和路上一對蘇州來的情侶結伴湊人數,挑了兩間看起來像歷史博物館才會出現的「原住民石版屋」的房子,我們睡的那一間,床鋪就直接放在他們家客廳裡,怪不好意思的。

屋子主人招待我們在暖爐邊喝酥油茶。一位阿姆(ㄚ˙ㄇㄨ,我猜是藏語「阿嬤」的意思)坐在暖爐邊,阿姆唯一會講的一句中文就是「挺補冬!(聽不懂)」,但她比手畫腳的指著她的膝蓋,然後做出疼痛的表情。我們會意之後拿了痠痛貼布給她,她很高興地收下貼布,一邊比出道謝的手勢,一邊拿青稞餅給我們吃。

亞丁村。Yading village.
住的地方看出去,雪山儼然成為生活中的一部份。The scene beside the house we stay. Life cannot without mountains here.
我們住宿的民家女主人和小孩。We lodge in the village with this family.
住宿地方的活潑妹妹。 The vibrant girl.
家裡的生活都在這個爐子上了。The Stove is the center of the house. The stove completely presents the family life.

將行李放在住宿的地方後,我們進到亞丁景區步道口,今天的目標是沖古寺、珍珠海、和亞丁三座聖山中,最好見到的仙乃日山和夏諾多吉山。亞丁的海拔已經超過四千,在這裡,要吸上兩口氣才等於平地一口氣的氧含量,因此雖然是平緩的樓梯步道,我們卻走得氣喘吁吁。

前往沖古寺的路上就可以看到夏諾多吉了。You can see Xia-Nuo-Duo-Ji mountain in the very begging when you start the hiking trail.
向仙乃日前進。 Ahead to Xian-Nai-Rih mountain!
仙乃日。Xian-Nai-Rih mountain.
珍珠海。其實和一座湖一樣大而已。The pearl sea. Actually it is a lake.
仙乃日和珍珠海。Xian-Nai-Rih mountain and the pearl sea.

到了晚上又是荷包守衛戰。在亞丁村,去路邊雜貨店吃一碗泡麵要價15元人民幣,熱水還要收5元人民幣(一模一樣的泡麵在稻城超市只要5元人民幣,熱水當然是免費的)。住宿地方的女主人向我們推銷,說炒盤馬鈴薯絲給我們吃,配白飯,除馬鈴薯絲外就沒別的,收15元人民幣。我們跟她討價還價半天,還說要教她台灣菜,最後去翻了廚房,決定我們自己下廚炒一盤蔥炒蛋、一盤炒青椒、一盤馬鈴薯絲,一碗蘿蔔湯,再加上白飯,一個人跟我們收25元人民幣。蘇州情侶檔跟我們一起搭伙,他們對蔥炒蛋很好奇,說沒看過這道菜,我媽本來想大顯身手,結果瓦斯爐的火超級小,炒出來的蔥炒蛋不太成功;青椒跟台灣的不一樣,會辣口;蘿蔔不知道為什麼跟苦瓜一樣苦,弄得整碗湯都是苦的。吃完晚餐後,一群人移駕到我們住的那一間屋子的客廳烤火爐。這間房子的歷史悠久,圍著烤火爐時,可以看到屋頂的大樑已經被烤火的煙給燻得黑到發亮。我們分享在成都買的葡萄,屋子主人家的兩位年輕人拿出手機,給我們看了很多自己拍的照片,絕大多數都比明信片或網路上找到的攝影作品美多了,也許這就是只有當地人才能看到的風景吧。印象最深是一張在非常高處拍牛奶海的照片:純白的雪原中躺了一粒土耳其藍的水珠,水珠的尾巴拉長,勾過山脈和另一粒從土耳其藍漸層至深藍的水珠相連,那是海拔更高的五色海。這兩座海都是我們明天要去的地方,看了實在充滿期待。他們也給我們看冬蟲夏草的照片。亞丁產野生的冬蟲夏草,不過很難找,他們說,要趴在地上慢慢找,一天不見得能找到幾株。

這座房子裡沒有自來熱水。就寢前女主人在火爐上燒了大一鍋熱水,洗臉必須自己舀水來用。我們想到住宿時講好的電熱毯並沒有拿來,這種下雪的天氣沒有電熱毯很容易睡不暖。年輕人跟我們呼弄了一陣說沒有,你來我往的討價還價後才幫我們拿了兩條。這一晚很寧靜,但我的高山症似乎加劇了,時常因為呼吸不到氧氣而醒來,睡得並不好。

隔天早上原本預定五六點就要起來,因為不太舒服決定再睡一下。睡到天都亮了,大約十點多我們才出發搭車;要到第二天的登山口,需要購買80元的電瓶車票坐去洛絨牛場,否則就要自行徒步六公里上山。到了洛絨牛場後,第三座聖山「央邁勇」便會常伴你左右,它總是十分雄偉的矗立在前方,尖起拔高的聖潔山頭映著藍天,你不斷向它前進,它卻未曾顯得更近一點。

坐電瓶車上洛絨牛場。In the morning, we take the electric car to Luo-Rong pasture.
天氣好!The weather is good!
爬不上山的人也可以一早四五點(電瓶車都還沒發車呢)來搶騾子搭。If you don’t want to walk, you can ride the mule. However you might need to wake up very early because the mules are all rent out at a.m. 4:00.
央邁勇總是這麼近。Yang-Mai-Yong mountain always lead us. It looks so close but never becomes more closer even after the many-hours-walk.

從洛絨牛場到牛奶海只有不到五公里,但這短短幾公里的路卻不太輕鬆,一來是路面崎嶇,路不知道為什麼跟小溪混在一起,一下要涉溪,一下要連續爬上陡峭的石頭,再來是高山症讓我體力有些不支,常常一鼓作氣踩上一個半身高的大石頭,就覺得肺裡的氧氣要用完了。因為怕高山症變嚴重,我盡量維持在不喘的狀態,結果走太慢了,到了下午兩點還沒爬上牛奶海,趕緊問路人還要爬多久,路人大叔跟我說還要兩個小時,而且最後有一段約幾百公尺的泥巴坡,要手腳並用才能爬上去,他說,那個坡超過45度,很多人爬到那個坡,翻不過去。就已經在眼前了,就已經是最後了,還是只能放棄歸去。

聽了覺得很難過,如果我繼續往前走兩個小時,回來就趕不上六點的最後一班電瓶車,會被丟棄在這山中,自己徒步六公里下山。可是現在放棄,我就看不到照片上看起來那麼漂亮的牛奶海、五色海,大老遠跑來這裡,就只差一點點了。

就在猶豫不決的當下,老天竟然…下…雪…了…。

老媽果斷勸我放棄,雪勢越來越大,最後覺得有點危險,我們就下山了。

下山後,成功爬上五色海的蘇州情侶檔安慰我們,今天的牛奶海和五色海因為下雪,天氣陰,湖面都灰濛濛的,沒有像晴天一樣映著藍天成為一粒美麗的藍珠。但還是覺得有點遺憾。

在亞丁住宿實在太貴,我們趁著天黑前趕回稻城藏域風情,我一見到老闆娘就對她大喊:「嗚哇~~~我最後沒能爬上牛奶海!」老闆娘馬上挽著我的手臂安慰我:「唉呀!沒關係,這樣下次才有理由再來找我啊!」,真是個好人呀。

最美的一張放最後。The last but the most beautiful scene in Yading.